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30 章
    30、信任危机

    火箭在尸潮中冲开一条道路,被烈焰点燃的干尸发出凄厉可怕的尖啸。其他干尸听见这个声音都犹豫着不敢上前,白琅和纪雅之的压力顿时小了不少。

    纪雅之叫道:“这些东西是不是有神智啊?为何你烧疼一个,其他的都不上前了?”

    白琅回答:“你最好不要期待它们有神智……”

    时间一点点过去,白琅真气有些不支。纪雅之把她替下来,挥舞宝扇,一股飓风将尸□□散。白琅见了便问:“这么厉害的法宝,你刚才怎么不用?”

    “我刚才用了啊。”纪雅之愤然道,“不是用它吹过你吗?”

    哦。

    纪雅之忙中抽空跟她解释:“这不是我自己的法宝,再厉害也发挥不出来,最多护个身。”

    白琅又一次感慨有个好师父实在是太重要了。纪雅之但凡出门办事,身上总是百十来件法宝揣着;而白琅自己出门办事,从来都是百十来面镜子揣着。

    这么轮替坚守了小半夜,白琅和纪雅之都有些头昏眼花。

    幸好,太阳很快就升起了。

    夜里活蹦乱跳、力大无穷的干尸纷纷化沙消散。还有些在阴处未被阳光直射的干尸,它们都像地鼠似的钻进沙里。地下的尸潮汇聚成一股股的山脉,涌向佛塔方向,最后消失于地底。

    纪雅之拿着一枚铜钱似的法宝,从钱孔里极目远眺:“你说的对,应该与佛塔有关。”

    白琅裹紧衣衫,从船舷下去。她问纪雅之:“怎么来的时候都没找明缘司查查呢?如果此地曾有过一个佛寺,应该能知道它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纪雅之也跟着下来,她听见白琅的话立刻羞愧地低下了头:“我以为是来植树造林的,所以问了一堆什么树好种之类的事儿……”

    白琅没话说了。她一鼓作气跑到佛塔下,然后从昨晚挖开的地方进去。

    佛塔很明显地震了一下。

    纪雅之跳下来,地上也震了一下,她有点纳闷:“我感觉我在沙漠里还瘦了几斤呢……”

    “嘘!”白琅凝神细听,下层传来躁动不安的声音,她向纪雅之使了个眼色,“敛息。”

    纪雅之也侧耳听去,不多时,这股怪声归于寂静。

    “是干尸?”她做口型问。

    白琅点点头:“昨夜的尸潮可能是被我们惊动的。”

    两人一路往下,壁画中的年轻僧人面容越来越妖邪,不光尾椎延伸出来化作尾巴,就连手臂上也渐渐长满鳞片。壁画的线条比较简洁,但白琅依然可以看出僧人原本的面孔很是俊秀。越到后面,这张脸离“人”也就越远,他的额上生出角,嘴化作尖吻,看着有点像只鳄鱼。

    “你看,眼睛是立瞳,这和尚最后是变成了爬行动物吧。”

    “鳄鱼?”

    “沙漠里有鳄鱼吗?”

    “也可能是蛇。”

    两人一边小声揣测一边往下层走去,很快就到底了。

    最末层,薄薄的沙土覆盖了地面,中间有个八边形的石头围栏,围栏内也被填了沙,正中间立着栓子似的沙柱。石头围栏和围栏中间的柱子上都是反写的梵文,与佛塔外面所书的一致。

    两人静悄悄地绕着石头围栏走了一圈。

    纪雅之摸着下巴问:“你看得懂吗?”

    白琅摇头。

    “我觉得吧……”纪雅之指了指中间立着的柱子,“要不然把这个□□试试?”

    白琅若有所思:“可以试试。符箓之中,逆写的文字大多代表封印或者破坏,总归不是什么好兆头,把它弄出来之后再看看吧。”

    “万一又有尸潮……”

    白琅掷出结阵灵石,直接在石栏边成劫缘大阵。

    她说:“有尸潮就入阵返回万缘司,告诉上头这个我们做不了。”

    纪雅之点头同意,挥舞巨锤将沙柱拦腰截断。白琅抓住时机扔出符箓,清风化绳盘绕着下半截柱子,然后将其拔起。柱子带出很多石头围栏内的沙石,下面漏出几声凄厉的鬼哭。

    “沙子是湿的。”白琅眼尖,立刻对纪雅之说,“就是这个石柱堵了水源。”

    纪雅之再接再厉,一口气将石头围栏内的所有沙子都掏了出来。果然如白琅所说,这是口八边形的井,井下既有汩汩水声,又有鬼哭哀叫。很快,井水上涌,清泉如注,佛塔最下层被淹没了小半截。

    “走吧。”白琅谨慎地远离水源,走到大阵边上。

    “幸好这步还比较轻松。”纪雅之松了口气,也准备往大阵里走。

    这时候一阵天翻地覆,整座佛塔都摇晃起来,纪雅之没站稳跌倒在地。沙石不断从上层落下,看来佛塔已经摇摇欲坠,白琅连忙上前拉了一把纪雅之,将她搀扶起来。

    震天动地的尖啸从井下传来。

    白琅说了句“快走”,可鬼哭声太大,她自己都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

    一只巨手破土而出,白琅看见这只手上附着着层层鳞片,呈菱形,略带金属锈蚀之后的黑金色,与壁画中僧人身上的一致。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只手紧握着,指缝间漏出一两只被挤破的干尸。

    白琅带着纪雅之往前走了一步,佛塔横梁掉下,直接将她们与大阵隔开。

    纪雅之抽手挥动巨锤,试图把它锤开,但是和佛塔顶上的墙壁一样,面前的石头发出一阵金光,纹丝不动。

    背后井口里伸出的巨手已经完全伸出来了,手肘都露在外面,它在外挥舞几下,然后又慢慢缩回井里。白琅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汩汩流淌的水竟然来自巨手的手心。它用力紧握,沙土不断涌入井内,水流一点点变小。

    “它要收回去了。”纪雅之松了口气,心想终于得救了。

    结果白琅直接松了她,一把抱住那只巨手没来得及缩回去的拇指。

    “你做什么!”纪雅之冲上前。

    “水源在它手里!”白琅被硬生生地拖下去半条腿,“不能让它回去。”

    纪雅之只好也拉住她,但是两人加起来还不如这只手千分之一的力气,它往回一缩,两个人都身陷沙中。站在沙里更使不上力,情急之下纪雅之甩出一根鞭子勾住横梁,然后用另一只手拖住白琅。

    “你松手!”她叫道。

    白琅根本没空答,她正抽出一张符纸咬在嘴里,然后用舌尖流出的血画符。

    纪雅之感觉整个横梁都往下一沉,她急忙道:“快点松手,我拉不住了!”

    白琅将符纸吐出来,一点血光在纸上闪过,血字融汇成深晦不明的符文,灰白色真气沿着符文流动一圈,原本平淡无奇的黄纸符瞬间凶邪之气昭彰。纪雅之感觉到险恶的真气波动,一回头恰好看见符纸化血炸成雾。

    “你在做什么?”

    白琅咬破了舌尖,念咒说话都含糊不清的,纪雅之也不知道她讲了什么。

    “流金绛庭,控命太微!”

    血雾凝作金色刀刃,一下斩在巨手的拇指上,刹那间血与水一齐喷出,溅得两人满身都是。圆溜溜的水珠子滚落在地,没有那只巨手的压制,大水迅速开始泛滥。白琅反手再抽一张符,凝风为绳,将刚才斩断的沙柱重新立在井口,把下面的巨手堵住。

    “走!”白琅转身对纪雅之喊道。

    一股波涛袭来,纪雅之顺势收鞭,带着两人翻过横梁,落入劫缘阵中。

    劫缘阵寂静空旷,回荡着她们疲惫不堪的喘息声。

    纪雅之对白琅侧目而视:“你这手五行术用得真是神了……”

    沙土克水,所以巨手可以借地势压制住那颗水源所化的灵珠。一般人用五行术解决这个问题,只会想到以木克土,也就是传统的“植树造林”。但是白琅却另辟蹊径,以金生水,水势连绵不休,一举冲破巨手桎梏,重新夺回绿洲。

    “不过那只手恐怕是后患啊。”纪雅之叹息道,“得向上头汇报一下。”

    白琅捂住嘴说:“你去吧,我写战损报告。”

    纪雅之握着她的手,感激涕零:“你可真是我的再生父母。”

    很快两人回到了万缘司,白琅返回库房,纪雅之则直奔内司汇报进度。

    她刚到内司就被封萧拦下了,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化骨狱回来,一身萧杀血气,脸色冷硬无情。

    “司命让你来一趟。”封萧只解释了一句,然后就将纪雅之带入内司劫缘阵中。

    大阵中混沌一片,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眼前终于重见光明。

    周围烟云笼罩,如入仙境,隐约可见金堂玉阙,但都不太真切。有时候明明看见雕廊画柱近在眼前,一伸手却只触到微冷清风。四下奇珍异宝应有尽有,异兽仙禽更是数不胜数,耳边甚至还能听见姑射仙子若有若无的歌声。

    高处空荡一片,看不见顶,也看不见天幕。

    一切都近在眼前,一切遥似天边。

    封萧领着纪雅之往里走。

    最深处有高大恢弘的玉阶,阶下分别有三十金童,三十玉女侍奉,每一个外表年龄都不超过十岁,但修为皆是深不可测。拾级而上,最顶端有微风卷帘而起,帘中垂下一道道玉幕,叮叮当当的脆响连缀成陌生的歌谣。

    “司命,人已带到。”

    微风将玉帘卷起,露出司命真容。

    他外貌年少,但头发花白,眼睛浑浊,不可视物,腿自膝以下断掉,整个人如婴儿般委顿在寒玉榻上。一袭雪狐裘将他的身子覆盖住,封萧上前为他捡起落在地上的头发,但是手一摸,白发就落下一大把。

    纪雅之觉得有冷汗一点点从脊背流下,她全身上下都紧绷起来。

    司命抬起手,掩唇道:“浮月孤乡那件事……暂时不要深究罢。”

    回到库房,白琅前思后想很多遍,到底该怎么开口问折流关于风央所说的事情。

    “你在想什么?”钟离异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白琅抬头一看,发现库房里几个常住客不知何时全围在了她身边。

    楚扶南一脸嫌恶地说:“这不明摆着吗?想男人的事儿呢。”

    钟离异往他脑后拍了一巴掌:“怎么可能,她每天赚钱养你们这群废物,哪里有空想男人?”

    “那个……”白琅叫住他,“钟离前辈,我问你件事儿。”

    钟离异微讶:“你说。”

    “如果一个人对你很好,你觉得有什么原因吗?”白琅想了想,又补充,“这个人比你厉害很多很多,而你很普通。”

    钟离异不假思索:“是图我长得好吧。”

    “长得一般呢?”

    钟离异也不懂了:“那她图个什么?”

    “对啊……”白琅低落地自言自语,“他图什么呢?”

    钟离异揣摩了一阵白琅的神色,终于恍然大悟:“你说的是上人啊……你直接问他不就得了?”

    楚扶南也帮腔:“我知道,这个是情趣,偶尔也要问一问‘小心肝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之类的问题。”

    玉成音见白琅脸色不好,连忙拉一拉他,让他不要再讲下去。

    白琅摸了摸玉成音的头,最后下定决心进了折流房里。

    和往常一样,他盘膝坐着,似乎也没有入定打坐,只是普通地闭目养神罢了。

    “上人?”白琅小声叫他。

    折流一点点睁开眼。

    白琅迟疑着说:“我见过风央了。”

    折流点点头,似乎没有太在意。

    “那个……”白琅斟酌着,试图找一个最好的切入角度来问,“剑器是不是比较特殊?不然为什么夜行天他们都要找这个执剑人?”

    “是。”折流很简短地说,“剑器很特殊。”

    白琅用期待的眼神鼓励他讲下去。

    折流起身,走到她面前,身上透出莫名的威压。

    他淡然道:“四方台乃是四方神所筑,传说中四方神使用的器为剑、扇、琴、筝四种。所以谕主作为神选者必须避讳,他们通常都不会得到这四种器。执剑人用的是剑器,最顶端的一些谕主认为他胜算很大,所以都想尽早将其除掉。”

    白琅脱口而出:“可你也是剑器。”

    折流避开自身,平静地答道:“这意味着你的胜算也很大。”

    白琅一时间无话可说。

    隔了一会儿,她感觉自己跟折流之间离得有点太近了,于是后退一步,靠着门想要告退。但风央谈起折流的那副口气总让她有点不安,有些事情她想问问清楚。

    “上人,你曾经说过,只有失去器,谕主才可以被杀死,是吗?”

    折流点头。

    白琅在脑海中酝酿一阵,最后问:“那由器弑主呢?”

    折流眼里闪过剑一样寒凉刺骨的光。他只有在这个时候才像一个真正的得道之人,脸上一点情绪都看不见,静谧得像初春的太阳,灿烂中尚有点未逝的寒意。

    他甚至轻笑了一下:“弑主?”

    完了,他生气了。

    白琅瞬间后悔问这个问题。她偷偷拉开门,准备打个哈哈转身就逃。

    可是折流上前半步,轻巧地将门合上了。

    伴随着“咔擦”的闭合声,白琅意识到自己被困在了折流和门之间的狭小空间里。她盯着折流的胸口,想知道现在把风央这个罪魁祸首拖出来道歉还来不来得及。

    折流朝她伸了伸手,白琅条件反射地闭眼往后缩,最后却只感觉被他轻拍了一下脑袋。

    白琅一点点睁开了眼。

    折流微微俯身,在她耳边道:“不会对你做这种事的。”

    胸腔里随之跳动的噪音震耳欲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