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4、壶琉山神
    4、壶琉山神

    我们得逃。

    白琅想不通,到了折流这个境界,有什么是他必须得逃,还逃得如此狼狈的。

    不过现在的情况瞬息万变,也容不得她多问。短短一眨眼的功夫,那片乌云就降到了他们头顶,白琅听见悬崖下水潭里的精怪们纷纷发出惊恐的叫声,然后各自化作原形离开。

    她的第一反应是抽出一张符,然后才想起自己身后有个折流。

    折流上人是灵虚仙门出身,修道有成,自立道场,怎么想都比这个千山乱屿外围小山脉里的妖怪要来得高些。

    “上人……”白琅满怀希望地回头,“上人――!??”

    刚刚还好好跟她说着话的折流已经闭着眼倒下了,伤口里汩汩流出黑血,周围皮肉全部都被腐蚀,看着半死不活,极为可怖。

    “桀桀桀桀桀!”

    乌云中传出一阵阴森怪叫,白琅连忙拖着折流想往树后躲。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片乌云发出“噼啪”一声电响,空中落下一个闪闪发光的人。

    白琅被吓了一跳,但等她看清楚到底落下来一个什么之后,却有些想笑。

    从云中落下的是个又矮又胖的老婆婆,满脸都是黄铜色斑点,身长不及她一半,身宽却有她两倍。从头至脚,挂着数不胜数的金银首饰,活脱脱的地主婆模样。她头顶冒着乌黑的烟,就像一只刚刚烧开水的壶,就连笑声都像水沸之鸣。

    真是个铜壶成精了吗?

    老婆婆张大嘴,讶然道:“哎哟,这位可是折流上人?”

    什么情况,折流跟这个铜壶精还认识?

    老婆婆朝两人走来,白琅下意识把折流往自己身后藏了藏。

    老婆婆见她戒备森严,于是露出慈和的笑容,怀念地说道:“灵虚门正阳道场开济世法会时,我曾有缘见过上人一面。那时候我还尚未化形呢,可上人年少有为,英姿勃发,真真是让人心痒难耐!”

    她一脸少女怀春的样子,白琅将信将疑。

    正阳道场是折流得道前修行的地方,也是灵虚门门主所在。那里每年都会开一次济世法会,由门主亲讲,不管是不是灵虚门的弟子都能来听,就连普通人都行。

    “姑娘,你可是上人的弟子?他这是受伤了么?”

    “我……这个……”

    白琅自认普通,要说有什么特别突出的优点,那就是不会说谎。可现在就连这个唯一的优点也变成了缺点。

    她磕巴了好久,含糊地答道:“我自然配不上上人弟子身份……”

    铜壶精疑惑地问:“哦,那你是?”

    白琅编不出来了,只好说:“前辈,您要是真认识折流上人,那现在不应该扑上去救人吗?何必对我身份苦作纠缠。”

    铜壶精不易察觉地怔了一下,立马哭喊着扑过来:“哎哟喂,老了老了,你瞧我这记性!来来来,我带你们回我洞府,好生款待!”

    白琅是想拒绝的,因为现在折流没有醒,她不好验证铜壶精的话是真是假。反正绣姬给了她地图,她完全可以扛上折流去地图上的界门所在,然后……

    对啊,然后去哪儿?

    她一走神的功夫,铜壶精都到了跟前,那股子阴森妖气更让人不适了。

    “上人身上仙灵之气太重,我不好近身,姑娘你带上他,我驾云带你们离开此处。“

    “不行!”白琅正要拒绝,这时候却感觉到地上的折流伸手碰了一下她小腿,她差点跳起来,“呀!好……好吧。”

    铜壶精笑得壶盖都盖不上了。

    这又是个什么计谋?

    白琅不解,却也只能依照装死的折流指示,跟着铜壶精到了她的洞府。

    这洞府还真是白琅这辈子见过的第一个妖怪洞府。若以煌川道场为对比,那肯定是俗气又杂乱,但如果按凡世富豪的宅邸来看,那这洞府估计是谁也比不上的。它和铜壶精本人一样,没有一处不装饰着金银珠宝,拳头大的夜明珠,一整块金做的长桌,还有点一盏蜡烛就能把光芒反射到洞府每一处的水晶壁。

    白琅满脸惊讶,很好地满足了铜壶精的虚荣心,她得意洋洋地说:“这可是我聚敛百年的结果,原先我没入主这儿的时候,洞府里除了蜘蛛丝还是蜘蛛丝。”

    “前辈真是厉害。”白琅发自真心地夸奖。

    “姑娘,你带上人去歇息一下吧。”铜壶精和善地嘱咐白琅,然后转而又变了种口气,冷冷道,“绣姬,你去库房里拿最好的丹药上来。”

    绣姬?

    白琅惊讶地看向暗处,发现角落里站着个存在感全无的少女。那少女和她在水潭里遇见的绣姬差不多年龄,样貌也很像,不过脸是赤红色的,眼睛死气沉沉,一点光彩都没有。

    “是,姥姥,我这就去。”绣姬答道,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白琅不敢多问,怕给绣姬招来麻烦,于是跟铜壶精客套了几句就把折流背去厢房了。

    说是厢房,其实就是个小点的洞穴。她把折流往蛛丝织成的绵软床榻上一放,凑到他耳边小声问:“上人,您到底是醒着还是没醒?”

    “传声。”折流的声音出现在她脑海里,和她在煌川那时候听见的天外之声一模一样。

    “我怎么觉得这个铜壶精不怀好意。”白琅不会传声,于是小声嘀咕,“您真认识她?”

    “不知道。”

    “……”

    白琅觉得自从遇上折流,她的所有话题都终结于一句“不知道”。

    “上人,你不知道你干嘛打暗号让我跟她走?”

    “暗号?哦,方才我不是有意碰到你的。”

    “……”

    白琅安详地坐在折流床边,决定不要让自己生命最后一段时光在对他的熊熊怒火中渡过。

    远在天外的另一界,也是深林之中,有一株顶天立地的青铜巨木。树上有一个个坚不可摧的铜花花苞,每枝花下都挂了一枚薄薄的铜简,上面用秀丽隽永的小字写着一个个地名,最大的有界,最小的有山或者河。

    不知从何处传来钟声。

    青铜巨木忽然有一根泛起碧色,这点灵动的碧色把铜制的树枝映得栩栩如生。随着钟声渐响,碧色沿枝桠盘绕,一路抵达某个不起眼的边角,停在一个花苞之上。被碧色点中的花苞在刹那间绽放,悬挂在其下方的铜简坠下。

    树下阴翳中隐约有人轻轻拂袖,铜简落入他手中。

    “千山乱屿,壶琉山脉……做得不错。”

    他松开手,铜简仿佛落入虚空,消失不见。

    厢房里很静,那个同样叫“绣姬”的赤面少女送来一堆稀奇古怪的药,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白琅现在对这些东西当然是视而不见。

    她坐了一会儿,突然问:“上人,你走了,煌川怎么办?”

    “灵虚门自会派人接手。”

    “那都得是多久以后的事情了。”白琅皱着眉,“你当时跟那个魔修对峙,突然消失不见,他会迁怒于煌川弟子吗?”

    折流没有回答,白琅心下一沉。

    “上人……”她压着嗓子开口。

    折流语气很平静:“那人潜伏煌川十五年,图谋的不过是擎天心经。我逃走,他自然会追踪而来,不可能在煌川弟子身上浪费时间。”

    “可万一他图谋的不仅是那个什么心经呢?你都说了,他潜伏十五年,要是他等人接手了煌川,直接混入灵虚门怎么办?或者更差一点,他假扮成你,直接取而代之怎么办?”

    “你有空忧心这个,还不如想想怎么从此处逃走。”折流淡淡地说,“我现在重伤未愈,清气外泄,天机难掩,若是真有诈,不出半刻便会有与之前那个魔修实力相当的追兵来此。”

    白琅气得直跺脚:“所以一开始就不该进这个洞。”

    “不是你带我进来的吗?”

    “……”白琅跺得脚都要麻了。

    煌川道场。

    整个道场都被魔气覆盖,与外界完全隔绝。修为低下的弟子直接化作血尸,修为稍高的弟子则呼吸困难,浑身瘫软,毫无反抗之力。原本用于传法的广场此刻已经变成移形大阵,一队队的魔道弟子从阵中走出。

    传法堂内,一小队最先抵达的魔道弟子正在商讨着什么。

    主座之上是之前与折流对峙过的黑衣魔修,脸上覆着鬼面具,黑袍侧面有三道爪痕似的红色纹路。他斜坐着,腿搭在桌上,手里把玩着一团黑紫色的火焰。

    “人数都核算好了?”他问下面的魔道弟子。

    “夜师兄……”一个和他穿相似袍子,袍子上却只有一道红色爪痕的弟子战战兢兢地回答,“少了一个。”

    鬼面魔修说话倒是挺和气的:“少了谁?名单给我看看。”

    那个清算煌川道场人数的弟子走上前,越靠近他就越感到有一股威压,递出名单的时候直接就跪了下来:“请师兄恕罪!请师兄恕罪!我这就派人找去!”

    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煌川道场离灵虚门中心很远,坐镇这里的折流上人又不怎么与门主联系。只要他们屠门时做得干净点,再按夜师兄所说,照常扮作门中弟子与上面联系,那灵虚门一年半载是发现不了破绽的。

    可现在少了个人,计划随时有可能暴露。

    “白琅……”鬼面魔修叹了口气,将名册放下,“算了,你们先下去吧,此事我自会处理。”

    弟子惊讶之余又松了口气。

    等人都散干净,鬼面魔修又捡起那本名册看了看,突然发出一声轻笑:“嘁,我看她就不像是要命绝于此的样子,果然……”

    空气发出一点轻颤,铜钟之声于天外作响。

    一枚薄薄的铜简落在鬼面魔修面前,上书“千山乱屿,壶琉山脉”一行字。

    “真是一点休息的时间也不给。”他恼恨地说,顺手将铜简往地上一摔。

    铜简就像落入水中一般,震荡出几圈波纹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