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谜雾散尽后 > 第二十四章:黑哨的交易方式
    另一边的警局,赵英杰在包扎好伤口后就被送回局里,本来伤的也不重能进行审讯就不拖着,陆斯昂的确是在审讯室,不过不是旁听而是主审。

    赵英杰头发乱糟糟的,人也狼狈了许多,坐在嫌疑人的位置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斯昂:“医生已经做过检查了,你的那些同谋有好几个都是缺少了一个肾脏,经过身份比对,可以确认他们都曾是临城市精神病院的病人,你为了报复在把这些人找齐用了不少的功夫吧。”

    赵英杰冷哼,“是啊,为了找到这些人我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到头来竟然是一场笑话,你说我是不是很可笑。

    不过也不算完全是个笑话,你应该不知道吧,那些人都不是神经病,只不过是被看上了肾,所以被人强行送进医院的,我这么做也算是帮他们报仇了。”

    陆斯昂:“那柴刚和柴玉呢?为什么要把他们牵扯进来?”

    赵英杰:“我在调查器官贩卖案子的时候查到了他们的父母,他们失踪的事情你们警察知道吗?”

    “知道。”陆斯昂有继续去跟紧后续的事情,所以对于他们失踪的事情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赵英杰:“那我想你们应该是没有找到人吧。”

    陆斯昂没有回答,赵英杰继续道:“怎么可能找到人,他们从医院出来后没多久就被人抓了,就是那群倒卖器官的人,有人用五十万买了他们的肾,他们又怎么跑的掉。

    不过很可惜,手术失败了,他们两个也在术后护理不当感染死了,恰好那个时候柴玉和柴刚回来找父母,我就改了些真实情况。

    我告诉他们,他们从小是被人贩子拐卖的,他们的父母一直都在找他们,不过没有找到两人因为承受不住打击一起疯了,后来就遇到了那群人。

    你不知道,他们在知道这个消息后那叫一个难过,求着我帮他们报父母的仇,我发现他们这些心中有恨的人办起事情来真的是格外的卖命,所以我就到处去找当年黑色产业链的相关人员。

    我帮他们报仇,他们帮我报酬,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的,很公平的交易。”

    陆斯昂:“那些消息是谁帮你查的?”

    赵英杰:“就是你在查的黑哨,不过我劝你别在查了,那些人已经盯上你了,跟他们斗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听我一句劝,惜命一点。”

    陆斯昂眸色一沉,“你是怎么联系到他们的。”

    赵英杰深吸一口气:“是他们主动找的我,只要我提供钱他们就能帮我查到一切的消息。”

    “信息查到后怎么汇款,怎么拿消息?”陆斯昂追问道。

    赵英杰:“他们会把消息放在指定的位置,我只需要根据他们提供的地址去拿好了,至于钱,一样,取现金后埋在他们指定的地点,交易全程不见面。”

    陆斯昂:“你就不怕他们骗你吗?”

    赵英杰笑了,“能找黑哨的就不会担心这个问题,他们虽然不是什么见的人的组织,但信用还是有的。”

    关于黑哨,赵英杰所能提供的信息也只有这些了,只能说这个组织实在是影藏的太好了,而且手伸的也太长了,竟然能够伸到警局里来,他们背后到底是谁在操控这一切。

    赵英杰和同伙悉数落网,案件的真相也已经调查清楚,剩下判刑的事情就是法官的了,虽然被拉到了医院,但应笙笙和阮沭都没有受什么重伤就是体力消耗过度,休息够了也就没事,在医生确定情况后两人麻溜的收拾东西就出院了。

    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陆斯昂审讯结束,看到他的那一刻阮沭那眉头就皱的跟个麻花似的,陆斯昂都已经做好这厮又要开口喷人的节奏,结果他来了一句:“你怎么又站起来?显摆自己一米八的大长腿?算了算了,跟我回家先。”

    陆斯昂直接就在风中凌乱了,“去你家做什么?”

    阮沭:“还能做什么,我妈知道你来临城了在家做了一桌子的菜,已经给我下了命令让我带你回家吃饭,你要是不跟我走今晚我就没饭吃了。”

    陆斯昂:“……”

    阮沭:“别墨迹了,在耽搁一会儿他们估计都开吃了。”

    陆斯昂微微皱眉:“他们?”

    “我那不孝女和她对象,以及你那外甥,他们都已经先过去了,就剩咱俩了。”阮沭说道。

    话音刚落,见他没有要走的架势突然想起他在电话里时说的脚疼,这会不动估计是痛的走不了了。

    “轮椅放哪了?”阮沭往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轮椅的身影,“要不……我背你?”

    陆斯昂:“我可以自己走。”

    阮沭一挑眉:“你那什么表情?嫌弃的也太明显了吧。”

    陆斯昂:“没有,你想多了。”

    阮沭:“哦,是吗,我还以为你不想背要抱,给我吓一跳。”

    陆斯昂:“……”可以用手里的纸堵住他的嘴吗?

    阮家别墅。

    先一步到家里的应笙笙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阮妈,我回来了!”

    因为关系太好,所以应笙笙都直接叫阮沭的爸妈叫阮爸阮妈,阮沭同样管她爸妈叫应爸应妈,毕竟他们这家庭认什么干亲也不太合适说出去影响不好,就干脆这么叫了。

    “我的宝贝闺女回来啦,赶紧进来,爷爷奶奶在楼上,你叫他们一下,看到你回来肯定很开心。”安清手上沾着面粉,锅里又还炸着小丸子实在是走不开,反正也不是什么外人用不着那么客套。

    “好,一会儿我来帮你。”应笙笙欢快的回应道,“这味道为估计是在做香酥小肉丸,阮妈的手艺可好了,每次做这道菜我跟阮沭都能抢的打起来。”

    应笙笙回头跟予思安和吴迪介绍道,两人都是第一次来阮家别墅,确实是被惊艳到了。

    别墅的面积不小,家具装修很有年代感,却不会显得老旧,反倒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门口的两个青花瓷更是精致的不行。

    吴迪问道:“这花瓶是真的吗?”

    “真的啊,但凡你能看到的像是古董的物件那都是真的,都是爷爷的宝贝。”应笙笙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