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不死神王也怕死 > 第464章 她怎么认识我
      

      等展钺与展天生走入院内之后,展钺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而见到展钺停了下来,展天生也很自然而然的跟着停了下来。

      他们环顾四周,周围并未有任何的声响,正当展钺想要开口之际,出人意料的情况发生了。

      一阵琴声自展钺与展天生的耳边响了起来。

      听到这琴声,展钺与展天生皆忍不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此时他们两个的心里所疑惑的问题无非是那个弹奏古琴的人是谁。

      或许展天生对于音律方面不是很懂,但展钺懂啊,从这段音律之中,展钺感觉自己心神一阵阵的动荡,似乎其有着左右人心神的作用。哪怕作用不是很大,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如今既然已经出现了这样琴声,也也就足以说明,对方的确在这里的,而且是敌非友。

      而且,对方所弹奏出来的这个琴声是用来做什么的,展钺可不会认为,对方是单纯的只是为了告诉他们,他的存在以及他的位置而已,或许更多的是试探。

      正当展钺在心里猜测的时候,那琴声突然停止了。

      随着琴音的停止,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也随之出现。

      展钺与展天生循声看去,他们看到很多人正从这个宅院之中的不同方向缓缓向着他们走来。

      看到那些人,展钺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些人与先前被冰封的人当中的一些看起来长得极像,或许就是同一些人。而这些人虽然现在不是被冰封的情况,但其身上却毫无生机可言,双眼之中全部都是漆黑颜色,看不到任何的眼白,明显就是已然身?陨。

      而那些人向着他们走来的时候,虽然他们的肢体协调感看起来保持得相当差,但是行走的速度还是挺快的。眼看着这些村民们要将他们给围在中央了,展天生忍不住摆出了一个防御的架势,双眼紧紧的盯着那些向着他们走来的那些人,一副随时都能出手,只等展钺一声令下的模样。

      果然!

      展钺不禁皱起了眉头,此时的这些人的情况,显然就是被人控制成为了行尸。

      “父亲,怎么做?”

      展天生看着那些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的那些人,忍不住问道。

      虽说按照展天生的性格,如果有可能会危及自己以及父亲的存在,那他一定会选择先将这些潜在的危险给消除掉的。但是展钺让他做好孩子,而现在展钺还在他的身边,就算是展天生内心已经很蠢蠢欲动了,但仍旧忍着没有马上出手。

      眼看着这些人张开了手臂,已经马上要来到他们的跟前了,展天生有些急了。

      他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担心的只是展钺的安全。

      这些人的这副模样,展天生也知是这么回事,若是一般被其缠上,短时间之内,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处理,除非是让其肉身化为齑粉,才能摆脱其不断倒下再起来的死循环。

      但此时展钺虽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但却没有让展天生来狠的,是因为在他的心里有其他的主意。

      虽然现在还不清楚这些人的死因是什么, 但既然那些人已经是死亡的状态,显然刚才那琴声是控制的关键,那么只要先破坏掉那个人与这些行尸之间的联系,那这些人的行动,自然而然也就会停止了。

      想到这里,展钺觉得事不宜迟了,就赶紧施展出自己的功法。

      随着展钺手中法诀不断变化,那些马上就要冲上来的人仿佛是受到了展钺的功法的影响一般,停下了前进的动作。

      而此时那些人已经距离展钺他们不足十步远。

      有作用!

      展钺眼睛一亮,在他的控制之下,只见那些人一开始是安静下来的模样,而后便开始垂下自己的双臂,在原地摇摇晃晃,而他们那原本睁大的双眼,也开始慢慢往下耷拉,像是随时能睡着一般。

      然而这样的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的那些人在听到一声极为激昂的一声琴音之后,原本都已经要“睡”过去的他们,此时却突然间来了精神,重新张开了双臂,向着展钺他们奔来。

      而这一次,展钺却是松了口气,一挥手,一把长剑出现在展钺的手中,只见展钺将自己手中的长剑自剑鞘之中抽出,磅礴凌冽的剑气,自长剑的剑身之出现。

      在展天生的注视中,展钺将自己手中的长剑高高举起,然后朝着那些将他们围在中央位置的那些人横扫而去。

      那些人在口中发出了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咆哮声,而在那些人的胸前,也出现了由剑气划过而出现的伤口。自伤口迸射而出的鲜血,像是在空中炸开的烟花一般,甚是绚烂。

      只是,烟花所绽放的是美丽,而这绽放的血花确实代表着死亡。

      不过,那些人早已经是死去了多时,对于他们而言,展钺杀他们的这一次,只不过是让他们二次死亡而已。

      “儿子,杀吧!”

      展钺叹息一声,道:“在这些人的口中,我们也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既然他们已经死了,那留着他们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了。而且,与其让已经死去的人受敌人的控制从而对我们不利,倒不如直接斩杀。”

      刚才展钺重新控制了一番那些人,一方面是为了断开那人与这些人的联系,另一方面也是想要知道还有没有可能唤醒这些人的记忆,但结果让展钺有些失望,这些人灵识尽散,没啥卵用了。

      “好的父亲!”

      听到展钺这么说,展天生当下也不再客气,对着那些“人”便痛下杀手。

      将这里暂时交给展天生,展钺是放心的,现在的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对方既然是对着这些已死的人使用着控制之术,而对方又不现身,那他就只能主动出击了。

      “儿子!”

      展钺对着展天生说道:“一会儿辛苦你一下,我去将那个弹琴的人给找出来。”

      “嗯,好的父亲!”

      展天生点了点头,毫无压力的回答道。

      “你小心,我走了!”

      在给展天生再次交代完一句之后,展钺直接一招逼退了他周边的几“人”,趁着那些人被逼退暂时无法再对他形成包围的时候,展钺飞身而起,向着琴声的发源地飞去。

      展天生虽然此时压力骤增,但是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虽然现在看起来,展天生的情况比较危险,毕竟现在的展天生是要承受大多数凶尸的围攻,但是说实话,刚才离开前去找寻幕后那个弹奏古琴之人的展钺所遇到的情况才是更危险一些的。

      毕竟,即使那个演奏古琴的人的那边只有对方一个人,但是对方既然能这般肆无忌惮的在这大宅之中等着,势必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的。而且谁也不会傻乎乎的做出让自己深陷危机之中等着被人发现的事情,所以展天生在心里揣测着,对方一定是也能想到他们会想要将他给揪出来从而改变现在的情况,而在那股弹奏古琴之人的地方,一定是准备好了十全十美的陷阱,就等着上门的人往里跳呢!

      虽然展天生对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展钺的聪明劲儿很是由信心,但在想到这里,他还是为展钺的安危担心起来。

      这大宅的区域并不是很大,再加上展钺的身法速度向来是以“快”著称的,所以,没有浪费多少的时间,展钺就找到了那个弹奏古琴之人的藏身之地。

      那是一间房门紧闭的房间。而琴声,正是从那房间之中传出来的。

      当展钺来到这间房门口停下脚步的时候,还没等他想要将那房门给打开,便听到房间之中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那女人在说话的同时,手上弹奏古琴的动作并没有任何的停顿,还是在保持着原有的旋律。

      “展钺,你来了啊!”

      听到这女人的声音,展钺不由得浑身一颤,而他的眼中也是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对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还有,这个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像那个叫做令羽的女人的声音?可是为何她又会在此时此地现身呢?

      正当展钺在心中惊疑不定的时候,那个女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我知道门外的人就是你。展钺,你说你既然都来了,为何不进来?难道说,重见到故人,就让你这般别扭?你啊,还真是跟当年没什么区别,都是一样的傲娇性子。”

      展钺听到房间之中的那个弹奏古琴的人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他怎么不记得他跟这个叫做令羽的女人是故人啊!

      而且,他什么时候傲娇了?

      听这女人的语气,就仿佛跟他很熟一样,但展钺自己很清楚,从来到这个圣武大陆之后,与他关系匪浅的女子也就那么几个,至于这个叫做令羽的女人,除了刚才在那个幻境之中见过之外,在现实之中可未见过,那对方为何一副与他很熟的模样?

      “你是什么人?”

      想到这里,展钺沉着一张脸,看着房间的位置,冷声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