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违规者俱乐部 > 第103章 火腿论述
    第103章火腿论述

    为祖国做贡献?

    陆启昌眉头微皱,眼神里闪烁着惊疑。

    一开始他以为陈长青是准备和警察合作,复制七八十年代坡豪的“辉煌”,但在陈长青点名他要合作的不是香江警察,而是另外的一个人后?

    即便是陆启昌,此刻也不由的心神震荡。

    他不明白陈长青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对方是如何知晓自己身份的,但就凭对方刚才说的话?

    瞳孔一缩,整个人瞬间警觉起来的陆启昌,眉宇间带着严肃: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要知道,香江可不止是只有自己这种人。

    九十九年的时间很长,足以让几代人的思维发生改变。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鹰酱,二战时期因为珍珠岛事件,鹰酱内部国民对霓虹人十分排斥,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一批日裔选择参军,著名的422军团说的就是他们这些人。

    他们杀起人来丝毫不比鹰酱本国人差,甚至比本国人更猛,完全不畏惧牺牲。

    所以陆启昌还是比较谨慎的,因为他不确定陈长青究竟是哪面的人。

    而对于陆启昌的谨慎,陈长青点点头,他表示理解:

    “房间里没人,当然,我也知道你忌惮什么,所以陆长官你不用说话。”

    “九七年香江就回归了,虽然现在具体事宜还没公开,但我敢肯定内部已经开始谈了,毕竟大家都知道九七年以后香江就要彻底回归。”

    约翰牛恶心人的手段,世界各地都是知道的。

    陈长青之前没想过,毕竟自己的级别还不够,但因为洪震今天的那番话。

    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也就是几年前,当初陈永仁还在警校的时候,陆启昌曾经问叶校长要不要走仕途,当时叶校长的说法是自己年纪大了,不如在警校多带几届学生。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叶校长字里行间应该是有别的意思在里面。

    拒绝?

    不会,叶校长没那么蠢,因为回归是大势所趋。

    陈长青估计对方应该和简奥伟类似,他们都属于那种有能力,但却不想参与太多的类型。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陈长青要说的话。

    转动着饭桌的转盘,陈长青夹了一片半透明的火腿,反问了一句:

    “陆长官你做过火腿吗?”

    陆启昌眉头一皱,语气有些冲:

    “我吃过火腿。”

    陈长青笑着点点头,将嘴里的火腿咽下,用旁边的毛巾擦了擦嘴:

    “我也吃过火腿,但不是很喜欢,不过我发现火腿的制作过程其实特别有意思,从生猪上分下来之后加上盐,经过长时间的发酵,会形成一种特殊的风味。”

    陆启昌皱眉越来越厉害,眼神带着几分不解: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陈长青没理会,他推了推金丝眼镜,平静的说了一句话:

    “其实我也不明白,但我知道火腿在发酵的过程中会变质。”

    陆启昌一愣,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下意识扭头看向陈长青,虽说眼神没有太多变化,但却认真起来:

    “所以?”

    看了陆启昌一眼,陈长青嘴角微微翘起,他神色如常,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份好似宝石一般的蜜汁火腿。

    相比较之前的若有所指,此刻他的话语更加直接也更加锋利:

    “表皮坏了就要切,但最需要处理的却是里面的那些坏肉,因为随着时间推移,会有越来越多的好肉被带坏,所以这些坏肉必须要切掉!”

    一开始不明白,是因为陆启昌不知道陈长青要说什么,但结合香江目前的情况一切就变的清晰起来。

    生猪腿,代表着回归前的香江。

    长时间发酵指的是鬼佬这些年对香江的影响。

    而发酵过程中的变质部分,那就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毕竟除了内部,外面那层丑陋的外皮也是变质的一部分。

    只是因为身份问题,再加上现在终归不是九七年,所以陆启昌还是比较谨慎:

    “我还是不明白。”

    摇摇头,陈长青没理会在这跟自己装不懂的陆启昌。

    因为时代问题,这个话题的确有些敏感。

    但这并不影响对方理解,所以在短暂的停顿后,陈长青深吸了一口气,他认真的看着陆启昌:“其实没什么明不明白的,坏肉要处理,但外面那层氧化层却可以保护火腿的风味不受影响。”

    “当然,该吃的时候还是要切下来的,但现在不急不是吗?”

    不同的高度,看到问题的角度不同。

    普通人看的是一日三餐,实干家要的是国富民强。

    站在高级督察的角度上看,陆启昌不需要理会内部问题,只需要将外部的氧化层削掉即可,但因为时间不会根据任何人的意志而变化,这也就意味着火腿表皮永远在氧化。

    所以这根火腿好不好吃,就要看他们这些基层警察努不努力。

    但如果站在更高层次上?

    其实就会发现,相比较外面那些丑陋的皮壳,内部的变质才是最严重的问题。

    所以面对陈长青这段火腿论述,陆启昌沉默了。

    很难以用一个准确的词语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不是因为这套说辞的问题,而是因为陆启昌无法确定陈长青是真的打算跟自己合作,还是打算以合作为借口,借机狠狠的坑他们一波。

    不要以为这不可能,因为现在是九四年而不是九七年!

    但经过短暂的沉思后?

    陆启昌深吸了一口气,他眼神锐利的反问了一句:

    “你认为我凭什么会信你。”

    这是摊牌,但也是以退为进,陆启昌敏锐的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

    当然,风险特别大!

    但陈长青却没有给出理由,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过几天倪家老太太生日,现在时候差不多,阿孝一定会动手除掉其他人,你负责帮韩琛,具体帮到什么程度看你。”

    眉头一皱,陆启昌并没有困惑韩琛为什么要反对倪家,而是猛地一抬头:

    “这是阿孝的意思?”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倪家这是打算主动制造麻烦,从而借此机会洗白!

    但陈长青却耸耸肩,他反问了一句:

    “如果我说这是我的想法呢?”

    眉头一皱,陆启昌眼神狐疑的看着陈长青,他试图从对方表情中看出一些东西,但却一无所获:

    “我为什么要帮韩琛,让你们狗咬狗不好吗?”

    但陈长青却笑了,他本来是打算推眼镜的,但现在看来自己应该是不用了。

    因为从陆启昌的语气中,他听出了对方心里的意动。

    狗咬狗?

    别闹了,这句话不应该出现在陆启昌的口中。

    稍微有点眼光的人都明白,这种恶性事件决不能出现在香江。

    要知道虽然不是世界级,但香江也是有证券交易所的,从这件事情就能看出当初的黄志诚有多蠢,在倪坤死后他居然想要让这群大佬火拼?

    疯了吧,虽然有一海之隔,但尖沙咀对面就是金融一条街。

    陆启昌不合时宜的一句话让陈长青笑了,但他还是提了一句:

    “打住,我是良好市民,至于要不要选择韩琛?这还是要看陆长官的想法,选任何人我都没意见,但需要注意的是,接下来他要面对的可是倪永孝。”

    陆启昌点点头,不过他心底其实还有一个疑惑: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长青耸耸肩,他一脸诚恳的看着陆启昌:

    “我说过,我是一个好人。”

    “好人?”

    陆启昌不屑的摇摇头,一脸不信的模样,虽说无法确定陈长青是不是坏人,但却可以肯定他一定不是一个好人,而经过片刻的思索后?

    他并没有回答,而是委婉的表示:“我没办法现在给你答复,需要考虑几天。”

    陈长青点点头,他也没想过今天就将事情谈好,所以便推了推金丝眼镜:

    “今天是四号,老太太再有四天就过生日,十号我会联系黄志诚,具体情况等他走了我们两个详谈,所以陆长官还有六天时间,够用吗?”

    陆启昌看了他一眼:

    “到时候再说。”

    陈长青笑了,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今天不会有答复,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太大,绝不是陆启昌一个人能决定的,但凭借对方没拒绝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大半!

    至于黄志诚?

    说句比较扎心的话,从一开始陈长青就没将他视为对手。

    这就一个工具人,和已经死去的甘地和菠萝仔一样,他们都是陈长青进步的踏脚石。

    当然,也可以叫做牺牲品。

    不过陈长青不喜欢这些词,因为太过冷酷无情,或许可以叫做()

    PS:填空啦,填不出的给一张月票。(????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