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13路末班车2 > 第四十三章 徐半仙儿出山
    老头一个低头抬头间,竟然从一个双目明朗的正常人变成了没有眼珠的瞎子。

    这毫无征兆的变化,着实让大家吃了一惊,但却唯独李桃七兴奋异常,惊呼道:

    “前辈原来是用了障眼法,怪不得我感觉出不对劲,又搞不清楚哪里不对!”

    小天吓的和大胡子相互扶持,悄声问:

    “你这什么意思啊,老头眼珠子呢,怎么突然变成瞎子了?”

    李桃七盯着老爷子肩膀上的小鸡崽解释说:

    “他本来就是瞎子,也从来没有变化,只不过用了一些方法,让我们的视觉出现了偏差,这就是障眼法!”

    小天听的一知半解,伸手往老先生眼前晃了晃。

    见他坐在那里只是傻笑,又不解的问:

    “那也不对啊,这老先生刚才走路轻巧,行动方便根本不像是瞎子,更悬的是,他怎么知道张航在什么位置,他的车子几点会爆胎,火车会晚点的呢?”

    李桃七突然笑起来。

    “明心见性,觉照天地。天下第一心卦,徐半仙儿!”

    大家虽然都听不懂,不过看李桃七那么兴奋的样子,猜想这位应该是一位非常出名的高人。

    大胡子拱手给拜了拜,用自己的话翻译道:

    “意思是不是,这师傅,是世界上算卦算最准的?”

    徐半仙儿听了这话“咯咯”笑道:

    “对咯,老头子我啥也不会,就会算卦,大胡子,你右脚上穿的臭袜子都漏洞了,该换换了!”

    大胡子一听,顿时脸都白了,赶紧竖起大拇指夸赞:

    “我的妈呀,半仙儿你也太厉害了,我生辰八字还没报呢,你手指头还没掐呢,我袜子有洞都能算出来?”

    “前辈哪还用你报生辰八字,也不用扬手丢占,起心动念就是一卦,所有卦象都在心里!”

    李桃七说完,赶忙站起来毕恭毕敬的给徐半仙儿鞠了一躬。

    陈晨听老先生说是奔着13路末班车来的,也凑到李桃七身边一起叩拜。

    徐半仙儿也不客气,眼前两人拜完,才说:

    “老瞎子我不白受拜你俩一拜,日后定救你们一命!”

    小天一听给他鞠躬能救命,“扑通”一声直接跪下了,二话不说就开始磕头。

    “哎呀老神仙呀,那我给你磕头了!”

    大胡子一看这形式,就差自己了,也挨着小天一跪,一顿猛磕。

    身后那些小弟看老大都磕头了,也赶紧纷纷下跪,一时间屋子里趴倒一片,徐半仙儿就跟能看到一样,笑的合不拢嘴。

    “你们这些小鬼头别想着投机取巧,我又不是财神,拜我也不能给你们挣钱!”

    待大伙拜了三拜,都起身站好,李桃七问:

    “前辈,怎么连你都来了?”

    徐半先儿伸出干瘪的手摸了摸肩头站立的鸡崽缓缓的说:

    “七年前,有一伙人就曾因为13路末班车的事儿来山里找过我,可是那时候,我算到前因后果,胆小怕事,就把他们给支去别人那里了,没想到害死了一位老朋友!”

    徐半仙儿说完,两个凹陷的瞎眼处不停抽动,想来,如果他还有眼珠的话,此时应该是哭了吧。

    “一晃七年过去了,我一直寝食难安,受尽良心谴责,当年我明明算到13路末班车的浩劫是无解的死人卦,没想到最后,竟然被那个善良的司机逆天改命,破了!”

    房间里一众人都不说话,大家尊敬的站直身子,静静的听他讲,虽然除了陈晨几个人以外,大部分都听不懂他的故事,但言语中也都被他的诚心悔过所触动了。

    徐半仙儿垂下头,苍老的肩膀上好像扛了太多孤独。

    “咳.....”

    他重重的叹下一口气。

    “枉我受了一辈子半仙儿称号,结果倒不如一个普通人看的通透,连命都是可以根据德行更改的,卦,又怎么会不能变呢?”

    陈晨记得,先前在江城和13路末班车最后的两任司机见面,那个李老板在讲述经历的时候,确实提到过徐半仙儿。

    但当时只说他有着神仙本领,却未曾说他不肯帮忙一事,并且,言语中也从未有过对徐半仙儿的半句抱怨!

    如今再听到徐半仙的这番话,真让陈晨不禁佩服李老板的胸襟,也实在感慨,善因留善果,真实不虚!

    陈晨见他如此自责,赶紧安慰道:

    “老先生不用自责,我才见过那位司机,他现在过的很好,最后还提醒我一定要去山里求你指点!对于当年的事儿,他没觉得你做错了!”

    徐半仙儿听到这些,抹了抹鼻子,好像心里舒服了不少。

    “半个月前,我算到13路末班车又出现了,就赶紧从山里出来找你,这一次,老头子我就算死在半道上,也绝对不会退让半步!”

    有如此高人帮忙,李桃七看向陈晨,喜出望外。

    “既然前辈肯帮忙,问题就能简单多了!”

    没想到徐半仙儿摇了摇头,转头冲向陈晨说:

    “无论如何,我得先给你们把话说清楚,七年后的这趟13路末班车带来的凶险,要比七年前还要厉害,我只能算到车在哪,至于前因后果,车上人,车上事,完全摸不清楚,同样的,这整个大局,仍旧是个死卦!”

    陈晨本来十分欢喜,但听他这般说,又感觉噎了一下。

    “连您都算不清楚事情真相吗?”

    徐半仙儿摇头。

    “算不出,算不出,这趟车跟七年前的完全不一样,好像有什么能量在外边罩着,我的心卦能捕捉到的信息很少,就是钻不进车里去!”

    说完,半仙儿抬手指着小天:

    “好了,现在轮到你了,你答应人家事情解决就说说周贯福的事儿,你说吧!”

    小天本来一直听的热闹,突然被点名,愣了一愣,但随即反应过来,把身后的小弟全部清散了。

    待整个二层没有外人后,他清了清嗓子,才说:

    “我听我大哥说,周贯福杀了一家三口,很可能是被人做局了,他是负责拆迁的嘛,那家钉子户本来一直都是他跟的,但就是拿不下,就在他又去沟通的那天晚上,忽然房子着了大火,把人烧死了,周贯福跑了出来,结果就成了杀人犯了!”

    这些在皮条嘴里就曾听到过,陈晨问:

    “但我听说,那天晚上,周贯福其实已经拿下合同了!”

    “对,问题就在这里!”小天接着说:

    “他背后不也是有老板么,可能就怀疑他根本签不下合同,才叫人去放火的,结果没想到周贯福拿到合同了,这怎么办,人命已经闹出来了,就往他身上安吧!”

    李桃七想了想问:

    “那小女孩呢,不是说她没死吗?”

    小天摸了摸下巴,“听周贯福说是他从大火里救出来的!”

    “人既然是烧死的,法医鉴定会发现啊,怎么就能栽赃到他身上?再者说,小女孩竟然被他救出来,这不就是他最好的证人吗?”

    小天忽然笑了笑。

    “要说这事儿,也挺灵异的,据说当时大火烧完,法医鉴定说那两口子已经死了好久了,死因不是那场大火,知道吗?”

    “死因不是那场大火?”这句话让陈晨有些以外,“所以怀疑是周贯福早早就把人杀了,当天晚上是去放火烧尸体的?”

    小天点点头。

    “大概是这个意思吧,因为现场到处都有周贯福留下的印记,自然而然的他就成了最大嫌疑人了,他自己说救出来小女孩,但孩子不知道在哪啊,这根本说不清楚!”

    大家沉默下来,陈晨也在捋顺着这些新消息。

    既然那两口子在大火之前就已经死了,那赵大娘交给他的,那张周贯福和他们一家三口的合照是怎么回事呢?

    周贯福当晚到底有没有签成合同,跟谁签的合同?他们又是什么时候拍的照呢?

    “之后呢?”

    “之后他就被抓了呀,后来周贯福在指认现场的路上也跑了,这些都是我大哥,听局子里的朋友说的。”

    李桃七想了想问:

    “那你知不知道,当年放火的人是谁啊?”

    小天摇头,“那不知道,周贯福老板也不会承认的,这点根本没法查。”

    大胡子虽然听的一头雾水,但知道大家都很在意这件事儿,遂拍了拍小天说:

    “好兄弟,你大哥既然局子里有朋友,那能不能求他帮帮忙,跟局子那位朋友通通气啊!”

    小天明显有些为难,但大胡子刚跟他成了兄弟,他张嘴求的第一件事儿,不帮忙又说不过去,犹豫片刻才说:

    “要不这样吧,你们也别找我大哥了,就找我大哥的大哥吧,一步到位就不用折腾了!”

    皮条的大哥是他,他大哥的上头竟然还有大哥,陈晨好奇的问:

    “那你大哥的大哥到底是谁啊?他知道的会更多吗?”

    小天肯定的点头,竖起大拇指来,满脸崇拜的说:

    “我大哥的大哥,虽然没有半仙儿老先生的本事,但是手腕厉害的紧,没有他搞不定和打不通的事儿,他叫张强,外号丸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