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山涧闲农 > 第七十八章:身边人的担心
    中午了。

    屏顶山庄……

    庄有正今天收了63斤细鳞鱼。

    50斤,已经让人送去了成都。

    剩下13斤,度假村里有人提前预定了几条。

    这个鱼,味道是真不错。庄有正吃过两次,但距离陈放上次送货也有好几天了,庄有正对这个鱼念念不忘。

    中午,就让厨房做了4条冷锅。

    细鳞鱼的鱼汤特别鲜美,可用来做冷锅,更能满足口腹之欲。特别是鱼肉入口的浓郁鲜味……

    陈放竟然一次性抓到这么多鱼,该不会是电的吧?

    正吃着,庄有正忽然想到。

    管他是不是电的,反正是自己花钱卖了的,出了事,找不到自己头上。

    不过这个鱼,也太贵了。

    4千1斤,就算他,吃起来也是心疼。

    如果不是电的,那说明这种鱼在山里面很多?

    吃过午饭,庄有正就给认识的几个云山人打了个电话。

    屏顶度假村经常收购山珍,比如蘑菇、木耳,正宗野菜这些……

    ……

    陈放和赵吉阳去红岗山那边看了看。

    红岗山,也属于红岩山的一部分。仙女湖在红岩山的南边,红岗山在红岩山的最北边……

    开车过去,七八公里。

    红岗山的云山茶园,土地承包下来,开荒工作就提上了日常。

    这边建起来了几个铁皮屋,吃饭睡觉的简陋工地房子。

    中午了,回家。

    陈放去厨房做饭,冰箱里还有细鳞鱼,陈放拿了几条出来红烧。

    赵吉阳在客厅,听着老爸和陈放爸爸聊山茶的事情,几次欲言又止。

    “陈叔,您知道云山细鳞么?”赵吉阳问。

    陈爸喝了口茶,摇摇头:“知道啊,怎么了?”

    “这种鱼,多么?”

    陈爸摇摇头:“以前没见过。”

    “云山细鳞,陈放卖给屏顶山度假村,4千元1斤。”赵吉阳有些急,有些担心。

    物以稀为贵。

    什么动物最少,保护动物最少。什么动物最贵,保护动物最贵。

    有些灰色产业,不被关注的时候就还好。可一旦被关注了,会惹出麻烦。

    赵吉阳说过陈放,让他先去政府部门确定一下,那细鳞鱼,说起了可笑,还是陈放给取得名字。他自己都不认识究竟是什么种类的鱼,就敢往外面卖。

    4千元1斤的鱼,想不被关注都难。那万一要是保护动物,甚至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可就麻烦了。

    保护动物,卖得贵。等被有关门注意到,判刑就越严重。

    想想一次卖了二十几万,如果保护动物,估计得判刑。

    “这么贵?”陈爸愣了一下,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就是说,这么贵的鱼,很有可能是国家水生保护动物。”赵吉阳道:“我想让陈放去县渔政站确定一下那种细鳞鱼是不是保护动物,如果是保护动物,那以后就别去抓了。如果不是保护动物,那就还好。”

    赵郝帅也愣住了,想起陈放今天早上在池子里捞了不少,问:“陈放卖了多少钱?”

    “今天卖了26万。”赵吉阳小声说。

    “草。”陈焕猛地就站了起来:“这个混账……”

    抓鱼这个事情,抓野生鱼,太正常的不过的事情了。

    农村里,谁没有抓过野生鱼啊?

    云溪镇,还有养鱼鹰的人家,乘坐个竹排在河里面抓鱼。

    现在,抓野生鱼的挺多。可尼玛抓的是好几千块钱1斤的野生鱼,这就是问题。

    “陈放。”陈爸进来厨房,吼道。

    “啥?”陈放脸皮轻轻抽搐。

    “老实说,你哪里抓的鱼?红岩溶洞那边有没有鱼,我会不知道?啥鱼啊,四千块钱1斤?你还敢一次性卖出了二十多万,想吃牢饭是不是?”

    “哪有这么严重。”陈放看着老爸。

    “那个鱼万一要是保护动物,你就麻烦了。”

    “真不是保护动物。”陈放非常确定。

    空间细鳞,骨头软的,比鲟鱼的骨头还要软。像极了软骨鱼的口感……

    但已知的软骨鱼,绝大部分生活在海洋。淡水软骨鱼很少很少,陈放在网上找了一圈,淡水软骨鱼也就找到鸭嘴鱼、魟鱼……

    软骨鱼都是很古老的种类。

    至于中华鲟,那都是硬骨鱼。

    空间细鳞鱼很奇怪,头部有硬骨。身体是软骨……

    这种鱼,网上根本找不到类似的。

    陈放基本上可以肯定,空间细鳞鱼是一种未知鱼类。而未知鱼类,可没有明文规定一定要保护。

    “万一呢?”陈爸翻了个白眼,盯着陈放:“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是保护鱼类,跟你说,你就麻烦了。”

    “那怎么办?”陈放看着老爸。

    “下午,你带上几条鱼到县渔政站,找专门的人鉴定一下。”

    “这种鱼,我网上找不到一点资料。估计渔政站的人应该也不知道……”

    “让你去,你就去。主动去找渔政站,万一要是保护动物,也有个缓和。老实说,你已经卖多少钱了?”

    “不多。”

    陈爸深吸了一口气:“不多,那是多少?”

    陈放挠了挠下巴:“四十来万。”

    “靠。”陈爸无语了:“你这回来才几天啊,就一个野生鱼,你已经卖了四十几万?挺能干啊。”

    陈放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就挺郁闷……

    陈爸也挺郁闷的,本来还不在意,可一种野生鱼,陈放就卖出了几十万。

    陈爸是有经历的人,有些事,看着很平常。如果没有人找你麻烦,没有过问。但如果被人找麻烦了,就真的麻烦了。

    “小放,听你爸的,下午去渔政站看看。”赵郝帅也道。

    “这种鱼,应该是一种未知鱼。”陈放将细鳞鱼的特点说了一下:“我认识一位研究鱼的教授,最近几天我正好要找他办点事情,到时候过去请教一下他。”

    “别过几天了,你下午就去。”

    赵吉阳在旁边使劲点头,带着恳请的眼神:“嗯嗯,先去确定一下。”

    空间细鳞鱼的鱼刺粗,软,能嚼烂。

    这种鱼,倒是和九肚鱼有些相似。九肚鱼的鱼刺,软如毛发,可以嚼烂。

    空间细鳞鱼的鱼刺,还要更脆软一些。

    赵吉阳从陈放爸爸后面探头出来,说:“我陪你一起去。”

    陈放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好吧,下午去磐江。”

    赵吉阳嘟嘴,卖着萌,害怕陈放生气。

    陈放知道赵吉阳是关心自己,细鳞鱼,万一真是保护动物,没有人关注就好,只要有人关注,也真是个麻烦。

    而4千元1斤的鱼,想不被关注都难。看看国内,有哪几种鱼可以卖到千元1斤。

    上千元1斤的鱼,野生,基本都是保护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