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蜀臣 > 第143章、万人敌
    “挡我者死!”

    魏将军王双带着舍我其谁的气势,决绝且勇猛的匹马豕突在前。

    亦让让随在身侧的亲卫骑皆血脉偾张。

    “杀!”

    他们都张口怒吼着。

    将生死皆抛去九霄云外,义无反顾的踢着马腹一往无前。

    虽才区区四五十骑的规模,振奋起来的气势,却丝毫不亚于迎面而来的五百汉骑。

    “呜~~~呵!”

    皆以武都氐人组建的汉骑,亦然不甘示弱,打着唿哨气势如虹而来。

    或许,是双方那犹如三伏天响雷般的怒号刺破了苍穹,惊醒了沉睡的上苍。是故驱散了密布的彤云,将圆柱形的阳光投射在两股骑兵即将交锋的雪地上,给予了即将搏命的人儿们,演绎人世间慷慨悲歌的最高礼赞。

    张苞心胸中的热血,亦然随着战马驰骋的颠簸,一波紧接着一波弥漫满了身躯。

    最终汇聚在双眸中。

    让他死死盯住了,身披将领甲胄的将军王双。

    因为他觉得,手中先父所遗留的丈八马槊,似乎正在畅享着刺破朔风的淋漓尽致;似是在激动欢呼着即将饮血的雀跃。

    先父,乃“万人敌”也!

    于当阳之长阪,领二十骑据水断桥,瞋目横矛而呼死战,让号称所向无前的逆魏虎豹骑,无一敢近前者!

    他少小便习武,个人的骑射功夫不曾有一日懈怠,更不会有辱先人之名。

    大汉功勋二代子弟中,论督领全军调度之能以关兴为魁首,论统领骑卒之能赵广当先,论能得士卒死力霍弋当人让。

    但,若是以个人勇武论,他无人可争锋!

    今恰逢岂会,当沙场奋勇争功,扬我大汉好男儿之威!

    斩将夺旗,上可忠节报国家,下可彰门第荣光!

    “燕人张文容在此!逆贼速来受死!”

    纵声咆哮,他双腿一夹马腹,单手将丈八马槊拽在身侧,猛然往王双冲了过去。

    其锋,端的勇猛无比;其势,端的振奋人心。

    那边的将军王双,豪气不减,二话不说便微微拨转马头直冲而来。

    两马即将交错之际,王双眼疾手快的将手中长矛往前突刺,“蜀贼受死!”

    闪耀着阳光的矛尖,借着马力如毒蛇吐信般,嘶起了尖锐的破空声。

    看得出来,他是决死而战了。

    如此丝毫不留余力的进攻,完全是以命换命的打法,丝毫不顾己身是否同样会被马槊捅穿。

    尤其是对方手中的马槊更长、更先一步刺入自身胸膛。

    事实上,王双在赌!

    戎马近二十年的他,历经过尸山血海,早就有了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的觉悟。

    他从来都不畏死。

    所以也敏锐的捕捉到了一缕生机。

    对方那位将率,太年轻了。

    从容貌与胡须便可看得出来,尚未至三旬。

    如此年轻,便手提着千金不易的马槊,必然是逆蜀的勋贵子弟,亦舍不得与他以命搏命!

    毕竟,此战蜀军已然胜了。

    斩将不过是此场战事的锦上添花,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太过于不值。

    而且,逆蜀围剿过来的骑兵如此之多,甫一交锋时,若不能将他一击而杀,尚可继续追逐合力而杀他,何必争一时呢?

    带着如此思虑,他用决绝的胆略,向死而生!

    壮哉!

    其为不辞生死报效曹魏的忠义,真乃当世之豪杰也!

    而张苞目睹逐渐迫近的矛尖,却依然不减马速,亦然没有错开身体。

    看似,用自己的胸膛,去迎接王双的矛尖一样。

    就是脸庞之上,悄然闪过了一丝轻蔑。

    说时迟,那时快。

    奋力驰骋的两匹骏马,马首即将逼近之时,张苞从胸腹中涌起一口气,让舌绽春雷。

    “呔!”

    一直用右手拽着在身侧的马槊,猛然从下往上撩起,左手也一下子抓住了槊杆的末端,奋力左侧拉,让长达三尺长的锋刃,化作如一道匹练瞬间跃起。

    “锵!”

    肉眼可见的火星,伴着令人耳鸣的声音闪耀。

    张苞手中马槊锋刃,狠狠的撞击在了突刺而来矛尖与矛杆咬合之处。

    藏在犹如熊罴身躯的巨大力量,以及从下往侧而挑开的暗劲,让将军王双两手的虎口猛然挣裂,殷红一片。

    亦无法控制握住手中的长矛。

    只见那长矛猛然被弹高,随着对方的力气跃上头顶,让他胸腹与脖颈皆无有防备!

    而张苞的左手,立刻就松开了马槊的尾部,化掌为拳击在柄末端,让已经被反力震得高高扬起的的马槊,猛然往前窜。

    右手一松,一紧。

    便是恰到好处的,握住了槊杆的末端。

    当即,就是手腕一番。

    跨坐在战马上的腰身,也配合往左边侧,用腰腹的力量,让长长的马槊在半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

    就随着右臂之力,将那长达三尺的马槊锋刃,猛然往后砍去!

    此刻,两马交错而过的距离,不过是堪堪一个马身而已。

    刹那间,三尺长的刀锋,直接就丝毫不差的,吻上了将军王双的脖颈处。

    人头,被巨力砍断,横飞而出!

    乌红的血,被腔腹的挤压下,从断头的脖颈之处,冲天喷起!

    让将魏将军王双尸身,徒然保持着端坐的姿势,随着驰骋而过的战马冲锋惯性,一直冲出了近十丈之远,才抽搐着斜斜落马。

    “将军威武!”

    顿时,所有的汉军骑卒,猛然异口同声吼起了一记喝彩。

    “战!”

    一个战马交错而过,便将敌将斩落马下的张苞,也纵声高呼。

    豪迈万分的,继续驱驰战马而前。

    是故,他便迎来了狼狈不堪。

    魏将军王双的亲卫骑,见自家将军被斩落马下,人人皆红了双眸。

    亦皆拨转马头,怒吼连连,皆执矛拔刃,不顾性命的蜂拥向张苞奔来。想群起杀了张苞,为王双报仇、让他们的主将得以安息。

    蚁多咬死象,一时之间,张苞险象环生。

    自然,身为骑将的杨霁,是不会让他被围攻至死的。

    “呜~~~呵!”

    他高呼着羌氐冲锋的呼哨,高高扬起了环首刀,领着身侧的亲卫骑斜插而入,将那些魏骑从张苞身侧冲散。

    一刻钟后,马蹄声消弭。

    四五十骑魏军在五百汉骑的围攻下,皆战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