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第475章 要爬大山
裴强喜欢胡铭晨,不仅仅因为他是宋乔山给介绍进来的,与胡铭晨这种不服输的倔强和坚持也有相当大的关系。

要是胡铭晨娇滴滴的,怕苦怕累,不敢迎接挑战,那他早就被裴强给赶走了,山狼突击队根本就不允许那种人存在。山狼突击队的人,随便拉出一个来,那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打不垮,累不爬。胡铭晨不可能与山狼突击队的这种精神相违背和冲突。

如果说上一次胡铭晨接受的训练是魔鬼训练的话,那么这次暑假,他接受的简直就是地狱式训练了。他就算年纪不大,裴强也没有同他客气,训练任务量不打丝毫的折扣。在与其他人的对练过程中,一样的没有人对他让手。

反正从第一天开始,胡铭晨就全身伤痛,脚手近乎抬不起来不说,身上还被摔得像散了架似的。

基础训练加倍,只要咬咬牙,忍耐忍耐再忍耐,还能勉强挺过。可是以一敌二的对练,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胡铭晨近乎就从头到尾没什么还手的余地。

说那些队员完全没让手也有点点不是事实,开始几天没让,后来还是让了的。

开始几天,两场下来,胡铭晨就鼻青脸肿完全不成人形,一个清朗帅气的小伙子,就被打得同个猪头没啥区别了。他甚至眼眶挨了一拳,使得右眼都变得睁不开。

再往后,战友们就很少采取直击的方式,更多采取将他摔在地的方式。所以胡铭晨才会像散了架似的。

“还挺得住吗?”半个月后的一天,胡铭晨受伤到医务室进行治疗,裴强从外面进来坐在病床边问道。

“精神上我是绝对挺得住,就不知道身体上......是否还行,我感觉我的骨头就像是全部断了一样,这两个月挺下来,我怕我已经走不出这所军营,得到医院住一两个月才行。”胡铭晨有气无力的躺在病床上道。

“有那么夸张吗?”裴强不但不表示同情,甚至还露出调侃和怀疑的神情。

“有那么夸张吗,有那么夸张吗,挨揍的又不是你。要不你每天同他们七八个人不留情面的对练试试。”胡铭晨嗤之以鼻道。

“那怎么着,你不打算练了?有点打退堂鼓?”

“才没有呢,我那只是描述一个事实。我已经说了嘛,精神上,我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我有顽强的意志力。但是身体上的部分就不是主管能够完全控制的了嘛。”

“得,你就别诉苦叽歪了,你现在受了伤,我让你休息一天,一天之后,我们再继续,要是一个月下来,你还留在这里,那我就带你去野外训练,不用再天天找人对练。”裴强道。

“那我无论如何一定会坚持下来的。”

一个月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虽然胡铭晨每天都过得度日如年,可是一转眼,时间还是过去了。胡铭晨就像是被扔到下面是熊熊火焰的大铁锅里的肥肉一样,他是熬过来了,可是全身肤色和肌肉也都变得不一样。

既然胡铭晨熬过了一个月,那么裴强就兑现诺言,真的在去野外训练的时候,将他带上。

“强哥,我们不是去野外训练吗?干嘛还要去机场啊?机场算是野外吗?”坐在绿色的军车上,见到车子是往机场方向开,胡铭晨有点纳闷。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别忘了纪律,只需要服从命令就行。”这回裴强没有给胡铭晨好好的做解释。

镇南以前只有一个军民两用的机场,可是后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一个机场市场实在很难担负现实的需要,尤其是民用航空的需要,因此在原来机场的旁边新建了一座全新的机场,97年动工,两千年完工。新机场建成之后,原有的老机场就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个军方使用的机场,新机场则担负起了航空市场的需要。

胡铭晨他们乘坐的军车,在到了两个机场的分叉口后,选择朝左边,去往老机场,也就是军用机场。

军车直接开进停机坪,在那里,已经停放着一辆运---8运输机。

此时那辆运---8运输机的后舱门打开,军车直接停在门口,山狼突击队的队员下车之后,没有谁做特别的安排,他们就带着自己的装备行李很有秩序的登机。

胡铭晨想问裴强,他们这到底是要去哪里,可是一看他那板着的表情,胡铭晨又忍住了。

既来之则安之,随便吧,反正他应该不会把自己给卖了。

以前胡铭晨没坐过这种运输机,运---8是仿制安---12而来,等跟着进了机舱之后,发现连正规的椅子都没有,就是两边有两排可坐的板子而已,至于民航机该有的飞机餐那些,更是想也别想。

“旁边有带子,一会儿飞机起飞和降落的时候,拉着带子就可稳住。”裴强坐到户名的旁边,将军用行李袋摆放在面前道。

胡铭晨伸手往旁边一摸,固然摸到了一条粗糙的帆布带。

“我还以为会像公交车一样有扶手,结果却只有这么一条带子,我们国家应该开发出更加强大的运输机才行啊。”胡铭晨道。

“你以为开发一款飞机那么容易啊,设计验证就起码十来年,再说了,这是军用运输机,舒适性并不是第一考量,方便拆卸,方便运货,那才是重点。你要有本事,那你去开发一款像美国那样的好的飞机出来啊,切,有坐就不错了,总比开二十几个小时的车强。”裴强瞪了胡铭晨一眼道。

被裴强这样一挤兑,胡铭晨就哑火了。举国之力都难以办到的事情,他一个小小的中学生,怎么可能。

登机后一刻钟,机舱门关闭,飞机开始起飞。

拉着裴强说的那一根带子,身子的确容易稳住,不至于会歪偏。可是让胡铭晨真正受不了的是那噪音。

轰隆隆,轰隆隆的噪音,弄得胡铭晨耳朵好不难受,直到飞机爬高了之后,保持一定的平稳了,那个噪音才得以减缓降低。

这时候胡铭晨发现,旁边的人都从耳朵里掏出一些东西来,有人是棉花,有人是耳塞,有人干脆是纸团。

靠,都没有人告诉他可以这么干,怪不得面对噪音,他们一个个气定神闲,还以为他们很适应了,所以才如此,原来人家是有方法。

“强哥,你们也太阴了嘛,告诉我带子,怎么不告诉我弄点东西塞耳朵呢?”胡铭晨朝身边的裴强抱怨。

“呵呵呵,就是让你体验一下是什么感觉嘛,告诉你带子,是怕你摔倒我还得去扶啊。”裴强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你......我体验不体验有什么,太坏了,连个小孩子都欺负。”胡铭晨被呛得有些无语。

飞机在空中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开始降低高度,看来是要降落了。

十来分钟后,运输机降落在了一个山区小型机场,胡铭晨从飞机上下来,第一个感觉就是凉,第二个感觉就是荒凉偏僻。

放眼望去,远处的前方是一排排巍峨的高山,这高山就高山吧,现在是夏天,竟然还能看到山尖上覆盖着一层白雪,怪不得胡铭晨会觉得凉。通过体感,胡铭晨觉得,这里的气温和镇南比起来,起码低了十四五度。

“强哥,这到底是哪里啊?怎么还能看到雪,现在可是七月呢,喜马拉雅山吗?”胡铭晨遥指着远处高耸巍峨的雪山问道。

“这里在地图上是没有地名的,翻过右手边的大山,就进入藏区了。你不要以为只有珠穆朗玛峰才会终年积雪,除了珠穆朗玛峰,我们国家常年有积雪的山还很多。”

“你所说的野外训练不会是爬这些山吧?”胡铭晨追问道。

“小子挺聪明的啊,居然不用我说就知道了,不错,看来你是有心理准备了。”裴强拍了拍胡铭晨的背,说完后就走开去。

心理准备,心理准备个鸟啊,老子连物质准备都没有呢,防寒服,氧气瓶,巧克力啥的,统统没有。那些山是登山运动员爬的啊,咱们去爬那些山干什么,吃饱了撑的。

还有,这上面条件那么简陋,万一出现高原反应怎么办,那是会要人命的啊。

胡铭晨还以为裴强说的野外只是普通的山里或者河边,哪晓得是来爬雪山,坑,真的是太坑了。

“你还傻愣着干什么?你不嫌冷啊,你要是喜欢呆,那你呆这里,我们走了哦。”裴强坐进了一辆前来迎接的军车,从窗口探出脑袋朝胡铭晨大喊道。

“我呆这里干嘛,等飞机吗?等等,等等我。”胡铭晨拔腿就跑。

“慢慢走,慢慢走,不要跑,你得有一个适应过程才行。”裴强压了压手道。

还好,胡铭晨没有什么不良反应。

对高原的适应能力,来自山区的就比来自平原地区的人来得强,所谓高原反应,对于常年生活在高山区的人来说,就不会是什么问题。

这种修建在小山顶上的机场十分空旷,而且对外链接的那条路陡峭狭窄,冷冷清清的,除了胡铭晨他们乘坐的军车,就没有其他车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