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唐悠悠季枭寒) > 第1911章 就是来吵架的
 何嘉轩下了班后,被父母叫回去吃晚饭,两个可爱的女儿围绕在他的身边,他终于能感受到一丝家庭的温暖了。

何母突然走过来,两个小女孩跑过去抱她的腿,她立即催赶:“好了,去找阿姨玩吧。”

何嘉轩看到母亲对两个女儿的态度大不如前,他直起身,脸上笑容有些结冰。

“她肚子还是没动静吗?”

何母皱着眉头问儿子。

“妈,你别再催了,我跟她最近关系闹的有些僵,暂时不可能有孩子的。”

何嘉轩无比烦躁的说道。

“很僵?

怎么个僵法?

她是不是又耍脾气了?

这女人,生儿子的本事没有,天天就知道严管你,真是家门不幸,娶了只母老虎回来,让家宅不宁。”

何母顿时就叨叨上了,夏舒然结婚后,就跟何母扛上了,在何嘉轩的面前争宠多年,可一山不容二虎这个道理,她显然是不明白的,只要何母在的一天,她就别想在何家当女主人,可她也不甘心,天天就挑战婆婆的威严,生了女儿也直接扔给婆家带,她继续过她的潇洒日子。

“妈,我想跟她离婚。”

何嘉轩突然开口,这件事情,他考虑很久了,谁也没说,但母亲是真心替他着想的,他只能跟她商量。

“你考虑清楚了?”

何母非但不生气,还很支持的看着他:“离婚现在是常态,我们何家肯定要有儿子继承家业的,我当然是支持你,只是……那女人答应吗?

万一她闹起来,会不会对公司有影响?”

“放心,我会想办法让她主动离婚的。”

何嘉轩眼睛里闪过狠意。

“好,你离吧,其实,就算你不离,我也都打算叫你去外面先找个女人生个儿子再说。”

何母还是挺开心的,婆媳大战,她肯定是赢家。

“妈,夏心念回国了。”

何嘉轩现在脑子里根本容不下别的女人了,他对夏心念还有一股执念,如今见她华丽回归,他心里就痒了起来。

“你怎么还对她念念不忘?

你这没出息的东西。”

何母顿时黑沉了脸色。

“妈,当年我跟夏舒然结婚,看中的就是她背后的家门,我对她本来就没有感情,可我对夏心念不同,我喜欢过她。”

何嘉轩面露羞惭之色。

“我不管你喜不喜欢她,你别再找她了,她肯定也不会再喜欢你。”

何母严厉的提醒他。

“如果我把当年的错误,都推在夏舒然的身上,她肯定会原谅我的,妈,如果我还会再娶的话,我会考虑她,我跟你说这些,只是告诉你一声。”

何嘉轩说完,就拿了外套,直接出门了。

何母气的脸都黑了一片,可是,儿子毕竟是她的心头肉,不管他怎么胡来,她其实都不会真的动怒。

“夏心念?

她回来干什么?

难道是回来复仇的?”

何母心头一惊,顿觉的这件事情很不对劲,夏心念说不定故意回来拆散他们夫妻关系的。

夏心念算是被季家肯定了,她也算是吃下一颗定心丸,目前她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心把工作做好了。

第二天,夏舒然就过来取她定制的礼服了,她依然全身名牌的过来了。

她过来的时候,在前台听到设计大赛的事情,她神情一变,没想到这家公司这么重视夏心念,要派她出席大赛。

夏舒然听了,内心更加不舒服,自己这些年,养尊处优,过着富太太的生活,不为生活所愁,可同时,她也停在原地不前,不像夏心念,现在有点名气,哪怕她不需要依靠男人,她也会为处己搏得一个良好的前程。

夏舒然忍不住后怕起来,哪怕她现在手里有钱,娘家有靠,她却还是觉的自己在舒适圈待惯了,将来比不过夏心念。

“带何太太去试衣服吧。”

夏心念看到夏舒然的第一句话,就对助理交代。

夏舒然见夏心念根本没正眼瞧自己,她顿时不爽,便直接在夏心念的办公桌对面坐了下来。

“夏心念,你有儿子的消息,嘉轩知道吗?”

夏舒然故意威胁她。

夏心念抬头看她一眼,立即拿出手机,在手机上编了一个短信发了出去。

“不管他以前知不知道,现在,他知道了。”

夏舒然目光扫过那条短信,顿时气到脸色扭曲,夏心念竟然发这种消息给何嘉轩,她这是有多自信啊。

“你上次不是攀上季家大少爷吗?

怎么没见他公开你们的恋情啊?

是不是因为你有个儿子,他嫌弃你了?”

夏舒然气不过,更加嘲讽的问她。

夏心念知道夏舒然现在是心里不痛快,想找她晦气,她也不想动怒,只是淡淡道:“你这么关心我的私生活,是想干什么?”

“总之不是想关心你。”

夏舒然黑着脸色说道。

“既然你来了,那行,我有件事情要问你,爷爷留下的遗嘱在哪?

我想看看遗产分配的情况,我父亲在夏家的股权,你问问叔叔,看看什么时候有空给我打过来,我想拿去搞点小投资。”

夏心念心平气和的跟她说道。

“什么?

夏心念,你父亲死多久了?

你知道夏家能有今天,全是我爸的功劳吗?

你什么都没有付出,就想来分钱?

你脸可真大。”

夏舒然顿时受刺激了,像一只发怒的母鸡似的,尖着嗓子朝她吼叫。

夏心念往椅背处一靠,双手环在胸前,看着她怒气腾腾的脸色,她俏脸一冷:“如果你保证从现在开始不出现在我面前,我可能会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可你一二再的跑我面前来耍横,我还真的想把这笔帐好好算算,当年你跟何嘉轩如何陷害我的,也要一块儿算。”

“夏心念,你拿什么来跟我算?

我该让嘉轩过来看看你的真面目,别以为你长着一张清纯的脸,就无欲无求,你到最后还是不为了要钱。”

夏舒然其实就是过来吵架的,婚姻不幸福的女人,一肚子的火气,她现在就是想找夏心念大吵一架,让夏心念拿也泼妇的样子,这样,男人也是会嫌弃她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