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80章 爱之入骨
 女孩子肌肤白嫩,泪水滑落的样子,就像水晶滴落,衬着她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美的令人窒息。

慕唯丞有那么一瞬间,竟觉的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深幽的双眸,竟无法从她那张俏美的脸蛋上移开,他就这样窘态的盯着她看了几秒,最后,才突然想到要回答她的问题。

“你从哪听说的,不好好读书,小小年纪就学人八卦了?”

慕唯丞语气依旧是淡然的,无波无澜,仿佛凌暖暖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个邻家调皮的孩子,勾不起他对她的关注。

“你别管我是从哪知道的,你只要回答我,这是不是真的,如果是,那我以后就不打扰你了,我也不想跟你做朋友了,你跟我断交是对的,这样才对你女朋友公平。”

凌暖暖眼角的泪珠滑的更凶了,她抬起手背,胡乱的抹了一把,粉润的唇片被洁白的玉齿紧咬着,咬的死死的,唇片处都泛了一抹苍白色。

慕唯丞听完她的话,突然之间,觉的眼前这个女孩子长大了。

这一认知,令他心脏怦然狂跳着,在他印象中,凌暖暖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任性娇气,又脆弱可爱,让人拿她没办法。

可突然之间,夕日那个只会哭鼻子的小丫头,突然间跟他聊着成年人的话题,这种感觉,竟叫人心口闷热,慕唯丞俊脸瞬间多了一抹惊慌之色,他只能转开了身,不让她进入自己的视线里。

“这是我个人的私事,我不方便告诉你,你大哥受伤了,你该去关心他。”

慕唯丞的声音突然沉了下去,甚至带了一丝的距离感,让人没有勇气继续再探问下去。

凌暖暖当然知道大哥受伤了,她刚才和父母去了办公厅看他,回程的路上,她这才有机会逃到这里来找他的。

“我哥受伤的事情,跟你大伯有关系吗?”

凌暖暖突然惨白着脸色问他。

“我不太清楚。”

慕唯丞不敢直接回答她。

凌暖暖突然生气说道:“麻烦你跟你大伯带句话,让他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了,有本事就跟我大哥公平竞争,总是在背后耍阴招,算什么本事。”

慕唯丞被她的话训的俊脸有些无光,这才转过头来,与她怒气冲冲的俏脸对望着:“凌暖暖,我的话,我听见了,你回去吧。”

凌暖暖见他总是赶自己离开,如果自己还不识趣的转身,那简直就是在自取其辱了。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临走的时候,凌暖暖突然回过头望着他问,那双清澈的眸光里,充满着一丝希望。

慕唯丞看着她,心脏揪紧,好一会儿,他才点了点头:“当然会见面,圈子就这么大,总会有碰见的时候。”

“慕唯丞,在你眼中,我是不是从来就没有长大过,你一直当我是小孩子?”

凌暖暖不甘心的再问一句,她是真的想知道,这个男人是用什么样的眼光在看待她的。

慕唯丞俊脸一愕,没想到她竟然还问这种问题,果然是孩子心性。

“你今年十八岁了,不再是小孩子了吧。”

男人低沉着嗓音说道,像是在喃喃自语。

“对,我十八岁了,我也成年了,我不是小孩子。”

凌暖暖故意又强调了一遍:“从现在开始,我也可以交男朋友了。”

慕唯丞又是一惊,那双沉沉的双眸中,闪动着复杂的光芒,听到她说交男朋友时,他竟觉的心头慌乱。

“是吗?

看来,你有喜欢的男生了。”

慕唯丞勾唇轻笑了起来,故作好奇的问她。

凌暖暖俏脸呆了呆,玉牙又不由自主的咬紧了下唇,一双美眸含怨带怒的瞪他一眼,随后,一句话不说,转身快步的离开了。

慕唯丞没想到自己问的话,她竟不答,他不由自嘲的笑了一声。

凌暖暖捏着两只拳头,快速的走出了医院的大门,门外,司机大哥和两名名镖等候在那里,看到她走来,替她打开了车门。

凌暖暖坐进了车内,那张漂亮的瓜子小脸上,突然皱了起来,下一秒,她捂住了唇,无声的哭了起来。

“混蛋!”

凌暖暖莫名其妙的骂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骂他。

慕唯丞一个人僵直着身躯,站在亭子里,目光盯着水面,内心乱成一团。

他没想到凌暖暖会主动的跑过来找他,她的到来,惊扰了他平静的湖面,让那涟漪越扩越大,直至淹没了他的心田。

“我一定是疯了。”

当满脑子都被她那哭泣的小脸占据着,慕唯丞有些生气的骂自己。

当年跟凌暖暖认识,只是因为他是凌墨锋的妹妹,凌墨锋非常的宠着这个妹妹,去哪都让她跟着,久而久之,凌墨锋身边的朋友都跟这个小丫头打成一片了。

慕唯丞就是其中一个,那个时候,凌暖暖天真可爱,能歌善舞,真的很招人喜欢,不过,却也娇气,动不动就爱哭鼻子,而且大部分都是哄不好的那一种。

慕唯丞也有妹妹,但他的妹妹是个文静的好孩子,不吵不闹,还学习优越,凌暖暖跟他的妹妹简直就是两种教材,妹妹慕芸是正面的,而凌暖暖就是反面的,她总是充满精力去折腾人,慕唯丞当年就被她折腾了很多次,不管是扎小揪揪,还是涂指甲油,更过份的是有一次,凌暖暖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套化妆品,还想拿他当试验品,吓的慕唯丞几个月不敢见她。

原本,这种反面教材,是让人敬而远之的,可凌暖暖却有一种魔力,想让人越靠越近。

慕唯丞第一次察觉到自己内心想法的时候,是在凌暖暖去新学校那天,她十三岁,学校举办欢迎晚会,凌暖暖有个领舞的活动,凌墨锋为了替妹妹撑场面,就带了几个朋友混入了学校内,在台上,慕唯丞第一次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凌暖暖,她不再闹腾,反而像精灵一般,穿着华美的衣裙,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像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美的叫人不舍得眨眼睛。

一直到多年以后,慕唯丞偶尔还是会去想那天晚上的画面,他甚至记得凌暖暖忘记谢幕被同伴拽回来的羞窘样子,可爱又调皮。

那一晚过后,慕唯丞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不敢再去跟凌暖暖见面了,他开始疏远凌暖暖,只要她会出现的场合,就再也见不到慕唯丞的身影,正好那个时候,凌墨锋出国求学,慕唯丞则考取了军校,没有了凌墨锋在中间当桥梁,两个人几乎没有任何见面的理由了。

不过,却还是会在偶然之间碰见,慕唯丞却只能装冷漠,让凌暖暖识趣的离开。

这种关系,一直到今天,慕唯丞已经躲了她快五年了,这五年,他一直拿工作和梦想来充实自己空虚的心,以为忙起来,就能把过去忘的一干二净,他不能跟任何人提这件事情,连最亲近的妹妹,他都只字未提,他羞窘,害怕,觉的自己心灵邪恶,不配去拥有美好的爱情。

男人越想越乱,重重的一拳打在了旁边的圆柱上,指尖的疼痛,这才缓解了他满脑子的胡思乱想。

他伸手取出了钱包,打开,从最里面的一个夹层里,取出了一张小小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可爱的女孩,慕唯丞呼吸越来越重,突然,一阵风吹了过来,把他手里不敢用力去拿的照片吹跑了,他浑身一震,转身,就跟着那阵风,直接跳入后面的水池里去了,他在水里,紧张小心的把那张照片重新捡了回来。

旁边有几个小朋友被他这疯狂的举动吓住了,立即转身跑去找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