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70章 局面的僵持
 突来的暴乱,令场面一时间失了控制,不过,凌墨锋的保镖也不是摆设,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阻挡住了那群激烈疯狂的男人,可惜,那群人面露狰狞凶狠,仿佛今天就是冲着凌墨锋而来的,必须要他死。

一名矮小的男人,在同伴的帮助下,胜利的从一群挡过来的保镖和工作人员之中逃了出来,凶狠的朝着凌墨锋的后背刺去。

杨荷早就被吓呆了,可当看到那个人手里拿着刀扑向凌墨锋的那一瞬间,她心里一个念头快速的闪过,这是她的机会……“先生,小心!”

杨荷迅速的想要将凌墨锋推开,可惜,被推开的却是她,凌墨锋原本是可以躲开身后那把刀的,却因为杨荷想转身替他挡下,让凌墨锋为了推开她迟疑了一秒,那把刀就在他的手臂处用力的擦了过去。

鲜血在下一刻染红了凌墨锋西被割破的衬衣,杨荷被他用力推开,整个人扑在旁边的墙壁上,她惊愣住了,一回头,就看到那个伤了凌墨锋的男人被旁边赶过来的卫兵给强行抓住了。

这场袭击发生的太快了,眨眼之间,就被制服,可也就在这分秒之中,凌墨锋的手臂被刀割伤了,他俊脸血色瞬间抽退,痛楚占据了他所有的神经。

楚冽惊心的大喊了一声:“先生,你受伤了?”

那群爆乱的男人也被迅速的制服了,可一个个却还非常激烈,愤恨不平的瞪着凌墨锋,其中一个人咬牙切齿的大骂:“流点血算什么,我们这些炮灰迟早要替他铺路,他没死,我们就活不成了。”

这些人的激进言词,惹来旁边几名工作人员恼火的上前狠踢了两脚。

“住手!”

凌墨锋一声低喝,威严中又透着一份仁慈。

“先生,你手受伤了,先去医务室止血吧。”

楚冽已经对旁边的人打手势了:“叫医生过来,快。”

凌墨锋沉着表情对旁边的人交代:“把他们先关起来,回头再审,但不能对他们施加暴力。”

“是!”

旁边生气的工作人员,只能听从命令,把这群人全部都带走了。

杨荷惊恐不安的站在门旁,手指在发颤,头发也有些散乱,她本想着借刚才的机会,能够救凌墨锋一命,哪怕她受重伤也好,可事实上,她却没办到,反而让凌墨锋救了她一次,他的手却因此受伤了。

她看着地板上掉下的那些血迹,浑身都还在发抖,表情有着惊慌,害怕,心疼。

凌墨锋从她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杨荷立即哭着跑过去道歉:“对不起,副总统先生,是我太没用了,我连累你受了伤。”

凌墨锋目光并没有在她的脸上停留,只淡声道:“不关你的事,去工作吧。”

“不,是我害了你,我的错,副总统先生,让我来照顾你的吧,我良心不安。”

杨荷哭的更加的伤心了,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抬起眸,眸底一片情意。

楚冽在旁边冷下声音说道:“你要救先生的心我们能理解,可也该量力而为,下次不要再冲动了,先生伤情严重,麻烦不要再这里挡路了。”

楚冽说完,就直接护着凌墨锋往电梯处走去,刚到二楼,几名医生就急步的跑了过来。

“快帮先生看看。”

楚冽赶紧让他们在旁边一家会客室内坐下,给凌墨锋的手臂止血包扎。

医生打开了医药箱,拿出了工具,凌墨锋受伤的是右手,伤口有四五厘米,所幸伤口并不深,没伤及骨头,只是皮肉割伤,可必须立即消毒缝针,进行止血处理。

“先生,你得忍一下,我们先给你做麻药处理。”

几名医生也是非常的专业,面对这种情况,他们也稳住气,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替凌墨锋把伤口处理好。

凌墨锋此刻也有些失血过多,他合着眸,点头:“麻烦了。”

楚冽在旁边看着,也是心急如焚,这群人简直就是暴民,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副总统先生,趁机下手行凶吧,真不知道他们背后的指使者又是谁,难道还是那个人吗?

凌墨锋在一楼遇险受伤的事情,并没有迅速的传开,因为凌墨锋交代过,这件事情要暂时封住消息,毕竟,这并不是一个光荣的事。

加上现在又是中午时分,大部分职员还在午休,消息传递的也没有那么快。

凌墨锋手臂上的伤口封了几针,整条手臂都是麻木的,他躺在靠椅上,整个人看上去失了精神,显的疲倦。

楚冽派了人过来把会客室门外做了严防死守,看来,有些人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了,想要在这后的关头,做这种毫无人性的反击。

“先生,要通知蓝小姐过来吗?”

楚冽知道凌墨锋没有睡着,只是在闭目养神,他小声问道。

先生受了伤,正是心灵脆弱之时,如果有所爱的人在身边照看着,他肯定也会更好受一些。

“不用,让她休息吧。”

哪怕在这个时候,凌墨锋也不希望她担忧。

“她早晚是要知道的。”

楚冽忍不住笑着提醒。

“那就让她晚点知道,这次审问,交给你来吧,听他们的话意,如果今天我没死,他们就得死,肯定受人威胁了,不然,也不会发了疯似的要来杀我。”

凌墨锋缓缓的睁开双眸,目光盯在窗外的某处,神情却严厉了几许。

“是,我亲自审,一定从他们的嘴里把幕后人给撬出来,真是无药可救了。”

楚冽越想越气,有本事就该公平竞争,总是玩这些阴险手段,太不要脸了。

“你觉的会跟那人有关吗?”

凌墨锋拧紧了眉宇,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由其是当他和慕唯丞见面后,他更加不愿意再看到这样两败具伤的局面,这要是闹出去,只怕不仅是全国的笑话,别的国家也会揍热闹的。

“除了他,我想不到还有别人,先生,你真的太仁慈了,他多次派人追杀你,你却一次一次忍下,这才纵容了他的无法无天,如果你哪怕稍作反击,也能挫挫他的锐气,让他不敢再肆无忌惮。”

楚冽低叹了口气,很心疼,也很气愤。

凌墨锋沉默了下去,其实,他怎么会没想过要用同样的手段去打击对方呢?

如果对方朝自己扔了一颗炸弹,他也扔一颗回去,那这个国家还有救吗?

这个局面只会更加的混乱不堪,让其他国家的阴谋家展颜欢笑,目的得逞,凌墨锋真的不愿意抱着一颗争强好胜的心去竞争这个位置,  这不是他的初忠,更不是他的治国理念。

“先生,对不起,我多嘴了。”

楚冽反省后,瞬间脸色羞愧,觉的自己刚才的话有些激进了,跟那群人的嘴脸一样,令人害怕。

“没事,你说的话很有道理,但我们还是需要冷静一下,理智一点,很多事情,不是打击报复了敌人就是胜利,说不定,会是两输的局面,这群人很可疑,他背后的指使者不一定是老总统,他目标一直针对我,所以才会令我们误会是他,可我的敌人不仅仅只有他,还有很多隐藏看不见的人,他们或者在某个国度,想趁机制造一波混乱来扰乱我国的政权,有些人只管放火,却并非一定要结果。”

凌墨锋神情越发的清醒起来,说完后,他从躺椅上坐了起来:“我得回办公室了,你让医生都先回去吧。”

楚冽怔了怔,突然理解了他的话,争权不过是办公厅里的竞争,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却也非常紧张,先生考虑的是大局,他更显的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