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64章 私下见面
 慕芸端了一杯水上楼,老总统正扶着心脏叹气,想他风光一生,到头来,一个继承认都没有,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大伯,我哥是不是又惹你生气了?”

慕芸关切的问。

“别提他了。”

老总统一脸气闷:“小芸,在国外待着习惯吗?”

“还好,大伯给我安排好了一切,我一点后顾之忧都没有,你现在生病了,我却没能及时回来照顾你,真的很过意不去。”

慕芸一脸自责的说。

“小芸,我答应过你爸爸,要好好栽培你们兄妹两个,你可给你大哥省心多了。”

老总统看到慕芸,心情好了许多,让他想到了自己远在国外的女儿和孙女。

“大伯,姐没回来吗?”

慕芸代声询问。

“我没通知她,算了,她回来我们父女也无话可说,就不让她回了。”

老总统和她的女儿因为妻子的去逝闹过情绪,父女关系不睦,这也是老总统最伤心的事情。

“大伯,我请了长假,会一直陪着你的。”

慕芸低声说道。

“好,小芸,你长大了,交男朋友了吗?”

老总统欣慰极了,关心的问她。

“没有。”

慕芸一脸羞涩。

“喜欢什么类型的?

大伯帮你物色。”

老总统笑着问。

“不用了,大伯,你就别操心我的事,我现在不考虑交男朋友,家人重要。”

慕芸可是乖乖女,她从小就让人省心,更不会乱交朋友。

“唉,女大当嫁,遇到好的,别错失了。”

老总统一想到自己没机会参加他们的婚礼,难免悲伤遗撼。

慕芸点点头:“我知道了。”

夜晚降临了,在一家非常隐私的餐厅内,一列车队驶了过来。

在一众保镖的保护下,凌墨锋快步的走进了旁边的一扇门。

拐过一条走廊,凌墨锋看到包厢的门打开了,他薄唇勾了一抹笑意,轻步走了进去。

“见个面都要偷偷摸摸的,像偷人似的。”

一把交椅背对着门,坐着一个身着休闲的男人,浓密乌黑的短发下,一张棱角分明的坚毅面容,由于常年在边区驻守,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不似凌墨锋俊脸有着贵气的白晰,他身材比例完美,体格结实健硕,若是普通人见了,会觉的有一种压迫人的气势。

“唯丞,很抱歉,这个时间约你见面。”

凌墨锋走到他的身后,低声开口。

“约我过来,不会只单纯请我吃顿饭吧?”

慕唯丞起身,与他正面对视,两个人的身形相似,不分伯仲,一个狂野不羁,一个优雅清贵,完全不同的气质,却又都带着威慑力。

“听说是你主动申请停职的。”

凌墨锋看着夕日好友,轻声叹气:“其实,这事错不在你,你没必要这样做的。”

“我大伯行差走错,我是该自觉避闲,已经四年了,我没有好好的休过假,就当我求你了,赶紧给我签字吧,让我放松一次,我保证这件事情过后,一定为你效力。”

慕唯丞的申请单子,迟迟未签下来,就是卡在了凌墨锋的办公室里,凌墨锋不想让他离开现在的岗位,不仅如此,他还有意给他升职,可偏偏,慕唯丞倔犟的自己提了申请。

“如果你考虑清楚了,我当然会签字,你大伯的事情,你心中有数吧。”

凌墨锋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了下去,伸手端了旁边的茶杯,自己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又递了一杯给慕唯丞。

“我心里早就有数了,两年前,我就知道他一定会犯错,可没想到,他会犯如此严重的错误,墨锋,我该谢谢你的不杀之恩。”

慕唯丞低头自嘲,喝下去的茶水,都是苦味的。

“你大伯病情如何?

大选过后,他的帐,还是要清算的,你得有心理准备。”

凌墨锋薄唇抿了一口茶水,幽眸朝好友看去,见他神色僵住。

“我知道。”

慕唯丞语气悲沉,紧紧的捏着茶杯,几乎将要杯子捏碎了似的:“我都知道。”

“他有意推你坐我这个位置,你想考虑一下吗?”

凌墨锋沉默了片刻后,又开口问他。

“不考虑,就算我对你这个位置感兴趣,我也不会挑在这个时候坐上去的,以后又不是没机会。”

慕唯丞自嘲的笑起来。

“你能这样想,也算稳妥,的确,你现在坐这个位置,会成为众人攻击的对象,你大伯也会连累到你,你避开才是上策。”

凌墨锋觉的好友考虑的很周全,机会随时都有,可时机却要把握住。

“好了,不提公事,我头痛,聊聊私事吧,你上次订婚,我的贺礼,你收到了吗?

满不满意?”

慕唯丞现在只想当闲人,聊俗事,坚决不参与政治争斗。

“很满意,真不知道你哪找来那么漂亮的石头,是玉吗?”

“我挖的,自己拿铲子去挖的,当然是玉,贵重着呢。”

慕唯丞神情有些得意。

“那可真的太贵重了,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就像我们的友谊一样。”

凌墨锋轻笑起来,一派正经。

“对了,你提到这事,我有一件事情,也要慎重的跟你说一下。”

慕唯丞突然严肃的表情。

凌墨锋神色为之一怔:“什么事?

这么慎重?”

“吃了这顿饭,我可能以后就不受你的邀请了,我大伯对我很失望,我在他面前承诺过,以后不跟你们凌家人来往,我得说到做到。”

慕唯丞提到这事,自己先苦笑起来。

“我能理解,你大伯恨透了我。”

凌墨锋虽然惊讶,但却也觉的理所应当。

“你不生气?”

慕唯丞俊脸闪过讶异。

“不会,你大伯对你有恩,你也该孝敬他的。”

凌墨锋不生气,只是觉的遗撼。

“以后公务上,我们还能聊天,私底下可能就尽量不碰面。”

慕唯丞苦笑说道。

“好,你决定了就好。”

凌墨锋温和的笑起来。

菜品一一端上桌,两个男人边吃边聊,气氛也很和谐。

吃完了饭后,凌墨锋就离开了,他原本是想回副总统府的,可正巧看到车子经过的路段,再往前十分钟就能到家了,他又想到自己有些时日没回去,便让司机调转了车头,朝家的方向驶去。

到了凌家,他刚下车,凌暖暖就开心的朝他跑过来:“哥,我刚才还跟爷爷打赌呢,说你今天一定会回来,爷爷便不信,我赢了,我得问他要礼物去。”

“暖暖,你怎么可以跟爷爷打赌?”

凌墨锋对妹妹表示无语。

“爷爷非要跟我赌的,我可没逼他老人家啊。”

凌暖暖一脸委屈的表情。

凌墨锋笑了起来,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妹妹的脑袋:“好了,我上楼去看看爷爷。”

“哥,你怎么会回来啊?

你才订婚,可不能冷落了嫂子。”

凌暖暖一脸好奇的问道。

“我刚和慕唯丞吃了个饭,就顺道回来了。”

凌墨锋说着,就快步往楼上走去了。

凌暖暖整个人就像傻子似的,呆愣愣的站在客厅里,轻轻的咬住了手指,喃喃道:“慕唯丞?

他回来了?”

凌暖暖的魂都仿佛丢了似的,等到她反映过来,凌墨锋已经往楼上走去了。

“该死的慕唯丞,想把我列为拒绝往来户,门都没有。”

凌暖暖立即气呼呼的一跺脚,一张俏脸不知道是羞还是气,有些红润。

凌墨锋上了楼,看到老爷子一个人坐在窗边看书,他低声喊道:“爷爷,我回来了。”

凌老爷子看到他,一双眼睛立即瞪大:“你今天怎么回来了?

暖暖那丫头肯定得瑟了吧。”

凌墨锋见爷爷越活越像个孩子,忍不住的笑起来:“暖暖刚才还说跟你打赌了,她越来越不像话了。”

“没事,我们爷孙两个就是这么无聊,可不像你,天天在办公厅忙的天昏地暗,生活充实。”

凌老爷子立即抬抬手,表示这不怪孙女的调皮。

凌墨锋坐在旁边,轻笑着摇头:“你们高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