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63章 真正一家人
 慕唯丞支开了妹妹,脸色深沉的坐在老总统的正对面,目光打量着对面瞬间苍老下去的大伯。

老总统自嘲的笑了一声:“怕我在装病?”

“医生怎么说?”

慕唯丞当然看得出来,他脸色很差,是那种病态的苍白,早没有了那意气风发的模样了。

老总统笑着摇头:“我算是活到头了,医生下了诊断,多则半年,少则月余,所以我才这么急着把你召回来。”

“这么严重,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们?”

慕唯丞神色有些激动,他生气了。

“唯丞,你真的很像我弟弟,每次看到你,我就会想他,人最害怕生离死别,弟弟正值壮年去逝,我有责任,这么多年,我照顾你们兄妹长大,希望弟弟泉下有知,能欣慰。”

老总统忍不住的感慨起来。

“你对我们兄妹的养育之恩,我没有忘记。”

慕唯丞垂下了双眸,提到父亲,神色也很悲痛。

“唯丞,我坦白了跟你说吧,凌墨锋是一定能大选成功,任职下一届总统之位,你和他曾经挚交一场,我有自信让你顶替他现在的位置,你有兴趣吗?”

老总统终于开了这个口,目光紧盯着侄子,想看到他的真实反映。

慕唯丞没料到他会突然跟他说这话,神色一闪而过的惊诧,紧接着,他直接回答:“我没兴趣。”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回答我,唯丞,你这样毫无斗志,你父亲是不会瞑目的。”

老总统感叹了一声,摇着头,一脸遗撼。

慕唯丞身躯一震,不答他的话。

“你父亲临终前,嘱托过我一件事情,他说慕家的男人,一定不能认输,他让我送你上去,让你延续我们慕家的荣耀和骄傲,你如今成年了,才华出众,年轻有为,你完全有能力坐在这个位置上,就像当年的凌墨锋一样,他年纪轻轻也受人尊敬,你觉的自己会比他差劲吗?”

老总统忍不住的出口激他,希望他能够争一口气,不能服输。

慕唯丞抬头看着自己的大伯,他眼中的期望寄托,那么的坦白直接。

“伯父,很抱歉,我不接受这样的安排,慕家的男人不认输,但也不必向谁证明什么,我身在如今的岗位上,我已经很满意了。”

慕唯丞淡然的拒绝了,甚至连考虑都没有。

“唯丞,你要令我失望吗?

你刚才还说我对你有恩,你不会忘记,你现在就要我死不瞑目是吗?

凌墨锋挫我的锐气,驳我的颜面,将我压制的死死的,我忍不下这口气,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大伯,你该替我争回这一口气,让我走的安心。”

老总统一脸悲愤的神情,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

“伯父,我不明白,权力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吗?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为何不能安心?”

慕唯丞忍不住的反驳他的言论,觉的这很可笑。

“我是在替你们小辈考虑,你还不懂吗?

我们慕家一个大家族,渗透了多少行业,每一行都依靠着我的关系,如果我一倒下,我们整个慕家都要跟着玩完,你可以清高,可以崇尚你的职业,可你别忘了,你是慕家的人,你身上流趟着慕家的血脉,你就不管他们的死活了吗?

凌墨锋是什么人,你是清楚的,他眼里容不下腐败的东西,他迟早要跟我们慕家算一笔帐,到时候,你觉的他会放过你吗?”

老总统言语激动了起来,他觉的是时候给这个侄子上一堂深刻的教育课了,他身上肩负着的责任,他身为慕家男人的使命,这一切,他都不可能轻易抛开。

“大伯,我只想问你一件事情,你必须要跟我说实话。”

慕唯丞的确把他的每一个字都听进去了,可他也有话要问。

“说吧。”

老总统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衣襟,面露严肃。

“前不久,凌墨锋去灾区慰问灾名,中途几次惨遭枪击,是你安排的吧。”

慕唯丞目光盯着他,直接问道。

老总统神情顿时大变,表情多了一抹恼色:“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说什么,你知道吗?

那些凶手手里的枪,是有人从我区的军库里盗出去的,前不久,上面派了人过来核查这事,我罪责难逃。”

慕唯丞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

老总统瞬间气急,胸口也疼了起来:“你那里流出来的枪械?

凌墨锋找人过去查你了?”

“大伯,是你犯了错,让人家有理有据的来调查我,我百口难辩。”

慕唯丞自嘲的笑了起来。

“凌墨锋他想干什么?”

老总统气的脸都急红了:“他难不成想借这事来革你的职?”

“他没有革我的职,我只是主动申请了留职待查三个月,这三个月,我可能会去军校做一名教官。”

慕唯丞淡淡的开口说道,浑然没觉的自己这样有多丢脸似的。

“你……你这是要气死我,嫌我命不够短是吗?”

老总统差一点一口气就上不来了,他没想到自己休假几日,竟然就发生了这等大事,他的侄子受训待查,他竟然都没有能力去维护他。

“大伯,你别生气,这一切都像是注定好了的,你要杀他,枪从我这边流出去,他没死,那我们就只能承担这份罪责了。”

慕唯丞耸耸肩膀,表示这一切,他都甘愿接受的。

“你个逆子。”

老总统都想打他一顿了。

“大伯别恼,谁要当总统,有能力者去当,至于副总统嘛,谁当都一样,你都干不过凌墨锋,来一个副的,怎么也是副的,他也扶不了正。”

慕唯丞一副想的很开的语气安慰老总统。

“你跟凌墨锋是一伙的?

我要被你活活气死。”

老总统此刻脸色难看之极,甚至是失望之极。

慕唯丞走过来,在他面前跪下,低着头,一脸受训的表情:“大伯,你要打要骂,我都受下,其实凌墨锋没有降我的罪,可我自知有罪,你说过,我们是一家人,你的罪罚在我的身上,我也愿意接受。”

“我有什么罪?

我不过只是想维稳,你这臭小子,你给我起来,赶紧走,我不想看到你。”

老总统抬手要打他,手却僵在半空,迟迟打不下去。

“大伯,我唯一能保证的是,此生,我不跟凌家的人来往,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

慕唯丞知道自己不孝顺,明知大伯生病还气他,所以,他只好对老总统许下承诺。

“你难道要连现在的职务都放弃?”

老总统又气的要吐血。

“不是,公是公,我不跟凌墨锋有私交了。”

慕唯丞低着头说道。

老总统往椅背处一靠,气苦道:“是啊,我忘了,忘记了你们当年感情很好,是我毁了你们这段友情,只能说现实太残酷,太多的无可奈何,好,凌墨锋这个人,你不要再跟他有交情,断了好。”

“大伯,你还好吧?

你脸色有些难看。”

慕唯丞焦急的关心他。

“你是铁了心的不继承我的遗志了,可惜我没有儿子,如果有,我一定逼着他朝我的路走下去,你是我弟弟的儿子,我不逼你,路是你自己选的,你自己好好走吧。”

老总统算计一生,到头来,却发现自己算不过命运的安排。

“那我先下去了,我让小芸上来陪陪你。”

慕唯丞不敢再继续留着,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真把大伯给气昏了。

慕芸紧张不安的绞着小手,站在楼下的客厅里,一双美眸不时的望着楼梯口。

大哥和大伯之前闹了不和,这会儿谈公事,真怕他们又吵起来。

“大哥,大伯怎么样了?

你们谈完了吗?”

慕芸快步的走过去问道。

“你上去陪陪他吧,他喜欢听你说话。”

慕唯丞指望着妹妹了。

“好,我端杯水上去。”

慕芸暗松了一口气,转身端了一杯水就往上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