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62章 甜甜的宠
 男人的话,忍不住让人歪想了,蓝言希笑的更是花枝乱颤,却还是伸手要将他推开,毕竟,离的太近了,气息纠缠,让人心头发痒,忍不住的会想干坏事。

“凌墨锋,我知道这些天是委屈你了,可我也委屈啊,只能再让你多等两天了,我不可能一干净就跟你那个,我怕疼。”

蓝言希呼吸略喘,却不得不先稳住他,因为,她在网上查过了,还是得安全一些才好。

凌墨锋见她这一脸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失笑一声:“把我当成什么了?

恶狼吗?

怕我现在就吃了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

蓝言希立即解释。

“我都等你这么久了,不过就几天而于,我还是能忍住的,放心吧,这件事情也不着急,我最近工作怕是有些变动,很多事情要处理,可能又会冷落你,你不要生气好吗?”

凌墨锋手指理着她耳旁的长发,低沉着嗓音安慰她。

“你的工作有什么变动啊?”

蓝言希最近请了长假,所以对办公厅一些事情不能及时了解,所以才十分的担心。

“总统先生的事情,目前由我暂代,他身体不舒服。”

凌墨锋怕她担心,所以才说了实话。

“啊?

他的病情严重吗?”

蓝言希倒是吃了一惊。

“据我所知,他病情很严重,心脏出了问题,医生建议他做手术,他不愿意,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他身体吃不住,倒像是我捡了一个大便宜似的。”

凌墨锋说起这事,多了一抹冷色。

蓝言希却收起了她的同情心,气恨的咬牙:“他做了太多的坏事,连上天都要收了他,那是他应得的报应,怎么能说你捡便宜了呢?

那岂不是否定了你之前的所有努力了?”

“别人要怎么说,我不管,目前国事全部都压在我身上,言希,还有不到一个月就大选了,事情繁重,我可能要在工作上投入更多精力,我真想腾出时间多陪陪你。”

凌墨锋为此感到抱歉,刚订婚,他就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独处,他真的很心疼。

“不要担心我,你也不要天天过来陪我,我现在闲人一枚,干什么事情都行,你有时间就回家陪陪你的家人吧,我真的不需要你陪,我不是小孩子。”

蓝言希心里甜滋滋的,嘴上却要表现的大度,她真的不希望自己拖了他的后腿,在他为事业冲刺的时候,还要分了他的心思。

“言希,你这么懂事,我更心疼。”

男人附下头,薄唇将她粉润的唇片吮住了。

蓝言希这才发现,刚才他们聊天的时候,男人的健躯还半压着她,直到此刻他薄唇袭来,她才深觉吸呼有些困难,就像被一座山压着似的。

男人跟女人的区别,真的有这么大吗?

为什么觉的被他压制着,她就动弹不得了呢?

凌墨锋用了最大的力气将自己的邪火克制住了,他恋恋不舍的在她的脸上,额间,还有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上面亲吻着,缓缓的撑起双手,把自由还给了她。

窗外的雷雨渐渐的弱下来了,凌墨锋起身后,整了整衣襟:“楚冽他们还在下面喝茶,我下去一趟。”

“好!”

蓝言希羞红着脸蛋,回味着刚才和他那短暂的温情。

凌墨锋下了楼,偏厅内,楚冽和他的几个心腹以及保镖坐着喝茶聊着天,看到凌墨锋进来,所有人都恭敬的站起。

“先生,雨停了,正要上楼跟你打声招呼呢。”

楚冽见到他,微笑说道。

凌墨锋点了点头:“今天工作了一天,辛苦你们了,都回家去跟家人相聚吧,就不留你们吃晚饭了。”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就算凌墨锋要留,他们也不敢啊。

都知道副总统先生刚订婚,和未婚妻正过着甜密新婚小日子,他们可不敢打扰。

楚冽一众人离开了,凌墨锋转身穿过一条走廊走进了主客厅,蓝言希下了楼,正俏生生的站在楼梯旁看着他傻乐。

“笑什么?”

凌墨锋径直朝她走过来,有趣的问她。

蓝言希摇摇头:“没什么,就觉的你跟你的下属的关系,像朋友似的,难怪他们那么忠心的追随你呢。”

“不当朋友,难道还要当奴隶吗?

想要别人高看你,尊敬你,你首先就要学会尊重别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牢固的就是靠信任彼此,人际关系之间有太多的学问了,跟你说一天也说不完。”

凌墨锋想解释给她听,又觉的自己的话太复杂,怕她听着无聊,所以才点到即止。

“信任很重要,不管是在工作上,在夫妻关系上,也很重要。”

蓝言希点头,能懂他的话意。

“嗯,你能明白就行,好了,又到了我给你做晚饭的时间了,我看看今天有什么食材。”

凌墨锋用手指在她的额间轻轻一点,宠溺之意都快要溢出来了,就仿佛她是一个需要他照顾的孩子,一刻也不能放松。

蓝言希背着双手,跟着他去冰箱面前查看。

“你每天都让人送新鲜的水果食材回来,冰箱永远都塞的满满的。”

蓝言希笑眯眯的说道。

“我怕你饿着。”

凌墨锋说出了实话。

“开什么玩笑,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谁能饿着我?”

蓝言希顿时挺了挺胸膛,表示自己有自力更生的能力。

“是,饿不着你,你会吃很多零食。”

男人点头,表示赞同。

蓝言希美眸微愣:“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能吃零食?”

“零食不能当主食,我就是怕你吃太多,对身体不好。”

凌墨锋说完,幽眸就朝客厅茶几上那些大包小包的东西扫了一眼。

蓝言希干笑了两声:“好吧,谢谢你这么替我着想,我尽量少吃。”

凌墨锋像是奖励她似的,伸手在她头上摸了摸:“真听话。”

蓝言希浑身一抖,这个男人不会真的把她当成长不大的孩子吧?

国际机场大门口,一辆黑色低调的轿车,静静的停候在门口。

机场的大门处,一抹高大俊雅的身影,提着一个简单的手提包,沉步朝着那辆黑色轿车走了过去。

“哥,这里!”

黑色轿车内钻出来一个娇小的身影,朝着男人挥动着她的小手。

慕唯丞看着妹妹朝自己飞奔过来,他严肃的俊脸难得的有了一抹温柔神色。

慕唯丞的妹妹叫慕芸,也是刚从国外赶回来的,她听到大哥在回来,非得跟着家里的司机大叔过来接机。

“小芸,伯父情况如何?”

慕唯丞皱眉问她。

“我也刚回来,还没见过他呢,伯父病了,可大选就在下个月初,唉,我看大伯这次肯定落选了。”

慕芸低叹了口气。

“选不上就选不上,没什么可惜的。”

慕唯丞淡着神色说道。

“哥,你跟大伯关系还没缓和啊?”

慕芸怔住。

“走吧,去看看他。”

慕唯丞没多说什么,兄妹两个人坐上了车,朝着总统府的方向驶了去。

总统府内,慕唯丞看到了自己的大伯慕天寒,他休了假,坐在阳台上,夕阳余晖,映着雄伟的总统府。

慕唯丞和慕芸在佣人的带领下,上了二楼的阳台。

“大伯!”

两个人喊了一声。

慕天寒转过头看着他们兄妹两个,露出了欣慰的笑意:“都回来了,坐吧。”

慕唯丞兄妹两个坐在旁边的沙发椅上,有佣人送来了饮品。

“伯父,你还好吧,我看你脸色有些苍白。”

慕芸关切的问。

慕天寒看着慕芸露出了温和的笑意:“小芸,你别担心,我还能撑几天。”

“几天?”

慕芸的脸色略呆。

慕唯丞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小芸,你下楼去,我跟大伯有点公事要谈。”

慕芸呆怔了一下,点点头,转身往楼下走去,对于慕芸来说,老总统一直扮演着她父亲的角色,她敬他,爱他,也关心他,觉的他就是慕家的支撑,如今听到他病情这么严重,慕芸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