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61章 莫名吃醋
 暴雨毫无预兆的打了下来,激打着车窗,发出了震耳的声响,路上的车况更加的凌乱了起来,让人的心,也跟着揪紧。

万幸,凌墨锋的车队已经拐向了一条人少的大道,这是直通副总统府的专用车道,雨再大,再狂,也不再受影响。

穿过无数道岗亭后,轿车停在了客厅的门口,楚冽快步下去,替凌墨锋把车门打开。

凌墨锋的手里拿了一个文件袋,弯腰下了车后,对楚冽说道:“雨这么大,你让他们都进来喝杯茶吧,不急着回去。”

“好的,先生,我带他们到偏厅去坐着,你赶紧去看看蓝小姐吧。”

楚冽很感激凌墨锋的体恤,立即点头。

凌墨锋嗯了一声,长腿快步的迈进了客厅,一眼看去,没看到熟悉的身影,他快步往楼梯走去。

上到楼梯,凌墨锋本能的朝自己的卧室走去,因为,这个女人最近好像挺喜欢待在他的房间里,冷落了属于她的那个房间。

一踏进房门,凌墨锋一眼就看到了被子里拱起的包包,从里面依稀能传出一缕亮堂的光线。

男人俊挺的剑眉一拧,这个女人躲在被子里干什么?

由于蓝言希此刻除在一直非常封闭的空间,耳朵里塞着纸巾,根本就不知道凌墨锋进来了,她看着他那些照片,乐的跟个傻子似的,越看越起劲。

就在蓝言希把一本相册翻完后决定再从头看一遍时,头顶上的被子被一只大掌掀开了。

她惊慌的抬眸,就对上了男人那双深邃似深的眼,蓝言希趴着的姿势,无比销魂,被男人全部看去。

“在看什么?

这么开心?”

男人看到她趴着,嘴巴里还咬着一把小手电,他忍不住扬起了嘴角,弯腰,要跟她一起看。

“你的相册。”

蓝言希赶紧把小手电从嘴巴里吐出来,干笑着答道。

凌墨锋俊脸一怔,大掌立即伸过去,把相册给抢了过来:“不要看,这有什么好看的?”

“很好看啊?

你小时候的样子真可爱。”

蓝言希见男人害羞了,想把相册抢走,她哪里肯,立即伸手又一把抢了回来:“干嘛不让我看?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秘密?”

“没有秘密。”

凌墨锋立即回答。

“是吗?”

蓝言希的手指快速的往相册的后面翻了去,翻了了一张照片,上面是凌墨锋和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坐在海边秋千上的照片,蓝言希的小手立即一指:“她是谁?

你好像从来没跟我提过,你们一共照了三张照片,有一张,你们还牵着小手呢。”

凌墨锋俊脸胀的有些通红,赶紧坐到旁边,低声解释道:“他是我爸爸朋友的女儿,当初一起共事,我们认识的。”

“哦……”蓝言希意味深长的抬眸瞟他一眼:“只是朋友?

而且还可以牵手的朋友?

我懂。”

“言希,你到底想说什么。”

凌墨锋无可奈何的笑起来,伸手在她嘟起的小脸蛋上捏了一下:“那个时候,我们才十三四岁,根本不懂什么男女之情,而且,我一直把她当成妹妹来看待,后来,她随父母出国定居,我们基本上也就没怎么见面了。”

“我很羡慕她。”

蓝言希低下了头去,直言不讳的说道。

“为什么?”

凌墨锋俊脸一片惊讶。

“不为什么,就是羡慕,羡慕她可以那么早就认识你,还和你度过了美好的少年时期。”

蓝言希轻叹着气,脸蛋上有着失落。

凌墨锋哭笑不得,将她往怀里一搂,薄唇在她的额头处亲了亲:“你年少的时候,肯定也有玩的好的男孩子吧,那我是不是也该羡慕一下?”

“我才没有,我那个时候性格孤僻,没什么朋友。”

蓝言希小声反驳。

凌墨锋相信她的话,因为那个时候,她失去了父亲,肯定非常孤单无助。

“过去的就是过去了,现在才是最重要的,言希,以后我们陪伴彼此,你不会再孤单,我也不会再跟别的女人做朋友,好吗?”

凌墨锋只能这般安慰她。

蓝言希将脸深深的埋入他的胸口处,像个被哄好的孩子似的,点着头:“好。”

此刻,窗外雨声啪打着玻璃窗,凌墨锋将文件袋放在旁边,腾出双手将她拥的更紧了一些。

“看了今天的新闻吗?”

凌墨锋低声问她。

蓝言希愣了一下,摇头:“没有,我今天在看你书架上的一本书,看上瘾了,没怎么关注新闻,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吗?”

“我之前跟你提过老总统身边有一个得力的心腹,是我远方的一个表姐,她今天死了。”

凌墨锋紧闭着双眼,眉宇之间说不出是痛心还是难过,毕竟,梅姐对他来说,也算是人生中的一位导师了,没想到她却得到了这样的结局。

“她怎么死的?”

蓝言希果然惊了一跳,赶紧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抬眸惊愕的问。

“可能是她觉的自己被老总统放弃了,她不甘心,想做最后的挣扎,她绑架了一个钢琴老师的儿子,被老总统派人远程击毙了,你知道那个钢琴老师受聘是谁吗?”

凌墨锋见她一双清澈的眸子凝望着自己,忍不住的又想逗逗她,他喜欢被她如此认真的注视着。

“谁?”

蓝言希根本不知道男人这个时候竟然还逗她,美眸又睁大了一些,望的更认真的了,就像一只等待着被主人宠爱的小猫似的。

凌墨锋薄唇轻抿了一下,真的很想吻住她那双漂亮的过份的眼睛。

“是我的好朋友季枭寒,他为他女儿请的钢琴老师,梅姐威胁那个钢琴老师要把枭寒的女儿杀了,不然,就要杀了她的儿子,那个老师心存良知,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季枭寒,梅姐就恼羞成怒,绑了她儿子当人质,一方面,她也是知道自己无路可走了,另一方面,她想在死之前置老总统于死地,这才有了今天轰动全国的那桩消息。”

凌墨锋忍住内心的渴望,还是帮她解开了疑惑。

蓝言希的一颗心被他吊了起来,焦急的问:“那个孩子没事吧?”

“没事,救下来了。”

男人伸手温柔的摸着她的长发:“幸好孩子没事,不然,这事件就恶劣了。”

蓝言希也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重新靠到他的胸膛上去,紧闭着眸说道:“这些人太疯狂了,那老总统会因此受影响吗?”

“当然会,他已经在担心了。”

凌墨锋低声答她,却隐瞒了一些事情,比如老总统要跟他谈的那个条件。

“如果老总统没有被选上,那他不得气死啊。”

蓝言希不由的嘲讽。

凌墨锋却冷笑一声:“他的结果已经注定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也怨不得别人。”

蓝言希点点头:“嗯,人在作,天在看,刚才雷鸣电闪,那些做了亏心事的人,应该会害怕吧。”

凌墨锋轻笑起来:“是啊,当然会害怕了。”

蓝言希突然想到刚才自己脑子里转的那些话,她忍不住的笑起来问凌墨锋:“那你会害怕吗?”

凌墨锋俊脸一怔:“我为什么要怕?”

“因为你对我承诺了很多誓言啊。”

蓝言希笑意加深。

凌墨锋瞬间失笑出声:“你是怕我兑现不了是吗?”

“我没这样认为啊。”

蓝言希赶紧撇撇小嘴。

凌墨锋突然将她往床上压了下去,健躯抵着她:“你就是这样认为的。”

蓝言希没料到他突然对自己做这种动作,吓的她身子一颤,笑意连连:“好吧,我刚才的确这样认为过,你能不能先起来,这样压着不舒服。”

凌墨锋幽眸瞬间变沉,嗓音也柔了几许:“你可真柔软,让我不想起来。”

“你……”蓝言希羞红了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