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60章 这算花心吗?
 “这声音熟悉吗?”

李长胜看到她的脸色大变,一脸羞怒的瞪着他,他还故意的摇晃了一下手机,把音量再调高了一些:“听着,挺享受的。”

“混蛋,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谁给你的?”

蓝纤纤刚才还一身名媛淑女的优雅模样,此刻一秒变成了泼妇,扑了过去,一把将李长胜的手机给抢了过来,下一秒,直接就扔在旁边的一杯水里面去了。

“防水的?

哈哈哈?”

李长胜仿佛故意在逗她似的,只见那手机虽然被浸到水里,可一点也没损坏,李长胜更是得意之极的哈哈大笑不止。

“去死。”

蓝纤纤拿了旁边一瓶酒,就朝李长胜砸过去,李长胜幸好躲的快,不然,只怕就要被爆头了,他立即恼火的骂道:“蓝纤纤,你这个疯子,贱货,明明是你先背叛我的,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害怕别人听,你就别下贱的去跟野男人做啊。”

“你闭嘴,李长胜,你告诉我,这哪来的?

是谁给你的,告诉我。”

蓝纤纤此刻痛恨极了,脸部的表情狰狞的仿佛要杀人似的。

视频点播完了,餐厅内的气氛死一样,蓝纤纤双目血红的瞪着李长胜,她举起手,用手指指着李长胜:“你要是不告诉我,你信不信我会拉着你一起去死?

我已经不想活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李长胜,你死了可不值得。”

“疯女人,你敢杀我?

我爸妈一定要让你蓝家偿命。”

李长胜也是从小就骄傲惯了的,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威胁,顿时横着脸色朝蓝纤纤冷哼。

“你们李家算什么东西?

也配跟我们蓝家相提并论?

你不会不知道,我妹妹蓝言希马上就要嫁给凌墨锋了,凌墨锋一定会是下一任总统的,到时候,你们李家只配给我们蓝家提鞋。”

蓝纤纤在疯狂过后,彻底的冷静了下来,她料定了李长胜不知道她和蓝言希交系交恶,更不知道她心里爱慕的人是凌墨锋,此刻拿出来威胁他,正是好理由。

李长胜原本还有恃无恐,可当听到凌墨锋的名子时,他神情瞬间露出了一抹畏惧之色。

“凌墨锋不一定能当选,你少在这里吓唬我!”

李长胜故意驳她。

蓝纤纤冷笑道:“要不你赌一次,如果你今天不把实话告诉我,等凌墨锋当了总统先生,你们李家想邀功都不会有机会了。”

李长胜一时心思动摇了起来,的确,李家不论家门还是财力,都稍逊了一筹,所以李长胜听到蓝纤纤愿意跟他交往的时候,他才非常的积极的想要约她出来见面。

要不是有人给他传来了这段视频,李长胜还是会把蓝纤纤当女神一样的供奉着,可男人的骨子里还是很重视自己妻子的清白的,所以,他看到自己的女神在和别的男人发生那种见不得人的关系时,李长胜的自尊心就像被扔在地上辗碎了,他恨,怒,所以才会在刚才想要羞辱蓝纤纤。

“李长胜,你还没有考虑心清吗?”

蓝纤纤却气的要爆炸了,她想要将那个在背后使坏,催毁她名声的人揪出来千刀万剐。

“好吧,告诉你也行,其实,是有人给我寄了一个u盘给我的,我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如果你真的想调查,可以从那快递开始。”

李长胜最终还是不敢赌,他看似人傻钱多,头脑简单,可关系着一门家族荣耀的事情,他还是会理智的思考一下的。

“那快递在哪?

哪家快递?”

蓝纤纤的确要调查,她绝对不会被人欺负了就忍气吞声的,更何况如今还被人捅到了李长胜这里,只怕她想把这件事情隐瞒下去,也是不可能了。

李长胜还是很怕蓝纤纤这杀人一样的眼神的,他在心里打了一个冷颤,之前觉的蓝纤纤美的跟天仙似的,不食人间烟火,一举一动皆优雅,现在却推翻了之前的认知,觉的她比母夜叉还可怕。

下午五点多,天空卷起一片乌黑的云层,春雷在云层里滚动着,降下令人担战的闪电,一瞬间,街头上的人群吓的纷纷躲避,就像是有人要渡劫似的,又或者,有人干尽坏事,上天要来劈人。

蓝言希原本是躺在门前的摇摇椅上看书的,眼见要下大雨了,还雷声滚滚,她吓的赶紧躲进了客厅,可客厅空空荡荡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她又直接跑到楼上去了,掀开了被子,躲了进去。

这雷声也太吓人了吧,是不是哪个男人发了毒誓又没兑现啊,所以上天要来惩罚他。

蓝言希咬着下唇,仔细的回想着凌墨锋曾经对她说过的誓言,嘿嘿的笑个不停。

就在雷声不断,暴雨来临之际,一列车队,急速的行驶在归家的路上。

凌墨锋坐在后车座,旁边叠着一踏文件,他却无心去翻看,他目光看向窗外,闪电降下的时候,打在了远处的一片树顶上,令人心惊胆战。

“先生,要不要到旁边找个地方躲开这场暴雨?”

副驾位上,楚冽低声问他。

雷雨天气出行,还是很危险的。

“还有十五分钟就能到家了,言希一个人在家,她会害怕。”

凌墨锋抬起手腕,看了一眼那古朴的腕表,低声说道。

楚冽一听到他这话,就明白他的心意了,立即对司机说道:“继续往前开。”

凌墨锋轻叹了口气,归心似箭,恨不能在暴雨来临前,赶到她的身边。

蓝言希在被子里,拿了纸巾,把自己的耳朵给堵住了,听不到雷声,看不见闪电,她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不少。

可是,这样光趴着又觉的浪费了时间,蓝言希突然想到凌墨锋旁边的柜子里好像放着一本相册,这个时间,翻看一下,应该是别有滋味吧。

蓝言希迅速的掀被,拿了他的相册,又拿了一把小手电筒,继续躲进被子里去了。

她翻开了相册的第一页,是一张陈旧泛黄的旧照片,背景竟然是现在的总统府,他和父母坐在花园里拍的,所有人的表情都显的严肃,也包括年仅四岁的凌墨锋。

“喽!”

蓝言希一般是不会喷笑的,除非忍不住。

简直不敢相信凌墨锋小时候,竟然也能做到不苟言笑,可爱的让人想狠狠去捏他的脸蛋。

蓝言希现在是捏不到的,只能用手指在他那张小脸上轻轻的抚摸了两下。

翻开第二页,是他六岁时拍的,一身剪栽合身的格子小西装,小身板站的笔直,背景仍然是总统府,那宽舍圆柱,唯一变化的是他背后多了一个喷泉,还有他脚边盛开的灿烂的花朵,这是春天拍摄的。

那个时候的凌墨锋,已经初具祸国雏形,五官精致漂亮,神态安静,仔细看,那漂亮的嘴角还扬起了笑意。

“小大人的模样。”

蓝言希忍不住喃喃点评,不过,她却爱极了凌墨锋这张照片,让她恨不能穿越过去,跟他从小就认识,可仔细对比了一下年龄,如果自己真的穿越回到过去,他六岁的时候,她才一岁,还在喝奶时期呢,只怕凌墨锋也不会跟她玩的。

蓝言希忍不住的又往下翻了一页,竟然是他八岁时的照片,他蹲在一个可爱的花篮旁边,而那漂亮的花篮里是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女婴,竟然是凌暖暖,凌墨锋伸手握住了她的一只小嫩手,笑的无比灿烂,仿佛连当时的阳光,都要被他脸上那抹笑给比了下去。

“小时候就笑的这么好看啊?”

蓝言希的心脏猛的一悸,完了,她竟然一秒就爱上了凌墨锋小时候的样子,她会不会太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