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58章 意料中的结果
 梅姐尖锐疯狂的笑声,震的老总统耳膜都痛了,他赶紧将手机挂掉,气的一拳捶打在桌面上:“疯女人。”

梅姐的确说出了他最恐惧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害怕被凌墨锋盯上,这次如果找媒体来全程跟踪这件事情,一旦事件发酵下去,最终就会引火上身,老总统想脱身是不能的。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了不念旧情了。”

老总统是绝对不允许有人背叛自己的,更何况,梅姐这是要跟他同归于尽的做法,他更加不能容忍,既然凌墨锋找上门来,那他只能自己来解决这件事情了。

其实,那个被带走的学生是死是活,老总统并不关心,他只关心自己的利益。

想要从梅姐手里救出那个男孩子,老总统还是很有自信的,因为梅姐身边的人都是他派谴的,老总统必须及时抢在梅姐动手之前,找到那个男孩子。

老总统打了几个电话出去,以他的情报关系网,十多分钟就知道了那孩子被关的地方。

而梅姐被老总统挂断电话后,她的心就彻底的冰透了,她知道自己算是走到尽头了,她伸手,打开了最底层的一个抽屉,那里面有一把非常精致的小手枪,这是梅姐一次出国防问的时候,有人当礼物暗中送给她的。

当时她还推脱了好久,如今看来,她很需要这东西。

梅姐快速拿了起来,放进了她的手提包里,随后,她拿了车钥匙离开了办公室。

凌墨锋这边派过去的人,也在焦急的排查着可疑的车辆。

警察局内,气氛严谨,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直了,都在关心那个男孩子的安危。

正是青春年华的年纪,如果出了事,那真的太令人痛心了。

林梅夫妻已经吓坏了,紧张不安的等着消息。

唐悠悠和季枭寒也陪在他们的身边,对于这件事情,他们也是要负责的,对方原本是趁着他们可爱的女儿小奈来的,却因为林梅的善良,导致悲剧发生在她的儿子身上。

梅姐的车,停在了一间民民楼门口,她下了车,径直往楼上走去。

一步一步,走的十分沉重,也走的无比绝望。

这楼民民楼有些年代了,最高楼层是八楼,梅姐手底下的人此刻正在七楼的一间房间里,把那个小男孩困在房内。

“人质怎么样了?”

梅姐走进去,十分冷静的问。

“刚才一直哭闹,我们吓唬了他一顿,现在没闹了,老大,我们什么时候放了他?”

梅姐手底下的人好奇的问。

“你们把他的双手捆了,我要带她到楼上去问个话。”

梅姐立即命令式的说。

在场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梅姐要玩什么手段,毕竟,对付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他们还真的下不了手。

“快点。”

梅姐却没有耐性了,一声低吼:“不听我的命令了吗?”

其中一个男人忍不住的相劝:“老大,他还只是个孩子,你之前不是说了吗?

我们只关着他,不伤他的。”

“碰!”

梅姐的神经已经绷到极点,她内心扭曲到不想听到任何人的反抗,她直接从包里拿了手枪,对着那名手下就是给了一枪,那个男人一脸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

另一个男人吓的手脚发软,颤抖着声问:“老大,你……你杀了他?”

“我没有杀他,我只是在惩罚他,他不守规则,不听从上级的指挥,你呢?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梅姐冷笑,完全不觉的自己随便开枪打人是一件多么恶劣的行为。

“知……知道,我这就把这孩子绑起来。”

那个男人说完,就从旁边找来了一根绳子,迅速的冲进了房间,把那吓呆的小男孩迅速的捆好了双手,推着他走出了房间。

“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小男孩已经吓坏了,看到梅姐扭曲的表情,他害怕的哀求着,看着十分可怜。

“老大,绑好了。”

旁边那个男人颤抖着声音说道。

“很好,这一枪,我奖励你的听话。”

梅姐说着,枪头朝着对方一转,子弹就从对方的腹部射过去,顿时一声惨叫,伴随着鲜血飞溅。

“你……”那个男人也没料到自己把事情办好了,还要挨子弹,他痛苦的倒了下去。

也许是太习惯听从上级的命令,导致他们失去了自卫的警惕性。

梅姐冷冷的笑了一声:“黄泉路上,你们继续陪我上路吧,你们是我亲自挑选的人,我用着顺手。”

小男孩子吓呆了,看着两个男人倒下去,他恐惧的闭上了眼睛。

梅姐立即弯腰对着他笑起来:“小朋友,别害怕,我不会杀你的,走吧,跟我上去。”

“不,我不去,我哪儿也不去,我要找我爸妈。”

小男孩哇的一声哭起来。

“你不上去,也得上去,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爸妈了。”

梅姐突然伸手将男孩子后背的衣领一提,强行将他带出了门外。

小男孩吓的连路都不会走了,梅姐半拖拦拽的把他带上了顶楼。

就在梅姐刚把孩子带上楼,就看到马路上传来了尖锐的警鸣声。

“老匹夫,过河拆桥,杀人灭口是吗?”

梅姐听到这声音,就仿佛听到了来自地狱的召唤,好满心怨恨的咬着牙,凄然的笑起来。

在老总统的人刚到不久,凌墨锋的人也跟着过来了,同时过来的还有季枭寒的车队,车上坐着的林梅一眼就看到了被绑了手脚,站在顶楼的儿子,她吓的差一点就要昏迷过去。

唐悠悠和季枭寒也心悬在半空,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要害那个孩子。

林梅的老公也吓的魂魄全丢,脸色都吓白了。

“他们要把我儿子推下来吗?

他们为什么要杀一个孩子,为什么?”

季枭寒的目光和唐悠悠对望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焦急和担忧。

唐悠悠的两只手,紧紧的抓住了男人的手臂,季枭寒神色也骇人的可怕。

“张三梅,你已经被包围了,请你立即缴械投降,放开人质。”

有警察的声音从扩音器传来。

“狡兔死良狗烹,真是悲哀,慕天寒,你玩的好手段,大家都睁开眼睛看看,这个国家从根部就腐烂了,你们没什么指望了。”

梅姐用尽了力气,对着底下的人大声吼道,就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不知道从哪一个方向,射过来一颗子弹,直穿她的脑门,烙下一个红色的印痕。

梅姐的表情定格在那一瞬间,她的眼神惨间苍白,身体随之倒了下去。

立即有警察快速的往楼上跑去,林梅夫妻见自己的孩子平安无事,也都喜极而泣,快步的下了车,飞奔着向自己的孩子跑去。

“万幸,孩子没事。”

唐悠悠的心脏也仿佛被车轮辗压过了,一口气好久才喘上来,她浑身轻颤不止。

季枭寒长臂一伸,将她紧紧的搂到怀里,薄唇紧紧的抵着她的额头:“没事了,别担心。”

“他们为什么连孩子都不肯放过?”

唐悠悠内心充满了悲愤。

“在权利面前,有些人早就失去了良知,但幸好,这些人只是少数,大部分的人还是有良知有热血的,别怕,一切都会过去的。”

季枭寒知道自己的妻子吓坏了,他不知道要怎么样替她消除这段不好的记忆,所以,他只能在她的耳边轻声安慰。

孩子终于被救下了,却是吓坏了,看到父母也来了,他这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只有被父母紧紧抱在怀里,受过的伤,才得到了安慰。

林梅夫妻坐着警方的车回了警局,要录口供,季枭寒则带着唐悠悠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