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57章 被盯上,惧怕
 唐悠悠和林梅也赶到了警察局,瞬间,整个警察局都显的混乱了起来。

唐悠悠和林梅坐在接待室的沙发上,有人过来给她们报告事情的进展。

不多时,季枭寒和林梅的老公也出现在警察局门口,当听到自己的儿子是被警方的人带出学校的,林梅的老公情绪十分的激动,那两名警务人员也低着头,十分的自责,不停的向他道歉。

“我儿子要是出事了,我一定要告你们。”

林梅老公此刻急的要疯了,林梅只能坐在旁边无助的哭泣,唐悠悠抬头,对上季枭寒的目光,两个人心情也沉重了下去。

“赖先生,真的很抱歉,这件事情我们也有责任,你妻子无惧坏人的威胁,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恩情,你们的心情我们很理解,我会动用一发关系替你们救回孩子。”

季枭寒也算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当听到他的宝贝女儿有可能受到伤害的时候,他心脏几乎都要吓到停跳了,他不敢想像如果小奈出了意外,他的人生会有多痛苦。

警局内,气氛沉郁之极,除了林梅不断的哭泣声,死一样的寂静。

林梅的老公虽然焦急不安,可有季枭寒的保证,他也稍稍心安一些。

季枭寒的实力,他是坚信的,当初她妻子要应聘这份工作,还是他积极找的关系,极力推荐了她过去,如果说责任,他们身为父母的也有责任,目前追究谁的责任好像没意义了,必须赶紧把孩子找回来才是重要之事。

凌墨锋刚开完一个会议,走在走廊上,大脑突然闪过一个惊心的想法,随后,他转身对身边楚副官说道:“总统先生今天过来了吗?”

“好像来了,不过,他最近身体不适,好多会议都推了。”

楚副官答道。

“好,我过去找他。”

凌墨锋突然转向另一条走廊,楚冽见状,快步的对身后的保镖打了一个手势:“跟着先生。”

凌墨锋长腿迈的急速,不一会儿,就站在了总统办公室门口。

“先生,需要敲门吗?”

楚冽见他停在门外没动,忍不住问他。

凌墨锋理了理呼吸,自己抬手敲门,听到总统先生的声音,他推门进去。

楚冽想要跟着进去,被凌墨锋阻止了,楚冽焦急不安的朝他望过去。

“没事。”

凌墨锋压了压手掌,随后,一个人走了进去,把门关上。

坐在办公椅上,戴着老花镜的老总统抬头看到他,伸手摘下了老花镜,面带微笑的看着他:“难得啊,你竟然还愿意一个人踏进我的办公室。”

“我想问你一件事情,你是不是派了人去学校带走了一个学生?”

凌墨锋不拖泥带水,直接开口问他。

老总统神情一讶:“副总统先生的闲事越管越宽了啊,一个学生的事情,也值得你跑到我这里来问一通。”

“这不是闲事,这事关一个孩子的性命,总统先生,你也有孙女吧,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也被人无缘无故的带走了,你会担心吗?”

凌墨锋冷着俊脸,沉声问他。

老总统的确有孙女,不过是外孙女,他膝下只有一个女儿,还远嫁国外,老总统想见外孙女一面很困难,需要越洋渡海,可老总统也是真的心疼那个有自己血脉的小孙女的。

“我没有这样做过,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真的没有这样做过。”

老总统脸色微变,语气透着不满,的确,他没办法去想自己的外孙女出事,他的心脏是否还能跳动下去。

“真的不是你?”

凌墨锋眯紧了双眸,锐利的盯着他问。

老总统讥嘲道:“我没必要骗你,我就算人品再坏,我也不会拿小孩子的性命来开玩笑的,你要相信我,这么多年,我们争斗,我拿过你妹妹的性命来威胁你吗?”

凌墨锋点了点头:“那好,你能替我查看一下你的手下,是否有人丧心病狂干出这种事情吗?”

老总统脸色又是不爽了:“为什么你要用这种话来形容我的手下,同样都是为国效力的,为什么我的人就丧心病狂了?”

“这是不争的事实,你自己也否认不了吧,这件事情如果你不知情,那你就该担忧一下是否有人背叛你了,下属的不忠,才是最可怕最致命的,不是吗?”

凌墨锋冷笑起来,好意提醒。

老总统就像被擢中了痛楚,他脸色变的黑沉难看起来:“你的下属叛变,可不代表我的下属也会背叛。”

“那天有人闯入我办公室,要杀我未婚妻,虽然那个人自杀了,可别以为一点证据都没留下。”

凌墨锋眼神闪过一抹杀气,大掌紧捏成拳。

老总统却呵呵笑起来:“有证据就拿出来让我看看,如果没有,我很遗撼,没想到你治下的能力这么差劲。”

凌墨锋知道他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知法犯法的手段高明,可钻太多的漏洞,迟早有一天会被活埋进去,再也逃不出来。

“这个孩子的事情,我会查出来的,而且,我会让媒体跟进这件事情的进展,到时候能牵扯出多少的人,你要不要期待一下。”

凌墨锋说完,转身就走。

老总统看似波澜不惊的脸色,在凌墨锋转身出去后,立即大变,他赶紧拿出手机,拔通了一个电话。

“知道有个孩子被警方带出学校的事吗?

那个孩子跟我们这边有什么关系?”

老总统打电话给他一个信息组的负责人,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的进展。

那边立即有了答复:“先生,这件事情你只怕得去问问梅姐了,听说那个失踪的孩子,是之前安排进季家教钢琴的老师儿子,当初是梅姐全权负责这事的。”

“什么?

该死的女人。”

老总统听到梅姐,他立即有些愤怒,挂了电话后,他就直接打电话给梅姐了。

梅姐接到他的电话,略感意外:“总统先生,又有新的任务要派谴给我吗?”

“你疯了,那个钢琴老师的儿子,是不是你找人带走的,赶紧放他回去。”

老总统充满怒气的吼了起来。

梅姐突然格格的笑起来,笑的让人心底发冷。

“总统先生怎么也掺合这种小事了?

你可是高坐塔尖,指挥千军万马的大人物,不过是一个孩子失踪了,哪里能得到你的关心?”

梅姐立即一副假惺惺的语气问道。

“阿梅,你想干什么?”

老总统一听她这语气就不对劲,立即沉了声问。

“我不想干什么,我想让你赐我无罪。”

梅姐语气一变,冷了下去。

老总统皱了皱眉头:“我答应过你,你只要继续辅佐我侄子慕唯丞,所有的罪名,我都会担下,不会连累到你们,已经有几个人签了字,如果你愿意在那份合同上签字,我说的话,自然生效。”

“哈哈,你当我是傻子吗?

所有人都被你骗了,你就是一个老骗子,你给我们画了一个大饼,可惜,那个大饼是假的,不能充饥,你却让我们为你拼命效力,最后,你一句身体不行了,就想打发我们,这可没那么简单。”

梅姐冷恨的咬着牙,像一个疯子似的尖叫起来。

老总统知道这个女人性格极端,当初重用她,却也偏偏看重了她这一点,觉的她做事会全力以赴,毫不顾及,如今,她的优点,却变成了令老总统头痛的致命缺点。

“把孩子放了,我们可以重新谈条件,凌墨锋的人已经盯上这件事情了,你如果不想万劫不复,你该清醒一点。”

老总统严肃的提醒她。

“凌墨锋盯上了?

你害怕了?”

梅姐发出了得意的笑声,仿佛她取得了胜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