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52章 夫妻相
 王信仪还是很感激雨叔的,她低着头,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心里却涌起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涩滋味,其实,像今天这种不公平的小事,她以前也经常会遇到,可相比这些,她品偿最多的还是背后那些人的闲言碎语,一个女人到了中年,如果还没有一个家,没有一个男人保护,在外人眼中,是很可怜的,也很可悲的。王

    信仪抬头,看着男人宽厚的肩背,虽然雨叔已近中年,没有让人怦然心动的感觉,可王仪却突然想靠过去。“

    就这里了。”前面走着的雨叔,突然停下,王信仪心不在焉的直撞上去,整个人就像是从后面抱住了他似的。气

    氛一下子就定格了似的,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惊慌无措。“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王信仪羞红了脸,低着头,理着耳侧的发,焦急的解释道。

    雨叔神色也有些窘,干笑了一声:“没事,走吧,我订了位置。”

    雨叔领着她上了楼,王信仪经过刚才那不小心的一撞,仿佛连心都撞出去了,她暗自欢喜,又心有忐忑,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也有动情的如此迅速的一面,以前总觉的自己的心死掉了,谁也别想在她的心上掀兴风作浪,果然,大话不能说的太过,否则,打脸的时候会很酸爽。

    火锅店的老板是雨叔的朋友,看到他带了一个气质美女上楼,忍不住的上前打趣他,雨叔千年老脸都害羞了。王

    信仪一见到外人,立即就表现的落落大方,毕竟也不是小姑娘了,她对外的交际手腕还是挺强的。

    要了一间包厢,两个人坐了下来,雨叔让王信仪点单,王信仪直接推给他,雨叔只好将店里的好菜都点了一份。

    雨叔给她递了一杯茶,自己也端着喝了起来。“

    知道我为什么要请你吃饭吗?”王信仪突然开口。雨

    叔神色一怔,说道:“你不是说要感激我送你吗?”“

    当然不全是,王信仪咬了一下唇片,迟疑道:“雨叔,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咳!”雨叔被她突然的询问给呛住,不由的咳了起来。王

    信仪见自己的话好像太大胆直接,把人家给吓住了,她立即一脸歉意:“对不起,我是不是太唐突了。”

    雨叔止了咳,脸色胀的通红,随后,他低下头说道:“我配不上你。”“

    什么配不配的,你是男人,我是女人,这就够配了啊,哪不配了?”王信仪被他的话给逗笑了,立即答道。“

    我的身份,配不上你。”雨叔见她有误解,只好说的更具体一点。

    “什么才叫般配,适合的,心动的,喜欢的都配得上,门当户对,身份地位虽然重要,可这些都是次要的,我的前夫是个商人,他有钱,可他只爱了我几个月就移情别恋了,当时我很痛苦,我觉的我挑的人,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后来我才明白,这不是我眼光错了,只是对方的人品有问题,他不愿意对我一个人好。”提到陈年旧事,王信仪满脸悲伤。

    雨叔有些惊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一

    个女人遇到这种失败的婚姻,是很不幸的。

    王信仪抬起头望着他,眼里泪光闪闪:“从那个时候,我对男人敬而远之,我失去了爱的能力,我就像一个异类,别人都说我心里有病,可我知道我没病,我只是害怕受伤害。”“

    你怎么会觉的我是一个好人呢?男人本性如此,我也有劣根性,你受过伤,不应该这么轻易的相信一个人吧。”雨叔不由的轻笑,劝她。王

    信仪点点头:“你说的对,不能轻信一个人,可你不知道孤单有多可怕,每天下班,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养了一只猫,天天视她如女儿般照顾着,它现在是我唯一的倾诉对象了。”

    “你的家人呢?你应该有父母吧。”雨叔看着她眼角的泪一直打转,就是不掉下来,他的心说不出什么滋味,竟有些难受。

    “我爸妈身体健朗,可我不敢回家,他们一直劝我再结婚,还给我找了不少的相亲对象,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好意我当然知道,可我一直不愿意结婚。”王信仪垂头丧气的的自嘲。“

    你所说的这些感受,我能理解,因为我跟你像同一种人。”雨叔不由的笑起来。王

    信仪猛的抬头看着他:“真的?”

    “嗯,我养的是一条狗,我天天训练他帮我拿东西,我也视他如孩子般。”雨叔也自嘲起来。王

    信仪眼角的泪突然往下掉,她赶紧伸手去抹,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太多相似的人。

    “如果你觉的孤单,我可以做你的朋友。”雨叔很诚意的说道。“

    我不需要朋友,我需要家人,我需要回到家能说话的人,你能帮我吗?哪怕我们做一个租友也行,你搬我哪去住,或者,我搬你家里来住,反正我不在乎名声了,我想要个可以说话的人。”王信仪此刻就像一只被抛上岸的鱼,极需水的救赎似的。

    雨叔被她的大胆提议给怔住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你真的愿意跟我一起租房子住?我是一个男人,我们租在一起,可能有些不方便。”

    “没有不方便的,你可以当我是你的兄弟,反正结了婚的关系也很纯洁,你当我是兄弟,我们住在一起,你也不会有心里压力。”王信仪女汉子的潜力被挖掘出来了,她把外套脱下,挽起了衣袖,去搅拌锅里的汤,一边把菜和肉往里面倒,一边爽快干脆的说道。雨

    叔表情丰富了起来,看着对方全然没有一点衿持害羞的样子,他突然想笑,怎么搞的,他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害羞了,真丢脸。王

    信仪穿着的是很职业的套装,外面黑色的小西装脱下后,里面是一件白衬衫,开着两个扣子,一条线线的金色项链勾勒着她纤细的颈顶,她长的虽然没有很惊艳的美丽,但大气优雅,散发出这个年纪的女人味道,知性气质,很搭配她如今的身份,对于中年男人来说,还是很具有诱惑力的。

    雨叔看着锅里冒出的烟雾,突然觉的包厢里的空气有些稀薄了,很闷热。

    “羊肉刷好了,可以吃了。”王信仪属于在陌生人面前优雅客气,可一旦跟她熟了之后,她就不把自己当外人的直爽女人,她已经觉的雨叔是朋友了,自然就放开了。

    雨叔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她往自己的碗里夹了一大波肉,他心里说不出来的温暖,有多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他了。

    凌墨锋是晚上回去的,回到家,蓝言希穿着宽松的衣服,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在刷。

    “吃饭了吗?”凌墨锋面带微笑的朝她走过去,手指在她的脸蛋上轻轻的捏了捏。

    “吃过了。”蓝言希有些羞涩的抬头看他:“你今天很忙吗?”“

    有点,昨天请了假,堆了些事情要处理。”凌墨锋俊美的脸上满含倦意,看到她温柔的样子,忍不住的将头靠到她纤细的肩膀处,嗅着她发间的清香,满足的叹气:“言希,我工作这么忙,你会不会有意见啊。”

    蓝言希立即一本正经的答他:“有啊,不过,你只要工资按时上缴,人能按时回来就行。”

    “这么快就要管我了?”凌墨锋知道她在开玩笑,忍不住无可奈何的笑起来。

    “就要管着你,谁让你长的这么好看,让人不放心。”蓝言希小嘴嘟了了起来。“

    你长的也好看啊。”凌墨锋一脸委屈的说。

    蓝言希忍不住噗哧一声笑起来:”算了,不跟你计较这个,你要是累了,我们就到床上去睡吧。”

    “嗯,走。”男人一听到床这个字,倦意都消了大半,立即坐了起来,下一秒,他伸手将女孩子双腿一抄,把她打横抱在怀里。“

    啊!”蓝言希毫无预兆的被他这样抱起来,吓的低呼一声。

    凌墨锋还故意掂量掂量她的轻重:“这么瘦弱,让我怎么敢用力折腾?”

    蓝言希被他的话给逗乐了,忍不住反驳道:“说的好像你很有能耐似的,可我听说,你们男人也就嘴皮上功夫多,实践起来,不一定管用的。”“

    什么?质疑我?”男人俊脸一变,薄唇狠狠的在她的嘴上亲了一口:“言希,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蓝言希倔犟的撇撇小嘴:“你要敢欺负我,我以后就欺负你的孩子。”“

    你……”凌墨锋发现,吵架绊嘴,他好像总是败给她。“

    怎么?欺负跟你同姓的,就不舍得了?”蓝言希哈哈大笑起来。凌

    墨锋惩罚式的咬了咬她的下巴,逗的蓝言希赶紧想躲。

    “言希,如果我不欺负你,你觉的你有机会欺负我们的孩子吗?”男人邪气提醒她。

    蓝言希被堵的无话可说,气呼呼道:“谁累谁知道,还不知道谁欺负了谁呢。”“

    这么快就学坏了?嗯?”凌墨锋真的拿她没办法了,这张小嘴不饶人,还真的欠惩罚。

    “跟你学的啊,你坏,我也坏,我们有夫妻相。”蓝言希立既开心的笑起来。

    凌墨锋再一次感到无语。上

    了楼,进了卧室,他轻柔放她在床上,下一秒,一身西装革履的他就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