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51章 过往交情
 凌墨锋的话,就像一颗炸弹,扔进了老总统算计好的一场美梦里,他顿时兵荒马乱,六神无主了,他脸色黑沉的难看,只感到心脏的位置,痛楚难忍,他赶紧颤抖着手要去找药吃,可手抖的厉害,他连拧瓶盖的力气都没有了,唯一剩下的就是按下了旁边的一个按钮,门外有人立即冲了进来。

    “总统先生。”进来的是他的保镖和他身边的心腹大员,看到老总统跌下椅子,蜷缩在地上痛苦挣扎,他赶紧找来了药,拿了一杯水,扶起老总统喂他喝下。

    “下午的会议,我可能不能出席了,让凌墨锋去。”老总统喘均了气,脸色却依然惨白无色。“

    总统先生,这次会议很重要,你确定不出席吗?”他身边的大臣一脸惊讶的问,甚至有些担心。

    老总统目光散开,一时失了焦点,突然,他拿了自己的手机:“我这把老骨头都要散了,真的没精力去应付这场大会,你们先出去吧,我打个电话。”一

    群人表情各异的看着老总统奇差的脸色,不知道是担忧还是害怕了。老总统拿了手机,翻出了号码薄,在纵多号码的最下面,他看到了慕唯丞的名子。

    “喂,伯父。”电话通了,一道低沉的男声,淡淡传来。

    “我心脏出问题了,医生催我去做手术,你能回来看看我吗?”老总统先生的声音显的悲伤和孤独。

    “严重吧?”男人的声音,多了一急切。“

    如果手术不成功,我可能会直接死在手术台上,我们这辈子就无缘再见面了,好歹伯侄一场,如果死之前不能见你一面,我会很遗撼的。”老总统声音透着自嘲和感叹。

    “那我马上请假回去。”男人沉默了两秒后,答应回来了。

    “好,你回来吧。”老总统苍白的脸上,总算是有了一抹笑容。

    挂了电话,老总统闭眼靠在椅子上,这个小侄子他一直很喜欢,小时候很亲近,长大了,却越来越像陌路人,除非公务必要回来,一般的时间,他都驻守在外,四处奔波,像一个流浪的人似的,哪里有军务需要,他就往哪里去,受了多少次伤,又立了多少次功绩,老总统都是知道的,如果他那个弟弟还活着,一定会为这样努力拼博的儿子感到骄傲。

    凌墨锋坐在办公室内,心里波澜翻涌,大选在即,他没想到老总统竟然想主动弃权,还跟他讲了一个条件,其实,副总统人选目前虽然没有定下,但有能者很多,公平竞争才能章显出对这个位置的敬重。就

    像当初他也是在众人的票选中坐上这个位置的。

    “慕唯丞。”凌墨锋低声喃着这个名子,眉宇轻拧了起来,记忆的大门也仿佛被一束光芒打开,在滑雪场上,他们因为赌气较量过,那个时候的他们,才十四五岁,正是年轻气盛,不肯服输的年纪,已经不记得是因为一场什么事闹起来,但最后的结果,两个人都没有胜出,一个手臂骨折,一个鼻青脸肿。还

    有一次让他记忆深刻,也是在那个年纪,在蓝球场上,他带着妹妹暖暖去打球,慕唯丞手臂骨折坐在旁边观看,没有机会上场,凌墨锋就把年仅六七岁的妹妹交给他照看,小暖暖背着小小的书包,书包里面放着她很多的小玩具,其中有小女孩用来扎头发的小皮筋,暖暖年纪小,一直缠着慕唯丞给她讲故事,陪她玩,慕唯丞却想看好友的蓝球比塞,不想理会她这个小女孩,就答应让暖暖给他扎头发。蓝

    球寒结束后,慕唯丞帅气的发型,已经被凌暖暖扎出十多小揪揪,成了那天最好笑的一件事情。

    后来每次他出来,妹妹都吵着闹着要跟着出来,还说要继续给慕唯丞扎头发,吓的慕唯丞躲了她好久,一直到后来,都不想搭理那个调皮使坏的小姑娘了。想

    到这些陈年旧事,凌墨锋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这些记忆中美好的往事,却在慕唯丞父亲去逝后,再也难寻了,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不再玩闹,一心学习,一夜之间仿佛长大了。男

    人上扬的嘴角微僵,凌墨锋轻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再见面,也仿佛找不到当年无拘无束的感觉,彼此之间仿佛有了无形的墙,挡住了他们的友谊,让他们变的客气,陌生。凌

    墨锋摇了摇头,不再深细这件事情,老总统的条件,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这不公平,也不合法。夜

    幕来临,华灯初上,王信仪开着车,来到了雨叔所说的地方,这里竟然是一条旧街道,旁边想要找个停车位都很难。王

    信仪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位置,却被另一辆车给挤了进来。

    王信仪见状,顿时来气,她明明都已经在倒车入库了,为什么还有人可以这样没礼貌的过来抢位置?所

    以,她立即推门下车,要找对方理论。车

    上走下来的是两男两女,都挺年轻,王信仪顿时生气的问:“这车位是我先看到的,你们不能这么不讲道理。”“

    阿姨,讲什么道理啊,你先看到的没错,可我们先停啊,谁让你技术这么差劲。”旁边一个女孩子非常嚣张的扬着下巴,冷嘲热讽。王

    信仪瞬间被堵的有些无话可说了,的确,她车技不够好,没能及时倒进去,可这也不是他们抢位置的理由吧。“

    阿姨,看你年纪不小了,就让让我们怎么了?我们赶时间呢。”一个年轻男孩子正抽着烟,吐了一口烟来薰王信仪,一副拽拽的表情说道。“抱歉,你们家人没教育好你们不是我的错,这位置是我的,你们再找别处吧。”王信仪原本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可没想到对方态度这么蛮横无礼,她顿时就不想让给他们了。

    “那你想怎么样?有种的话,撞我们的车啊,把我们的车撞开,那我们无话可说。”那个年轻男人耸耸肩膀,一副你不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王

    信仪顿时要气炸了,这群小混蛋太过份了,这是在挑恤她吗?就

    在旁边一个女孩子生气的要伸手过来推王信仪的时候,却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抓住,甩开,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你干什么?”那几个年轻人立即梗着脖子,横着眼睛去看多管闲事的中年男人:“想打架是吗?我们不怕。”

    王信仪也正气恼着,也有些无助,没想到旁边有人帮忙,她正想说句谢谢,就看到了是雨叔及时出现,她心里的委屈瞬间被安慰了。

    “怎么回事?”雨叔也是刚来,不知情况,见王信仪竟然跟几个年轻人在争吵,还争的面红耳赤的,他皱了皱眉头。

    王信仪立即就把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老女人,我们就是抢你车位了,怎么了?你们两个年纪大到都可以做我们父母了,让让我们又怎么样?”旁边被雨叔甩开的女孩子怒气冲冲的大叫起来。

    “把你们的车挪开,把车位还给她。”雨叔没想到她竟然会遇到这种麻烦,原本还想让王信仪停到旁边的停车场去的,听到那女孩子嚣张的话,雨叔的脸色瞬间大变,阴沉着声音对他们说道。“

    我偏就不挪,你们把我怎么样?”那两个年轻男人立即蛮横起来,还抬起头来瞪着雨叔,脚步往前逼近一步,一副要干架奉陪的样子。

    王信仪原本还想跟他们争扎的,突然看到雨叔被扯进来,她立即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袖,小声说道:“算了吧,我找别的停车位,就让给他们。”

    “不行。”雨叔寸步不让,冷冷的目光盯着那两个人,突然,他一手就将其中一个拎了起来,就像拎小鸡仔似的,毫不费力,还有可能将对方扔出几米之外去。“

    啊,你放我下来,你想杀人不成,放开我。”那个男人吓的脸色发青,挣扎着大叫起来。

    “挪不挪车。”雨叔冷静的问他。“

    挪,挪车。”那个男人吓的语无伦次,险些尿了。

    雨叔气势一变,就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这些小年轻也就只能嘴上逞强,横一横,可真的遇到要对决的时候,只怕吓的比谁都胆颤。

    其余几个人看到雨叔脸色阴沉沉的,也吓的不行,一行人赶紧坐上车去,车子飞速逃走。“

    停车吧,我帮你看着。”雨叔一脸淡定的对王信仪说道。王

    信仪简直不敢相信,这件事情,就这么轻易的被解决了。以

    前,她一直相信有理走遍天下,可现在她也相信,有拳头也能解决一切。王

    信仪把车停了进去,出来的时候,她忍不住想笑,可偷看雨叔面不改色的样子,她又不好笑出声来,毕竟,他是为自己打抱不平的。

    雨叔其实也有些尴尬的,他沉默着走了几步路后,轻咳了一声,像在解释什么:“我其实……没这么暴力的。”

    王信仪一愣,笑意再也忍不住了,一边笑一边点头:“我知道,是他们不讲道理。”

    雨叔还以为吓到她了,听到她笑出声,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也干笑连连。“

    谢谢你帮了我,如果没有你,我只怕要忍气吞声了。”王信仪虽然是办公厅的高管,可是,她也不会滥用权力的,刚才那件事情,如果处理不了,她就只能退一步海阔天空了。

    “小事一桩。”雨叔不敢邀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