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50章 凌墨锋的强硬
 伤心来的这么突然,犹如一根针扎进去,她尴尬的自我介绍:“我是王信仪,上次你送我回办公厅的那一位。”

    “哦,是你,抱歉,我刚才没听出是你的声音。”雨叔的语气这才温和了一些。“

    没事,是我太唐突了,上次谢谢你送我回来,晚上我想请你吃个饭,不知道你是否有时间。”王信仪大胆直接的提出邀请,还是找了一个小小的借口。

    “你太客气了,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吃饭就不用了,你是大小姐的上司,为你服务,我很荣幸。”雨叔对她态度很好,说的话也很客气。

    王信仪一脸呆掉,大脑立即冒出两个字,直男!原

    来这两个字不是传说,这世上真的有这种不解风情的男人。能

    说会道的王信仪,突然哑巴了,竟然再找不到更有力的借口把他约出来见面。

    “就吃一顿饭,也不愿意吗?”王信仪找不到理由了,无比失落的问。雨

    叔在那边沉默了两秒,然后答道:“如果你想吃饭,那就我来请吧。”

    “啊?”王信仪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双眼睛睁大:“怎么好意思让你来请?”“

    我也不好意思让女人请吃饭。”雨叔的声音听上去也有些窘态。

    王信仪会意后,立即噗哧一声笑起来:“那好吧,我们晚上去哪吃?”

    “我知道一个地方,但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去吃,吃火锅。”雨叔也是实在的人。

    “好啊,火锅我喜欢,你给我发个地址,我过去。”王信仪此刻就算中奖了似的开心,满心欢喜的点头答应了。

    “那我晚点给你地址,先挂了,我这边有点事。”雨叔说完,就挂了电话。

    王信仪抓紧手机,一脸春暖花开。她

    还以为自己今天要计划失败了,没想到,柳岸花明又一村啊。

    王信仪开心的想找个人分享,她立即想到蓝言希,可觉的自己已经不再是怀春少女了,不能把自己的心思往外诉说,最后,她还是一个人消化了这份喜悦,满心期待着和雨叔的第一次约会。

    杨荷的心,已经伤透了,她找了一个机会去见凌墨锋,远远的,看到男人坐在会议桌前,他一身严谨的正装,正严肃的发言,杨荷的目光突然看到了男人放在桌面上的大手,哪怕隔着远,可她依旧能看到男人中指戴着一个戒指。

    杨荷的心,猛的一痛,她死死的盯着,伤心之极。

    如果是别的男人戴一个戒指,她说不定会猜测对方只是因为需要穿搭衣服,才特意去戴一枚钻戒来衬托,并不代表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可这枚戒指戴在凌墨锋的手上,却是意义非凡,说明那个让他愿意戒指的女人在他心目中有着无可取代的位置。杨

    荷想哭,想放声痛哭,他知道凌墨锋是承认了蓝言希是他的妻子了。杨荷没办法继续在这里工作下去,她找了一个同事代替自己,她转身就跑了出去。

    “蓝言希!”她双手紧捏,恨声咬牙,这个名子,仿佛从一开始出现,就成了她的阴影,最初羡慕她有钱,后来妒忌她是凌墨锋的未婚妻,如今,她就是她的仇人。凌

    墨锋结束重要的国事会议后,就被老总统身边的人喊住了。

    “副总统先生,不知道是否有时间,总统先生中午想约你吃顿午饭。”那个人一脸客气恭敬。

    “总统先生有约,自然要去。”凌墨锋面色如常的答。旁

    边楚冽神情却是一凛,目光如炬的盯着对方:“不知道总统先生是否还邀请了别的要员?”

    “没有,他想跟副总统先生单独吃顿饭,聊点私事。”对方答道。

    凌墨锋神色微变,淡淡道:“私事?我跟他没有私人交情,谈的都是公事。”“

    副总统先生别担心,总统先生这次是满怀诚意的。”对方看出他们的质疑,略显几份急切。

    “总统先生的诚意,我们领教过很多次了,就不知道这次的诚意是什么。”楚冽在旁边不冷不热的怼着。对

    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如今情势严峻,凌墨锋警惕性很高,想要单独邀他见面,只怕真的有些困难了。“

    副总统先生国事繁忙,那我就不打扰了,总统先生会亲自给你致电的。”对方说完,转身就离开了,没再多做纠缠。楚

    冽冷哼一声:“不知道他又想耍什么手段,先生要防备他。”凌

    墨锋俊脸也沉了下来,淡淡道:“我倒是好奇他想跟我聊什么私事。”“

    不管什么事,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楚冽已经对老总统彻底失去信心了,他想尊敬他都找不到机会。

    凌墨锋也跟着冷笑:“不论好坏,他主动找我,总归要面对的。”

    凌墨锋回到办公室,办公室的座机适时的响了起来,凌墨锋看了一眼,是总统先生办公室打进来的内线电话。

    凌墨锋拿起座机,放在耳侧,沉严开口:“总统先生,你找我?”“

    墨锋,你好像对我特别防备啊。”老总统的声音传来,喊的如此亲热。凌墨锋却是一本正经的答:“总统先生严重了,不知道你找我有事吗?”

    “有,很重要的事,凌墨锋,我想我得提前恭喜你,你既将成为下一任总统先生了。”老总统言语中虽带着不甘心,可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总统先生说笑了,大选是严谨的事,不能拿来开玩笑。”凌墨锋却是谨言慎语的说每一句话,毕竟,老总统的坑太多了,一不小心就会跳进去,万劫不复。“

    我没有说笑,我说的是真的,这一年多时间,我们斗来斗去,想争一个高低,可我想说的是,我没有败给你,我只是败给了命运,我老了,你却像初升的太阳,光芒四射,风华正茂,凌墨锋,你的手里掌握了我不少的证据,我知道,你准备大选之前揭发我,我其实一直在等着这一天。”老总统声音平静的聊着这些让人心惊的话。

    凌墨锋剑眉一拧,第一感觉,这个老头子疯了。

    “凌墨锋,我想跟你谈个条件,我愿意认罪,你把副总统的位置让给我的侄子唯丞可以吗?”老总统倒是一点不拖泥带水,直言不讳的问他。

    凌墨锋很惊讶,也很意外,他沉默了几秒后,发出一声轻嘲的笑声:“国事严谨,不是交易,更不可能成为你我之间的交易,总统先生,这个玩笑有些过火了。”

    老总统没想到凌墨锋一口就拒绝了,不给他一点谈判的余地,他有些恼怒。

    “这的确不该变成交易,你别忘记了,两派斗争,伤国伤民,你要真的有仁慈之心,就该为民众着想。”老总统仿佛很有自信能够说服他。

    “斗争不是我挑起来的。”凌墨锋也有些生气,声音冷了几个度。“

    不是你,也会有别人,谁让一山不容两虎,一国不能有两个君王呢?”老总统悠悠然的说道。

    “你推你侄子上位,目的还是要跟我斗,你们慕家还真是战斗家族啊。”凌墨锋冷声讥讽。

    “唯丞是个有理想报负的好孩子,他的才华应该得到更大的平台。”老总统满怀希冀的说道。“

    说实话,你这个侄子以前有过交情,他的确不像是你们慕家的人,可是,你今天跟我说这些,什么意义都没有,请总统先生以国为先,以民为重,若你觉的自己有罪,那就该承认你的罪业,不要让你的职业生涯蒙羞,你难道没想过就算慕唯丞有机会坐在高位上,你的存在,是否又会变成他终生不能抹掉的污点呢?”凌墨锋言语犀利如刀,字字句句割在了老总统的最痛处。

    老总统脸色瞬间一僵,很显然,他从来没有正视过自己犯下的错误,更没有去想过自己的存在,会给自己的后代带来多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