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43章 败象已现
 “我警告你,这件事情,要是第三个人知道,我不放过你。”王信仪还是很爱惜颜面的,她立即朝雨叔挥挥拳头,以示警告。

    “放心,我不会说的。”雨叔很老实的点点头。

    王信仪终于找到了一个袋子,却又发现自己坐在副驾位上,她立即解开安全带,从位置上爬向了后车座。

    不一会儿,王信仪就觉的自己尿成了一条河,她恨不能捂住耳朵,不让自己听见,但再丢脸,也只能丢着了。

    雨叔幸好没再笑了,只是把车速减了下来。好

    一会儿,王信仪才彻底的舒畅了,她懊恼极了。“

    你刚才说和女人去冒险?不会是我理解的那一种冒险吧?”王信仪忍不住的嘲起来。“

    你理解的是哪一种的?”雨叔奇怪的问。“

    呵,据我所知,男人到了你这个年纪不结婚,要么就是身体有问题,要么就是还没有玩够,你应该属于后者吧,不结婚,但天天都在恋爱,女人一批一批的换,今天这里玩,明天那里玩,而且,还专骗那些未知天真的年轻女孩子,自认为是魅力大叔……”“

    王女士,你对我并不了解,所以,请你不要这样理解我的生活,我去冒险并不是去玩,而是去工作。”雨叔脸色变了变,立即为自己反驳。“

    工作?”王信仪怔了怔。

    “是,考古学家征请保镖,高薪危险职业,这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去的,去爬雪山,沙漠,无人区,都是拿命去赌明天,我不结婚,不是我身体有病也不是我贪玩,我只是喜欢这种自由的生活。”雨叔只好仔细的解释给她听,不愿意被她想像成是那种浪荡男人。“

    哦!”王信仪一脸惊呆的表情,看来,不是她理解的那种男人。花

    了两个小时,雨叔把王信仪送到了办公厅,停了车,雨叔就准备离去。“

    哎,那个……能留个联系方式吗?”王信仪突然追了两步,面色羞红的问。

    雨叔有些意外,然后点了点头,把手机拿出,递给了她。

    王信仪立即快速的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又拔通了,打到自己的手机上。

    “以后…我要是需要保镖,能请你吗?”王信仪开玩笑的问。

    “抱歉,我现在长期受聘蓝家,不能接别的工作。”雨叔一脸认真的说。“那……好吧。”王信仪突然有些失落。

    雨叔也发现了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好像带着复杂的情绪,他不由的一怔。“再见。”王信仪觉的自己今天好像有些不对劲,她快速的说完这一句后,就转身逃也似的跑进了大门。雨

    叔还在原地呆站了两秒,随后,他转身离去。

    梅姐离开后,第一时间就跑去找总统了。

    老总统抽空见了她一面,见她脸色黑沉,老总统点了一根烟,淡淡道:“让你去凌墨锋的订婚宴上,有什么发现吗?”

    “大发现,总统先生,我觉的你派去盯稍的那些废物可以清理掉了,是谁告诉你凌墨锋不爱蓝言希的?又是谁告诉你,蓝言希不理会凌墨锋的?这么久了,他们演的一出好戏码,把我们都当傻瓜给耍了,他们恩爱着呢。”梅姐气愤的说道。

    “有这种事?”老总统神色也为之大变,他脸色瞬间一怒,一掌打在旁边的桌面上:“凌墨锋竟然演了这么久的戏给我看?”“

    总统先生,我们忽略了最简单的一件事情,以前,我们都只觉的蓝言希对我们毫无用处,可现在才发现,她将是凌墨锋最大的弱点。”梅姐也咬牙切齿,觉的自己就像一个笑话似的,被凌墨锋嘲笑着。

    老总统面如死灰,看上去瞬间苍老了许多,他捏着拳头,一脸恨色道:“上次留下来的活口,被凌墨锋的人安置着,马上就要进行公审了,我们还没有找到机会灭口,听说这次抓到的是一个小头目,不知道他对这件事情知道多少。”梅

    姐神情瞬间一变,心里已有计较,难道老总统真的气数已尽吗?事到如今,凌墨锋事事占据上风,梅姐突然心底发寒,有一种无法喘气的恐惧感。“

    总统先生,有什么办法能解决眼前的麻烦吗?”梅姐忍不住的问。老

    总统恨恨的咬着牙根说道:“大选就在下个月初进行,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阿梅,你是不是也在考虑着后路?”

    梅姐吓的头皮一麻,赶紧低头恭敬说道:“先生,我对你的忠心天地可证,绝对不会半路背叛的,只是,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总统先生是否也考虑过自己的退路呢?”

    老总统目光盯着她,良久,一声冷笑:“你让我屈居在他之下?做了他的手下败将,还要受他驱使?我好歹是个男人。”

    “总统先生是否有别的决定了,如今局势,对我们非常不利,今天宴席上,我看到了季枭寒和洛锦御也到场了,现在看来,他们也丝毫不避讳了,政局之上,民心所向,恐怕也不再是你了。”梅姐到了今天,仿佛也看到了结局,她难免有些裴哀,因为自己挑了一条走不通的路,她不知道路的尽头是什么,或许会是万丈悬崖,跌了一个粉身碎骨,可希望是柳岸花明,重洗牌局。

    “人心就是这么的现实,谁能为他们带来利益就选择与谁为伍,阿梅,你后悔跟着我吗?”老总统目光阴沉沉的打量着她。

    梅姐本就是精明的人,她知道老总统故意在试探她,她吓的赶紧弯腰下去,一脸臣服的表情,忠诚道:“总统先生说的哪里话,我从来不后悔,总统先生一直是我的目标,学习的榜样,我是总统先生一手提拔起来的,我相信先生的英明决策,一定能够为国家带来更辉煌的明天。”“

    你这张嘴会说话,讨人喜欢。”老总统笑了起来:“事到如今,唯一能翻盘的,只有把目标盯在凌墨锋的身上,那个蓝言希也真是可恨,年纪轻轻,演技了得,在办公厅工作这么久了,一点破绽都没有露出来,耍着我们玩,她也留不得。”“

    先生这是要……”梅姐脸色骤变,一时心头惊恐。

    “就算凌墨锋再得民心,再有领导者的风范,如果他人都不在世上了,谁又还愿望追随呢?就算他成为了别人的信念也没用。”老总统此刻,已经到了鱼死网破的地步了,他年纪大了,所剩的时间不多,拼的就是一口傲气。

    梅姐脸色大变,内心惊惶不安,她没想到老总统竟然下了一步死棋,而且,这是要拉着所有同伴一起赴死的节奏啊。梅

    姐虽然贪婪权力,喜欢位居人上的感觉,更喜欢让那些年轻漂亮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弯腰,可如果让她付出生命的代价去得到这一切,她突然没有那么大的勇气了。

    “总统先生的决定很好,的确,所有的一切,不过只因为凌墨锋的存在,只是不知道先生打算怎么做?”梅姐忍不住的问下去。“

    怎么做?你来替我做。”总统先生目光突然精光闪动,盯着她的眼睛说道:“阿梅,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办,你能办好吗?”

    “我……我……怕是不行,我只是一个女人,我手无缚鸡之力,我连拿枪都不敢,如果只是玩弄权术,出谋划策,我还是在行的,可让我杀人,我……我不敢。”梅姐从来没有吓到这种地步,她双腿一软,几乎要瘫倒在地上,结结巴巴,惊惶无措的答道。“

    一个个都懦弱起来了,当初是谁说能拥护我坐稳这个位置的?”老总统发出一声讥笑声。梅

    姐脸色惨白无色,紧张不安的捂着胸口喘气,怕自己被吓死。

    “你们可别忘了,你们的手里都有人命在,这个时候不搏一场,就算我倒台了,你们也没有好日子过的。”老总统讥讽起来,将利害说出。

    梅姐眼睛一睁,没料到老总统竟然会说这种话,她又气又急,竟说不出话。

    老总统看着旁边一个摆针,时针一秒一秒的在走动,就像年轮,催着人不断的往前走去。

    窗外的风吹进来,掀起他最上层的黑发,露出的却是花白的岁月。

    梅姐已经跪在地上了,一抬头,看到老总统刻意伪装下的那一缕缕白发,她内心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如果我能再年轻二十岁,今天绝对没有凌墨锋说话的余地。”老总统也感慨了起来,无恨无欲,只剩下对岁月的不甘。

    梅姐不说话,只是呼吸加快。“

    一个月……太短了,什么都改变不了,副总统先生的位置,我想扶我小侄子坐上去,你觉的如何?”老总统目光多了苍老之色。“

    你侄子?北部军首慕唯丞?”梅姐一脸不敢置信。

    “是,只要凌墨锋答应我这个条件,我愿意放弃跟他竞争。”老总统伸手去拔快了时针,声音苍老了许多。“

    可他…他好像并不愿意跟你为伍吗?”梅姐一脸惊讶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