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40章 某人喝醉了
 就算妹妹没有为他呐喊,凌墨锋看着眼前那张嫣然艳丽的俏脸,也情难自禁的在她的额头处轻吻了一下。

    其实,他还想来一个更加热烈的吻,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性格内敛的凌墨锋,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蓝

    言希轻合了一下眸,哪怕只是蜻蜒点水般的一个吻,对于她来说,也是无比的满足,开心。季

    枭寒和洛锦御的心情各异,季枭寒已经经历了结婚时的温馨浪漫,也品偿到了在亲友见证下的那份快乐满足,可洛锦御却还没有经历这一切,看着凌墨锋和他的未婚妻恩爱轻拥的画面,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家里养着的那个小女人,轻叹了口气,他一定要尽快给她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凌

    墨锋和蓝言希坐在了主位席上,宴席正式开始,丰富的菜品,醇香的美酒,大家一边品着美食,畅饮着美酒,气氛一时轻松欢快。蓝

    言希和凌墨锋做为小辈,忙着给长辈敬酒,凌墨锋又身兼高位,又有不少人过来给他敬酒,一时之间,推杯换盏,欢声笑语,让这古色古香的大厅,格外的热闹。可

    和这热闹格格不入的,却有几个人。梅

    姐强撑着微笑,跟身边一些亲戚闲话着,不过,很快的,就有一些不太识趣的人,会去擢梅姐的痛楚,如果是外人也就罢了,可偏偏都是她的亲人,三姑六婆,一个个都带着有色眼镜去打量她,好心好意的劝她去结婚,生个孩子防老。梅

    姐烦不胜烦,真心觉的自己来错了地方,无事找罪受。其

    实,凌墨锋并没有邀请她,是凌母给她打了电话,梅姐欣然而来,想着制造一场好戏给大家看看,可她此刻恨不能将那录音笔扳成两断,塞到蓝纤纤的嘴里让她吞下去。幸

    好她精明判断出了凌墨锋对蓝言希的真心切意,否则,出糗的人,只怕就是她了。

    梅姐如坐针毡,恨不能立即离去,蓝家两个叔叔也坐立难安,希望这场宴席赶紧结束。蓝

    琳却慢慢悠悠的夹着菜吃,品着美酒,她看到旁边有男人吞云吐雾,恨不能自己也来一根烟,松缓一下心里的得瑟。

    蓝纤纤今天没有来,是爷爷不准她来,还说以后只要是有蓝言希和凌墨锋在的场合,都不让她出现。

    蓝琳这么多年来的忍气吐声总算到了扬眉吐气的光辉时刻了,她当然要多喝一杯酒来庆祝一下。

    蓝言希酒量不好,最后她只能以茶代酒,面对热情的宾客,她茶水都喝饱了,可站在她身边的凌墨锋,却没有这种待遇了,他喝的全都是酒,就算他酒量还不错,也架不住亲朋的一番热情,他俊脸已经胀红了,看蓝言希的眸子也越发的深沉热烈起来。

    他有一种冲动,想将她拽到旁边无人的房间去……可

    是,理智又强压住了这股冲动,他不能这样做,也不会这样做。

    今天是他的大喜日子,他很开心,喝醉了,也开心。

    王信仪也坐在桌席上,看到蓝言希和凌墨锋有爱的互动,她一时看直了眼睛,她突然回想起自己上一段婚姻,好像直接省略了订婚这个环节,直接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起初,两个人还有点激情,可三个月以后,男人的本性就显露出来了,关系从最初的热烈变成了纯洁无瑕,她工作忙,老公工作也忙,白天黑夜见个面都困难,最后,老公竟然背叛了她,找了一个比她年轻性感的女人,那个女人直接就上门挑恤她的正宫位置,还怀着两个月的身孕,那个时候,王信仪真的很想对她毒打一顿,把她直接打流产,可理智却还是占了上风,她觉的,不忠不洁的男人,扔弃都不可惜,她决然离婚。思

    绪在这么热闹的场面还是飘远了,等到王信仪缓过神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脸上竟然滑下两行泪,她顿时羞愧的低头,伸手去抹掉。

    只是,当她以为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今天的两位主角身上时,她一抬头,就看到临桌坐着的那个被自己撞伤了腿的男人,他正一脸惊诧的看着她。

    四目相对,王信仪纵然政界沉浮多年,也愣是给他打量到脸红了。

    她有些气恼的瞪了一眼雨叔,这个男人怎么一直在盯着她看?她难道脸上长了一朵花不成?

    其实,王信仪真的误会雨叔了,雨叔也只是不经意抬头,就看到她好像在抹眼泪,一时惊愕才会多看两眼的。也

    许女人的脑回路真的很清奇吧,王信仪就觉的雨叔有故意的嫌疑。被

    王信仪瞪了一眼,耿直的雨叔吓的赶紧低下了头去,哪里还敢再多看一眼。

    王信仪心里气哼一声,算你识趣。

    宴席终于到了尾升的地步,梅姐实在坐不住了,强装笑容跟旁边的亲人道了别,走出大门,立即黑了脸。

    蓝家两个叔叔见有人开始散场了,他们也过去跟老爷子打了声招呼,又和凌家的长辈说了一声,然后快步离去。

    季枭寒和洛锦御是结伴而来的,今天是凌墨锋的专场,他们自然不会抢他风头,跟醉眼迷离的凌墨锋打了声招呼,凌墨锋想跟他们说什么,健躯一个不稳,长臂直接就搂住了旁边的蓝言希。

    “他喝醉了,季先生,洛先生,你们先回去吧,今天很感激你们能来。”蓝言希立即微笑的朝二人说道。

    “他是真醉了,你好好照顾他,以后有时间,到家里来坐客,我介绍我妻子跟你认识。”季枭寒立即笑着说道。“

    我见过你妻子了,上次还求她帮过我的忙,我一定会抽空去你家亲自感激她的。”蓝言希微笑点头,对唐悠悠的印象还是很好的。

    “哦,对了,我差点忘了,你们见过面。”季枭寒这才突然想到。

    道了别,洛锦御和季枭寒就一起出了门外,他们的车队各自停在两侧,数辆黑色的轿车,陆续驶离,引人侧目,财富的魅力,真是让人惊叹。“言希,恭喜你啊,我来迟了,已经自罚一杯。”王信仪见客人少了一些,这才走到蓝言希的面前,微笑的送上祝愿。蓝

    言希感动的伸手抱了抱她:“信仪姐,你能来我就很开心了,真的。”

    “我喝了点酒,一会儿不能开车了,可能要让你帮我请个司机。”王信仪原本是不打算喝酒的,可刚才莫名心累,就贪喝了几杯,这会儿眼看着就到了要上班的时间了,王信仪只能向蓝言希求助了。

    蓝言希当然愿意帮忙了,她轻笑道:“信仪姐,你稍等一会儿,我找个人送送你。”

    王信仪站在原地等着,看见蓝言希快步的朝着不远处走去,她说话的对象,竟然是今天被她撞了的那个中年男人,王信仪也不知道哪儿心虚了,表情有些怔住。

    不一会儿,蓝言希就笑眯眯的走过来说道:“信仪姐,雨叔是我很信任的人,他车技也好,我让他送你过去上班吧。”

    “他呀?”王信仪眉头纠结了一下:“能换个人吗?”

    “信仪姐,雨叔人很好的,我向你保证,而且,他很负责,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的,换别人,我还不放心呢。”蓝言希根本不懂王信仪的小心思,她一脸认真的解释道。

    王信仪脸色有些尴尬,只好不再说什么了,她怕蓝言希会看出她的心虚。“

    王夫人,请跟我来吧。”雨叔一脸负责的态度。

    “夫人?”王信仪好像很久没有听人这样称呼过她了,她脑子瞬间一炸。蓝言希脸上也愣了一秒,随后,她赶紧笑着纠正:“雨叔,信仪姐目前单身,要不,你叫她女士吧,不要叫夫人。”雨

    叔愣了愣,点点头。

    王信仪却是闷着一肚子的气,对蓝言希说道:“言希,那我先走了,祝你新婚快乐,办公室见。”

    “信仪姐,慢走啊。”蓝言希朝她挥挥手。雨

    叔和王信仪一前一后的走出了院门,阳光照下来,地面滚烫,让人觉的闷热,王信仪一言不发的走到自己的车子旁边,然后从包里摸出一把车钥匙递给他。

    雨叔伸手接了过来,打开车门,启动了车子。王

    信仪表情僵了一下,最后,她还是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这是她的车子,她当然要坐在前面,才更放心。雨

    叔一坐进车内,才发现,这车内的装饰有些……奇怪。

    全部都是红色的,坐椅,方向盘也套着红色的皮套,还有档位,几乎能看到的地方,都是红色,他一个大男人,表情有些尴尬,车技高手,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手该往哪儿摸了。

    王信仪大概猜出他的郁闷了,她立即不失礼貌的笑了笑:“算命先生说,红色旺我。”“

    哦!”这是雨叔听到最搞笑的解释了,真的有人把算命先生的话奉为真理吗?

    “对了,你的腿没事吧,会不会影响开车?”王信仪忍不住的问。

    雨叔摇头:“不会,我的腿没事了。”王

    信仪不知道是喝了点酒,还是因为这么多年真的寂寞空虚了,她侧过头,有些放肆大胆的盯着雨叔打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