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36章 他心疼了
 蓝言希的话刚说完,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枪响,她吓的赶紧捂住了耳朵,可惜,这道门是加固的,而且,也做了特殊的处理,子弹打不穿。那个男人疯了似的,拿了旁边一把椅子,狠狠的砸了过来,不过,他刚举起了椅子,他的后背就被门外赶进来的保镖给拿枪打中了。

    “把椅子放下。”他拿枪的手臂又中了一枪,保镖冷着声音怒斥。“

    呵,该死的女人却没死,我却活不成了,也罢,反正也是要死的。”那个男人说完,直接拿了他的枪,对着自己的脑袋,直接就是一枪。鲜

    血喷溅,他身体僵硬的倒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走廊,传来了急迫的脚步声,不一会儿,凌墨锋带着一群人,就站在了门口。“

    言希!”他慌乱的大喊了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一抹娇小的身子冲了出来。

    “言希。”男人穿过人群,一把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薄唇死死的抵在她的额头处,好一会儿,心跳才平缓下来。

    楚冽已经让人保护好现场,他蹲下身检查了一番,然后跟凌墨锋交换了一个眼神。

    “把这里清理干净。”凶手已经当场自杀了,凌墨锋想要调查,也不可能从一个死人的嘴里问出什么,而他即然是抱着必死决心来的,那肯定就没有露出破绽,背后指使者也说不定拿捏住了他的弱点,让他必死无疑。

    人心险恶,人性却脆弱,当至亲至爱的生命被人撑握,拿命去交换他们的平安,这是最无奈最无助的选择,可往往,有些人愿意这样选择。凌墨锋搂着蓝言希,用高大的身躯遮挡住那惧冰凉的尸体,不想让她多看一眼。

    “言希,你是怎么逃进去的?”凌墨锋声音低沉,仍带着颤意。蓝

    言希气恨道:“他刚才在门外的时候,我就怀疑他了,可等我想说话的时候,他却进来了,我当时吓的半死。”“

    你是怎么怀疑他的?”凌墨锋赞赏的问她,目光透着惊喜。蓝

    言希抿了一下嘴角:“他说是你让他送咖啡给我的,可你知道我不喝咖啡的啊,我对咖啡有些过敏,又受不了那苦味,上次你要给我喝,我都没喝,你又怎么会让他送这个给我呢?”

    “言希,你能观察细微这习惯很好,也能在关键时刻救你的命,你以后也要带着这种怀疑的心态去跟陌生人相处,知道吗?”凌墨锋刚才听到她的求救信息,简直要吓到心脏停跳,幸好他所在的会议室离这里也并不算远,这才能及时赶过来。“

    说实话,我是真的害怕。”蓝言希的身子还在打颤呢,刚才那个男人的枪声,把她吓的蹲在角落瑟瑟发抖。

    “没事了,别怕。”凌墨锋薄唇又亲了亲她的额头,低柔安慰。蓝

    言希这才知道战争的可怕之处了,也能理解当初凌墨锋为什么不愿意跟她公开关系,因为想要拿到凌墨锋弱点的人太多了。“

    凌墨锋,是不是打扰到你了,你会议结束了吗?”蓝言希有些自责,也很难受,她没料到有人会闯进来杀她,而且,没有杀了她就自杀,这种对自己都如此心狠的人,真的太可怕了。“

    没事,你的安危最重要,会议也差不多结束了,我让别人代我发个言就行。”凌墨锋伸手理了理她的长发:“我们回去吧。”“

    嗯。”蓝言希还是伸手抱住了他,将脸深深埋进他的怀里,贪恋着他身上的安全感。凌

    墨锋看着她这受尽惊吓的样子,心疼极了。回

    去的车上,蓝言希没说话,就一直抱着他一只手臂发呆。凌

    墨锋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能安慰好她,只能将头往她身上靠过去,让彼此离的近一些。

    “你身边的工作人员,也被他们收买了,你以后要更加小心。”快到家的时候,蓝言希低着声提醒他。“

    我知道,说实话,这个人会背叛我,我不意外,当初我就觉的他有些不可信,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让他参加核心工作,可还是没想到他竟然会被收买。”凌墨锋言语中多了无奈和苦笑。“

    他死了,拿再多的好处,只怕也没命花了,这有什么意思啊?”蓝言希有些不能明白这个人的目的了。

    “言希,人心可怕的程度,你是无法预知的,你觉的那个人死了可惜吗?可他说不定要不得不死的理由,我们不去猜测了好吗?你就当今天是一场噩梦,梦醒了,你就忘记了吧。”凌墨锋不愿意跟她解释的那么清楚,因为,那些事情太残酷了。

    “嗯,我会忘记的,而且,我会把我的心脏锻练的更强大一些,以后面对任何的事情,都不会惊慌失措,不会让你替我担心。”蓝言希轻笑着点点头。

    “明天我们订婚宴上,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防不胜防,但我已经尽量把安保工作做好了。”凌墨锋皱起了眉宇,对明天的未知,还是有些不安的。“

    我们请的都是亲人朋友,不认识的人一个都没有请进来,应该……没问题吧。”蓝言希却是天真的这样以为。

    因为是订婚宴,所以请的人并不多,只有十桌,两家亲朋好友各五桌,而且还是最亲的那一种,朋友也是最铁的,凌墨锋虽然身为副总统,可他主张低调,挑的餐宴位置也十分的隐密,不会受外人打扰。除

    了安全方面是最大的难题,其余的,倒也没必要刻意铺张。

    “希望吧,希望我们请的人,都是真心来祝福我们的。”凌墨锋轻笑点头,不想给她增填心理压力。

    “对了,蓝纤纤辞职的事,是你处理的吗?”蓝言希好奇的问。“

    不是我,我还没通知人事,她辞了吗?”凌墨锋提到这个女人,俊脸就难看了几分。“

    嗯,她本人没来,我小堂妹帮她来的,她还说,蓝纤纤要嫁人了。”蓝言希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