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28章 这就算承认了
 蓝纤纤目光偷偷的去看凌墨锋的表情,他神情冷淡,仿佛对眼前发生的一切都并不上心,她心头纳闷,为什么凌墨锋没有发脾气?

    难道,欧阳轩的这么话,并没有让他感到生气?

    蓝言希突然反击,令在场所有人神色变的微妙起来,由其是欧阳轩。

    他本来就心虚,蓝言希那双冰冷的眼神,更是叫他发颤。“

    还记得有一天,我们一起去河边写真吗?午饭的时候,你接了一个电话,很不巧,我当时也去了一趟洗手间,你跟你那位朋友聊天的话,我一字不落的全听到了。”蓝言希冷笑着说出来,对当年发生的事,感到心寒。

    欧阳轩脑子一嗡,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当然记得那天自己在电话里说过的话了,他恐惧的往后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凌墨锋那冰冷的目光,也正看着他。蓝

    言希讥讽道:“你当时跟你朋友说,说我是一个傻白甜,人傻钱多,很好骗,你还说,那天晚上故意订了一个房间,想跟我把关系坐实了,再到我家里来提亲,还说只要你娶了我,就能少奋斗十年,你还让你那朋友给你保密,我们婚礼过后,你要送他一辆跑车当礼物,你甚至还想着,结婚后要把我手里的股权弄到手,还想创业完成你的梦想,欧阳轩,你说你有多可怕啊。”

    “蓝言希,你胡说,我根本就没有说过这些话,你怎么可以冤枉我,就算你现在不喜欢我,你也不可以编这种话来中伤我。”欧阳轩被擢中了痛点,他顿时狗急跳墙一般的指着蓝言希怒斥。

    “哦,是吗?你是说我刚才是在冤枉你?那行啊,我们不如找你那位朋友对质一下吧,我相信凌墨锋应该会帮我的,毕竟,他肯定也想知道事情的真象。”蓝言希微挑了眉儿,讥笑了起来,美眸立即朝凌墨锋望去。凌

    墨锋点点头:“没错,我对这件事情越来越感兴趣了,你们两个谁的话是真,谁的话是假,只要找到证人,自然就有真象了。”凌

    墨锋站在中间的立场上,看似没有帮蓝言希,可却一直都在背后支撑着她的言论。

    “姐夫,你不会真的相信了她吧?我跟她是一家人,我可以做证,欧阳轩绝对不是那种贪图利益的男人,他对我堂姐是一片真心的。”蓝纤纤没料到事情会来一个反转,眼看着她的计划要失败,已经顾不得什么,只想赶紧指控蓝言希始乱终弃的恶名。“

    你好像比蓝言希还更了解这个男人,蓝纤纤,是不是蓝言希身边的异性朋友,你都很感兴趣?你这爱好,不知道遗传了谁。”凌墨锋淡淡的讥笑着,轻描淡写的话,却狠狠打了蓝纤纤的脸。

    蓝纤纤脸色红白不定,竟一时变成了哑巴。

    蓝言希趁机讽刺:“就是啊,蓝纤纤,你对欧阳轩这么了解,难不成,你们有一腿?”“

    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跟他……只是认识的朋友,他是你的前男友,我才不会抢你的东西呢。”蓝纤纤气到语无伦次,一双眼睛胡乱闪动着。“哦,你不抢我的东西,可你次次都想抢我的男人。”蓝言希了然,又讥笑她。

    “我……我才没有抢。”蓝纤纤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蓝言希挑挑眉儿,双的环在胸前:“蓝纤纤,你今天找欧阳轩来的目的,不就是想挑拔我跟凌墨锋的关系嘛,你要是喜欢我的未婚妻,你直接来跟我说就行了,何必演这一出,再说了,你当凌墨锋不挑食啊,像你这种恶心的女人,他肯定连看都不看一眼的。”

    凌墨锋没料到蓝言希跟人吵架,一点也不输场,还把他扯进来,他无语。

    蓝纤纤气的想杀人,她竟然真的朝凌墨锋望去,一脸忧伤。

    可惜,凌墨锋此刻低头看着地板,还真的没有正眼瞧她一下。

    “蓝言希,你怎么可以冤枉我?我对副总统先生是敬重,我才没有……我没有。”蓝纤纤无论怎么解释,这会儿都好像圆不了谎,气到脸色难看极了。

    “敬重?这词用的妙。”蓝言希讥笑连连:“敬重到每天都跑到我面前来说你有多爱他,蓝纤纤,树要皮,人要脸,我劝你善良。”欧

    阳轩刚才被凌墨锋和蓝言希的一唱一和给吓的浑身发抖,竟然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如果凌墨锋真的找他当年的同窗好友调查,那么事情的真象,只怕要暴露出来了,他刚才说的谎,也会被揭发,他真的要玩完了。

    蓝纤纤被蓝言希堵到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干瞪着眼睛。

    蓝言希目光瞬间盯住了欧阳轩:“当年你还很不要脸的跑到我家门外来等我,想表现你的痴心妄想,当年我是年轻善良,不与你这种伪君子计较太多,可现在,我早不是那个善良的蓝言希了,你得罪了我,我也不会放过你的,等着吧,你要为你今天说的每个字负责。”

    欧阳轩没料到蓝言希气势这么强大,竟令他打心底冒出了寒意。凌

    墨锋薄唇轻勾了一下,看样子,不需要他出手,这个女人自己就能解决了。

    “言希,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拿蓝纤纤的钱来冤枉你。”欧阳轩本来就是胆小鬼,贪生怕死,贪财好色,这会儿被蓝言希狠话一压,他双腿一软,险些没跪下去,赶紧老实交代一切。

    蓝纤纤简直要恨死了,真想拿刀把这个没用的废物给捅了,他竟然当场就揭发了她,她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痛到无处可说。

    “欧阳轩,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给过你钱了?你别乱说,明明是你自己要来这里见蓝言希的。”蓝纤纤顿时气急败坏,指着欧阳轩怒骂。

    “蓝纤纤,副总统先生在这里,我不能再帮你说谎了,我相信副总统先生一定能看穿真象,这件事情,是我做的太过份了,我和言希当年虽然做过一段时间朋友,可我们最多也就伸手帮扶一次,我们关系清清白白的。”欧阳轩低着头,羞愧难当的承认这一切的事实。蓝

    言希恨恨的盯着蓝纤纤:“没想到一切都是你的计划,蓝纤纤,你是有多恨我啊,竟然要编排这些谣言败我名声。”蓝

    纤纤吓的魂不附体,一步步往后退去,摇着手:“不关我的事情,我什么都没做过。”“

    现在后悔,太迟了,我们现在就去爷爷面前把话说清楚,你这样害我,到底是受谁指使的?又安的什么心。”蓝言希立即过来要把她的手拽住。“蓝言希,你要干什么,你别拽我,我不去。”蓝纤纤赶紧伸手要将蓝言希给推开。

    蓝言希此刻也气到有些失去理智了,依旧愤怒的要去抓她的手。

    “蓝言希,你够了。”蓝纤纤这一次用了狠劲,将她狠狠一推。蓝

    言希往后倒退了几步,跌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里,凌墨锋长臂紧紧的抱住了她,目光清冷无温:“蓝纤纤,你这种恶劣的品行,不适合到办公厅上班,还有,她是我的未婚妻,希望你注意分寸,不要再做出伤害她的事情,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蓝纤纤睁大了眼睛,难于置信,痛苦又绝望。“

    你……你喜欢她吗?”蓝纤纤艰难的问出这句话。凌

    墨锋目光深沉,低头凝视了怀里呆愣的女人一眼,最后肯定的答:“我不会娶我不喜欢的女人为妻。”

    “什么?怎么可能……你……怎么会喜欢她?”蓝纤纤简直像被雷劈了似的,久久不敢置信。凌

    墨锋冷笑:“你连她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难道指望我会喜欢你这种阴险歹毒的女人吗?”

    蓝纤纤被所爱的人如此冷漠打击,她的心,鲜血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