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507章 旧痛来袭
 雨叔伤的还是挺重的,一直硬着一口气就为了能够亲眼看到蓝言希是否安好,如今,看到她活生生的样子,提紧的那口气一松,他瞬间就昏迷过去了。

    “雨叔?”蓝言希看着雨叔的头垂下去,她脑子一空,泪水瞬间就滚了下来,她伸手握住了雨叔的手,失魂了一般的低喃:“都怪我,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如果我跟你一起离开,你就不会折回来救我,也不会受伤了,对不起,我错了!”凌

    墨锋看着跪在地上,握着雨叔的手,泪如雨下的蓝言希,她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在自责惭悔,看着可怜又心疼。“

    言希,你别难过了,雨叔只是暂时昏迷过去了,他不会有事的!”凌墨锋蹲下来,伸手轻轻的抚住她的双肩,只觉的她整个人都在轻颤不止。“

    他一直在保护我,我却害了他!”蓝言希的泪,掉的更凶了,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凌

    墨锋也觉的难受,看着哭的不成样子的小女人,他大掌紧紧的捏成拳,这一切,都是那个人的错,是他造成了这次的惨局。

    “蓝小姐,麻烦你让一下,我们要给雨叔打消炎针!”一名医生走过来,低声说道。

    蓝言希这才站起来,双腿有些僵硬,程媛看着也眼眶泛红,她没想到,雨叔竟然是如此忠心耿耿的人,真叫人感伤。“

    言希,雨叔会没事的,你别哭了!”程媛轻声安慰她。

    蓝言希目光呆滞,仿佛丢魂了似的,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只有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淌,仿佛怎么也掉不完似的。

    凌墨锋知道好这次受了很大的打击,也许在她很小时候,面对父亲的离去,她也是这般惶然无助,悲伤难过吧。凌

    墨锋恨不能将她搂进怀里,紧紧的抱着她,给她安慰,可看着她这样子,他竟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了。

    只能陪在她的身边,跟着她的情绪起伏。雨

    叔刚才昏迷的样子,勾起了她儿时的记忆,在医院的走廊上,她坐着司机的车赶过去,来不及跟爸爸说最后的道别,只看到他举起的手,无力的垂下,一别就是永生。那

    一次打击,让蓝言希整整失声大半年,她就像一个丢了魂魄的人,成了木偶,刚才雨叔的样子,再一次的将她打击到了,她整个人又陷入这样的呆滞中,久久不能言语。

    就在大家默哀的时候,天上传来了直升机的声响,大家神色皆是一喜,救援大队来了。

    “言希!”程媛见凌墨锋神色也有些怔忡,便走过去,伸手将她轻轻的抱住。

    蓝言希仿佛脆弱到了一种境界,加上她还生着病,又突然被勾起往事,她的头往程媛肩膀处一靠,直接昏死过去。

    “言希!”程媛没料到她竟打击如此大,赶紧将她稳稳扶住。凌

    墨锋侧头望去,看到她昏迷的样子,内心一震,也赶紧伸手过去,把她整个人都搂入怀中。

    “医生,过来看看蓝小姐!”程媛急声大叫。立

    即有医生过来查看,难过的对凌墨锋说道:“蓝小姐病情未好,又受了打击,只是一时昏迷,应该没什么大事!”直

    升机在天上盘旋了几圈,找到了位置停下,不一会儿,陆清就带着人奔跑了过来。“

    副总统先生,你们还好吧!”陆清看到现场一片的狼籍,顿时心惊肉跳,赶紧询问道。

    “陆先生,麻烦你们先把伤者转移到市区医院救治!”凌墨锋感激的望着他说道。

    “先生,你和蓝小姐也先走一步吧!”楚冽低声提议。凌

    墨锋点了点头:“好,你们留守在这里,我会再派人过来接应的!”

    陆清却在旁边说道:“副总统先生别担心,我们的车队还有半个多小时就能到达这里,如今这桥炸毁了,车队也过不去,得赶紧想办法。”

    凌墨锋这才想到还有物资需要运送,他赶紧对楚冽说道:“马上连续市区救援负责人,马上派人过来这里搭桥修路,必须尽快通车!”“

    是!”楚冽赶紧应声。所

    有的伤者都被紧急的送上了直升机,先行一步离去了。凌

    墨锋怀抱着蓝言希,却并没有坐直升机离开,而是等待救援车过来,再乘救援车走。

    一路上,蓝言希就像睡着了似的,只是她的身子不知道是冷还是惊,时不时的会颤几下。“

    先生,言希没事吧!”程媛看着,也着实心焦。

    凌墨锋低头凝着她,伸手在她的额头处贴了贴:“没有发热,应该就是受激过度。”“

    早知道会这样,当初我就该劝她提前离开的。”程媛忍不住的自责。

    凌墨锋却温声劝她:“这不怪你,她的性子我了解,看着像是一个不拿主意的人,可一旦她决定要做的事,却也十分倔犟!”程

    媛很是认同,蓝言希平日里的确大大咧咧的,仿佛没什么烦心事,可她应该算是大智若愚性的人,小事不计较,大事却定分明。回

    程的路上,倒是没有再出现状况了,一路平安。

    市区甘地下停车场内,一个角落里,被扔下去的蓝纤纤,用尽了气力,才把麻袋的口子给挣脱开了,此刻,她已是受尽折磨,冻的脸都胀了,手脚更是麻木到动一下都犹如万蚁啃咬,她整个人有气无力的缩在地上。

    “小姐,你没事吧?”突然,有一个怯怯的声音在问她。蓝

    纤纤顿时像看到了救星一般,赶紧将脸露出麻袋,就见一名扫地的阿姨,紧张不安的捏着扫把,一脸惊诧的打量她。

    “阿姨,救救我,我被人绑架了,你有没有带刀子,帮我把绳子解开吧,求你了,救我!”蓝纤纤一脸惊恐不安的挪动着自己麻木不己的身子,对着扫地的阿姨露出了哀求的表情。“

    你等会儿,我拿个剪刀过来!”阿姨也好心人,看着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受如此折磨,也是不忍心,转身就跑去拿剪刀帮忙了。

    蓝纤纤心里像在打鼓似的,一双眼睛惊恐的四周望着,真怕那些凶险的歹徒会折回来把她绑走。几

    分钟后,阿姨就拿了剪刀,快速的将她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

    蓝纤纤身上的的绑痕十分的明显,都出血了,可她顾不得疼痛,转身就逃命去了。

    阿姨看着她受了莫大惊吓,也都替她难过。

    蓝纤纤此刻披头散发,沾了一脸的炭灰,因为装好的麻袋本来就是用来装炭的,这会儿,她身上,头发上,全部都是灰,黑黑的,脸上也是。

    蓝纤纤跑进了地下停车场旁边的一个女洗手间里,看到镜子里自己像魅一样的样子,她差一点就发出了尖叫声。“

    到底是谁?是谁要害我?让我查出来,我非杀了他不可!”蓝纤纤一边低头洗着自己的脸,一边恨恨不平的咬牙切齿。冰

    冷的水,碰到她的伤口,她痛到脸色都扭曲了,她更加气到不行。

    “蓝言希,是蓝言希?”蓝纤纤的脑子里突然就崩出了这么一个名子,她整个人瞬间怒的发颤:“没错,肯定是她,还有那个该死的雨叔,一定是他们合伙来欺负我的,我一定要找副总统先生为我做主,我不能白白的被他们给欺负了。”

    蓝纤纤越想越觉的蓝言希是最大的嫌疑人,因为,她和雨叔都恨透她了,好不容易有机会报复她,她怎么可能会错失呢?蓝

    纤纤发现自己的东西都没在身上,这表示,她现在是身无分文?“

    贱人,贱人!”蓝纤纤气到低吼,如果没有身份证件,只怕好想坐飞机离开也是没办法了,而且,她里面原本是有工作证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她该怎么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