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497章 不原谅她
 蓝纤纤在蓝言希离开后,也悄悄的跟着来到了凌墨锋临时办公的房门处,不过,她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偷看着。

    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凌墨锋和蓝言希相处不会太久,蓝言希就会被赶出来的。蓝

    纤纤手指捏紧,指尖几乎都要刺进肉里去了,她既怒又急,恨不能有一双透视眼,看清楚里面发生的事情,看看骄傲不可一世的蓝言希是如何被凌墨锋指脸痛斥的。

    可很显然,她没有那种能力看透,心却茫然之极。

    蓝言希在里面多待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火烧般的煎熬,更别说,她进去有十多分钟了。

    不过,蓝纤纤很快就舒出了一口气,因为,她远远的看到凌墨锋出来了。哈

    哈,果然如她意料的一样,凌墨锋是不会跟蓝言希待在一起的,只怕他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吧。蓝

    纤纤刚舒了一口恶气,又恨的牙根发痒,蓝言希这也太过份,太霸道了吧,她自己没被赶出来,反而把凌墨锋逼出来了,还占了人家的办公室,她不会是打算在里面休息完再出来吧?

    凌墨锋去了隔壁的临时会议室开会,让人守紧了大门,不许人随意进出。

    蓝纤纤简直要气炸了,她觉的蓝言希就是一个蛮不讲理的恶妇,凌墨锋那么有修养的男人,自然不会跟她一般见识,可她这也太得寸进尺吧,竟然占了人家的办公室不走。两

    个多小时后,蓝言希被调好的闹钟给吵醒了,她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短暂的休息,缓解了她的疲劳,她赶紧倒了一杯水,漱了一下口,然后就准备出去做事了。只

    是,当她一出来,立即就对上一双怨恨十足的眼睛,蓝纤纤睡了一觉,不过,她却是噩梦连连。

    梦见了蓝言希主动扑进凌墨锋的怀里,伸手要去解男人禁欲般的领口,还把手在男人结实成熟的身躯上胡乱的摸索着,这个梦,简直比什么都要更令蓝纤纤觉的可怕,所以,她惊醒了,醒过来,就看到蓝言希一边戴手套一边戴口罩的朝门外走出来,她自然满眼怨气的瞪紧了她。蓝

    言希视若无睹的从她身旁走过去,蓝纤纤却气恨恨的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蓝言希,你到底还要不要点脸?”蓝

    言希觉的蓝纤纤有些病态了,她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她和凌墨锋就算彼此不爱,可他们订婚的消息早就传出来了,她进自己未婚夫的办公室,很不要脸吗?

    “蓝纤纤,我不想跟你吵架!”蓝言希用力的一把甩开她的手,冷着脸以跟她说道。

    “不想吵?呵,你的脸皮只怕是跟城墙一样厚了吧,你竟然把他赶出来了,你占了他的办公室?”蓝纤纤想想就觉的她很恶心。

    “关你什么事,他是我未婚夫,我借他办公室休息有什么不对?他可是男人,他当然处处得让着点我了!”蓝言希倒是借口充足。

    “你……”

    “二小姐,你在干什么?”就在蓝纤纤怒气的想要抬手给她一巴掌的时候,她举起的手,被一个男人用力的抓住,她想打下去,都没力量了。“

    雨叔,你回来了!”蓝言希看到及时赶到的雨叔,瞬间露出开心的微笑。“

    大小姐,你没事吧!”雨叔朝她关切的问。“

    我没事,你放开她吧!”蓝言希见蓝纤纤气到脸色都青了,赶紧说道。

    蓝纤纤一脸愤怒的瞪着雨叔:“从小到大,你只帮着她说话,做事,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二小姐?说到底,你不过是我爷爷手边的一条狗……你有什么资格阻挡我做事?”“

    蓝纤纤,你要再胡说八道,我会让你后悔!”蓝言希没料到蓝纤纤说话如此难听,她瞬间一怒,狠声警告她。“

    怎么?我说错了吗?他就只对你和爷爷忠诚,对我而言,他跟狗没区别……”蓝纤纤一脸鄙夷的说道,目光还轻视般的在雨叔脸上扫动,真的像在看一条狗一样的反感。

    “蓝纤纤,我要你给雨叔道歉!”蓝言希愤怒的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狠狠一拽,蓝纤纤险些没站稳。

    “我偏不!”蓝纤纤倔犟的扬起下巴,一脸不屈。雨

    叔却是面无表情,见蓝言希要替自己做主,他只好开口道:“大小姐,算了吧!”

    “不能算,我不准她这样贬嘲你!”蓝言希此刻也态度激烈,一脸恼怒的盯着蓝纤纤,严词要求:“道歉!”

    蓝纤纤还从来没有见过蓝言希如此生气的样子,她的眼神,冰冷的仿佛一把冷刀,要割穿她的心脏似的,她莫名的一阵冷寒,竟然生出一丝的畏怯之心了。“

    我又没说错,我不道歉!”蓝纤纤仍然嘴硬,她早就看雨叔不顺眼了,她也是听自己的父亲天天骂他是看门狗,这才学会了这样骂人家。

    “好,你别后悔!”蓝言希狠狠的将她一甩,冷笑一声。她

    很赞成凌墨锋要把她扔进山里喂狗了。

    雨叔仍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看到蓝言希一脸心疼他,他只是无所胃的笑了笑。

    “雨叔,我们走!”蓝言希强忍着酸楚,低声对雨叔说道。

    雨叔点头,跟着她往前走去。蓝

    言希眼眶的泪打了一圈转后,又忍了回去,充满歉意的说:“对不起,蓝纤纤太过份了,你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大小姐放心吧,我没放在心上!”雨叔感激她的帮忙。蓝

    言希用力的呼出一口气,悲伤的望着他说道:“我知道肯定是我叔叔这样教坏了她,她才会口不择言,对你不敬!”“

    有什么样的父亲,就会有什么样的女儿,我早就不在乎了!”雨叔笑的免强,说不在乎,那是假的,可在乎了,又令自己难受。

    “雨叔,你跟随大队进山救援,一定累了吧,我给你端点吃的,你到那边坐下休息吧!”蓝言希还是挺感激雨叔的,雨叔竟然自荐进山,以他的力量肯定能帮助很多人,蓝言希真觉的他是一个冷面心热的人,只是,年近四十岁了,竟也没有成个家,膝下无儿无女,叫人难免忧伤。“大小姐,不必麻烦了,我自己过去吃东西,你别管我,去忙你的事吧!”雨叔微笑说道。

    “那好,你自己照顾自己了!”蓝言希知道雨叔性子倔犟,他又从小视自己为小主人般恭敬,自己端东西给他吃,他铁定不吃的,她只好没坚持下去了。

    程媛坐在楚冽的身边,打算亲自替他换药,当染血的纱布揭开的时候,程媛闭紧了双眼,不敢去看,也不忍,更怕自己的眼泪会掉下来。“

    不疼!”楚冽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大老粗的男人,看到身边女孩子闭眼不看,他咧嘴傻笑了一下,安慰她。“

    不疼才怪!”程媛这才睁开眼,没好气的瞪着他:“忍着点,我尽量轻一些!”

    “没事,你随意来吧!”楚冽扛痛能力也是一流的。

    程媛动作还是轻了又轻,楚冽看着她紧绷着的俏脸,当缠好纱布后,他忍不住的伸手去抓住了程媛的手,低声道:“谢谢你,程媛!”程

    媛没料到他突然对自己说这么温柔客气的话,她浑身一僵,美丽的双眸迅速的垂下去,掩了眸底的深情,故作淡淡道:“谢我干什么!”

    “谢谢你能过来陪我经历这一切,这对我来说,是比宝藏还珍贵的记忆。”楚冽还是第一次说这种甜蜜的情话,以前,他觉的自己这辈子都不会说这种话的,可当情到深处,浓烈的爱意,让他不由自主的就脱口而出了。程

    媛娇羞极了,含羞带笑的白他一眼:“那你可别忘了,每一个细节都不能忘记,七年后,或者二十年后,我可是会考你的,你要是说错了,说漏了一个细节,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楚冽堂堂一个大男人,被吓的面无人色。这

    就是女人吗?蛮不讲理?强词夺理?

    程媛当然是跟他开个玩笑的,可没料到,他竟然吓白了脸色,刚才给他换药的时候,他都面色如常,这会儿,倒像真吓着了。“

    好了,瞧把你给吓的!”程媛的心情说不出来的好,男人是因为在乎她,才会这么害怕的吧。“

    程媛,我……我怕我记忆力不够,记不住那么多的细节,你到时候,可得手下留情啊。”楚冽赶紧提前为自己谋出路。

    “放心,等结婚了,你的工资卡放到我这里,我就处处为你留情!”程媛又朝他眨眼一笑,那调皮的样子,让楚冽又是一记颤意。“

    我还得供我妹妹读书,等她毕业,我工资卡就给你!”楚冽又吓住了。程媛噗哧一声,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吓唬他,竟然是这么有趣的事情啊,那她似乎找到了未来结婚后的乐趣了。楚

    冽既无奈又无助,看着她笑的像个开心的天使似的,他也只能跟着傻乐起来。

    程媛突然趁他没注意的时候,弯腰迅速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楚冽笑意一呆,程媛已经转身逃走了,他不由的伸手碰触了一下被她亲过的脸,心底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