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490章 九死一生的局面
 凌墨锋乘坐的越野车,在前后多辆车子的掩护下,在夜色中狂奔着。

    突然,从旁边一个山坡上滚下来两个麻袋,沉下心专注开车的年轻司机,原本以为是石头,正要辗压过去,就看到麻袋的口子打开后,露出了两颗人的脑袋,那人还活着,嘴上封着胶片,正惊恐的睁大眼睛,示意司机停车。司

    机小哥吓了一大跳,本能的狠踩了一下刹车,而麻袋里的那两个人也都随之一滚,滚出了车轮下面,惊险的躲过了这一劫。

    车上的司机小哥握着方向盘的手都还在打抖,颤着声说道:“副总统,刚才有两个人被人从山上扔下来了,我不知道有没有压到他们,我下车去看一下吧。”

    “这是诱饵!”凌墨锋眉锋一沉,嗓音沉痛的说道。司

    机小哥被他的话惊住了,六神无主的侧过头看着他。“

    救人吧!”明知道是诱饵,凌墨锋却不能袖手旁观,立即拿了对讲机,下达指令:“小心有埋伏,前方车辆派人下去,把那两个人拖到车上去保护,但也必须小心他们,万一不是诱饵,而是罪犯,也千万不要手软,不能让他们从内部打乱我们的计划。”前

    方车辆立即就跳下了四个人,他们正准备去拖那两个麻袋的时候,突然,那麻袋里的人突然开枪,不过,幸好有凌墨锋事先意料,他们的枪刚露头,就立即被车上另一波人的枪给打中了,两个人都是手臂受伤。

    凌墨锋目光沉郁的盯着这一幕,再一次拿了对讲机发布指示:“这两个拖上车去,留活口!”

    就在他们要去拖那两个人的时候,突然两侧黑暗的山林里,又传出枪声,子弹飞射到那两个麻袋,显然是气急败坏的想要灭口,可惜却还是迟了,有人拿了盾牌挡了子弹,动作飞快的将那两个人拖上了第一辆车上。对

    方见有活口留下,顿时气急败坏了,拿着枪一顿乱扫。凌

    墨锋乘坐的越野车是经过改装的,全部都是防弹玻璃,车体也做了防备,子弹打过来,只是让车体受损,却并不影响到车子的前行。

    车队重新出发,已经有人跳车而下,前往山上与罪犯火拼。与

    此同时,开着车赶过来的程媛和楚冽,也做了后缓工作,一时之间,又是一场激战。凌

    墨锋的越野车迅速的穿过去了,所幸,整辆车遍体子弹,他却并没有受伤,只是心痛欲裂,老总统竟然给他设了重重关卡,这是何等的怨恨,只怕是三世有仇吧。凌

    墨锋虽然想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把他对付自己的招数一招不漏的反扑回去,可他又觉的这种行为太卑劣不耻了,他不屑这般争权夺利,民心雪亮,所向之,必然是值得她们期待的希望。接

    下来的路程,倒还算是平顺,到达第一个救助点,这里聚拢着来自各地的义务救助员,她们有的送来物资,有的送来药品,一时之间,倒是叫人感动万千,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才是国家的力量,民族的希望,凌墨锋历经生死,此刻安全抵达第一战,这一夜经受过的事情,他并没有汇报,反而第一时间就召集了救灾负责人等,召开了紧集的救援会议。

    大家看着风尘仆仆赶过来的副总统先生,忙碌几日没休息的士兵们,也都士气大振,觉的自己为之付出的艰辛得到了安慰,有如此关爱民心的领导,他们定将义无反顾的追随。

    凌墨锋体会到了北区的寒冷和荒凉,他穿了很多的衣服,可在这里,仍然冷到手指都快僵硬。

    可想而知,这里的条件有多困难,救援工作有多艰难,士兵和医务人员站在第一线救死扶伤,可某些人就坐高堂,却心怀怨毒,对他冷酷加害,对比之下,凌墨锋心绪翻涌,眼睛都气的通红了。

    楚冽和程媛的车子也赶了过来,凌墨锋得知楚冽受伤了,结束了会议工作后,第一时间过来看望他,就看到程媛也在,他有些惊讶:“程媛,你怎么会来?”

    “先生请原谅我的不请而来,我其实……是放心不下他,主动请命过来帮忙的!”程媛脸红了一下,羞赫的目光朝楚冽望过去。

    楚冽此刻险些昏迷,医生和护士正在急急的为他处理伤口,取出子弹,他整个手臂都动弹不得,打了麻药,可他的意识是清醒的,听见了程媛的话,他突然觉的这一枪都没白挨了。

    刚才她眼眶含泪,焦急喊着他名子的样子,深深的烙印在楚冽的脑海里,此生难忘。

    “我当然不会怪你什么,楚冽有你这么好的女朋友,我替他感到高兴。”凌墨锋微笑说道,然后走到里面的手术台前,低声问楚冽:“感觉如何?要不要紧?”“

    先生放心,我命大,死不了,倒是你,没受伤吧?我一直担心着。”楚冽关切的望着他问。

    “我没事,幸好有你们的拼死保护,我才有命站在这里,你们才是最英勇的。”凌墨锋由忠的感激他们,一场政治的改革,既会流血又要流泪,凌墨锋只希望能少流点血和泪,不要再有人受伤才好。“

    先生,我现在动弹不得,就让程媛跟在你身边保护吧。”楚冽还是不放心,对程媛说道:“我这里不需要人照顾,你跟在先生身边。”

    “好的!”程媛几乎没作考虑,立即点头。

    “不用,你受伤了,该让程媛陪在你身边才是,我找别人吧。”凌墨锋又哪里舍得打断他们的二人世界呢。“

    先生,你让我跟着吧,我们的职责就是保护你,你一定不能受伤。”程媛立即恳求道。“

    先生,你要不让她跟着,我现在就穿上衣服,跟着你!”楚冽说着,就挣扎着要扎管子,要伸手去拿衣服。

    “行,让程媛跟着,你别乱动,你们二人忠心可表,我很感激!”凌墨锋不由的苦笑起来,他何德何能,有幸让人如此替他卖命。“

    我现在要去慰问受伤的民众,程媛,你跟我一起过去吧。”此刻,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正是最黑暗最阴冷的时间段,凌墨锋一夜未休,那双深邃的眼眸都熬到胀红了,俊脸也满是疲倦,可他精神却仍然亢奋着,无视身体上的劳累,继续做他该做的事情。程

    媛看着,也挺心疼的,幸好没有让言希看到,不然,她得哭了吧。临

    时搭建的棚房内,受伤的灾民一波一波的运送过来,有的轻伤,有的重伤,有的昏迷不醒,派过来的医务人员,正忙碌着救治,来来回回的走动在充满消毒水味道的棚房里面。

    程媛目光如炬,和其他几名保镖时刻的盯着旁边人的动静,因为,怕有不法份子混杂在受伤的民众之中。

    凌墨锋一个一个的慰问过去,民众看到副总统先生亲临,都十分的感动也很感激。凌

    墨锋往前走了几步,听到婴儿的啼哭声,看到一个年轻的母亲,怀里抱着才一岁多的孩子,小孩子不知道是饿了还是吓到了,啼哭不止,年轻母亲急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掉着,一时哄不住,掩面痛哭。

    凌墨锋走过去,弯腰,轻柔的将她怀里的小婴儿抱了过来,小孩子也爱新奇,突然看到陌生人,他立即停了哭泣,眨着泪汪汪的大眼睛打量着凌墨锋。

    凌墨锋也温柔的看着他,年轻母亲抬头一看,不敢置信的看着站在身边的高大男人,竟然是副总统先生,只有要电视上能看见的人,此刻竟然帮她哄孩子,简直如梦境一般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