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472章 某人要吃醋
 蓝母就这样走了,王荣的日子瞬间迎来噩梦,他灰溜溜的跑到了一个男人的面前,沮丧挫败的坦承自己的无能:“那个女人快死了,收拾了行李跑国外去旅游散心了,我联系不上她,你们能不能帮我找到她,我保证,我一定能再哄好她的,她就是一个寂寞的老女人,几句甜言蜜语就能搞定,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这一次,肯定能控制住她的,到时候,一定让蓝言希和凌墨锋反目成仇……”

    “算了吧!”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抖了抖手里的雪茄,又吸了一口,吐出了烟雾,目光冷冷的看着王荣:“你可能不知道先生的脾气,我却是知道的,废子不用,我不是没给你机会,是你太自大狂妄了,才连一个女人的心都抓不住,还想要第二次机会,你当这是菜市场吗?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当年你至所以能从那个富婆手里夺来财产,那是因为你年轻有力气,如今,你年岁也不小了,还想拿身体当本钱啊!”

    王荣被贬嘲的一无是处,表情丰富又惊惧,他双腿一瘫,直接就跪在对方的面前,颤抖着声音说道:“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是我太小看那个女人了,是我失误了,我高估了自己的魅力,这一次,我保证……”“

    用不着你的保证,先生喜欢做事严谨的人,你已经打草惊蛇了,万一让蓝言希的母亲发现你的目的,那岂不是会连累到我?”男人直接把乘了一半的雪茄摁灭在桌面上,冷着脸讥笑:“十多年前,你那些证罪,还在我手里握着呢,杀人偿命,你自己掂量着看吧!”“

    求你枉开一面,我把我手里所有的钱都给你,请放我一条生路吧,我马上消失,绝对不会连累到你们!”王荣吓的心脏都要停跳了,感觉自己死期将至,什么钱财,他统统都不要了,只求换一条活路。

    “你的那些钱,在我眼中,算什么?再说了,你这些年大手大脚的花销,投资失败了多少次?你手里还有多少余款就不必我说出来吧,王荣,一个人的运气,不会好一辈子的,你的好运已经到头了,接受事实吧!”那个男人冷哼一声后,就直接从他的面前走过去。

    “你们不给我活路,我就将当年你收我贿赂的事情抖出来,大家都别想好过!”王荣立即狗急跳墙,从地上一跃而去,指着他的后背大骂。“

    就凭你一个人的说词吗?王荣,你这些年白混了,我手里握着的证据,足够让你立刻被送去枪毙!”那个男人狠毒的笑起来。王

    荣浑身一瘫,再一次的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看着那个人毫无顾忌的表情,他觉的自己真的活到头了。

    “捏死你,就等于捏死蚂蚁一样简单。”那个人恼恨的看着他:“废物,要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就凭你当年给我的那些钱,我就不能让你活这么久!”王

    荣恐惧极了,他没料到对方说翻脸就翻脸,说要他的命就真的要杀他。

    果然,做恶多端的结果,不会有好下场的,以前王荣是不信的,他觉的命运可逆,可现在,他才发现,命运,不是谁都能撑握在自己手里的。王

    荣没料到自己的死期,就在第二天,一群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人,将他告上法庭,紧接着,当年车祸案,证据确凿,加上那富婆的一双儿女视他为眼中钉,更是咬死了他的罪状,王荣直接入狱受审,连跟家人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而

    这一幕,全部被凌墨锋看在眼里,和他算计的结果,几乎一模一样。

    王荣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在弄权者的眼中,他不过是一颗棋子,有用的时候,他就有价值,没用的时候,就跟垃圾似的,碍人眼,让人恨不得立即清除干净。

    一场春雨,连绵不断的下了一天一夜,细雨如针,偏缠绵不断,让人的心情,也跟着阴阴郁郁的。蓝

    言希一直在担心着母亲,当听到她已经安全了,她的心才放了下来。下午下班的时候,一场突发事件,让蓝言希没办法及时下班,跟着王信仪出去应酬了。也

    就在这个时候,蓝言希看到一条短信响起,内容只有简单的几个字。“给你做晚饭,早点回来!”一

    句很家常的话,却逗的蓝言希心情大好,看样子,凌墨锋果然是隔一天就会回家了,这是她以前做梦都想的事情,终于实现了。

    可惜,她今天不能早回了,她还有工作要做。

    “不回去吃晚饭了,要陪外宾吃饭!”蓝言希动动手指,发了一条信息过去。还

    想着男人会给她回句话,可一直等到她到达吃饭地点,也没见手机有动静,她以为手机是不是坏了,拿出来看了又看,没坏,那么,就是男人不打算给她回信息了。怎

    么搞的?蓝

    言然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次是两国外交官私下的应酬,王信仪带着她,是想让她混个脸熟,以后好在这一圈子立足,一般人,王信仪可不带过来的,蓝言希太可怜了,她这才在工作上对她客外关照的。

    蓝言希在饭桌上,倒是大方得体,但还是被敬了几杯酒,她推脱不了,况且,王信仪竟然也让她别推,喝点酒,心情会更好。上

    司都劝她喝了,蓝言希哪有不喝的道理啊。

    于是,酒量一般的蓝言希,喝的有些迷糊了。

    回去的路上,王信仪的助理在开车,蓝言希头晕脑胀的靠坐在后座上,王信仪也喝了不少,但她酒量好,没醉,只是回想到过往的一些事,一脸的伤感。“

    真后悔当初离婚之前,没要个孩子,如果有了孩子,谁要再敢劝我去结婚,我非怼回去,有孩子给我送终,我还结什么婚啊?可惜啊,现在我仍孤身一人,想生个孩子,都没地方借种,言希,你还是比我好啊,年轻,有的是机会!”王信仪伸手拍拍蓝言希的手臂,对她一番劝告。蓝

    言希虽然醉了,但脑子还算清醒,听了上司的话,她莫名的替她难过。

    “信仪姐,其实,这世上还是有好男人的,只是还没遇上吧!”蓝言希轻声说道。

    “你还相信有好男人吗?言希,我很羡慕你,其实太聪明的女人,活的不幸福,她把一切看透彻了,想装傻都难,你能这样想,说明你单纯,可越单纯的人,感知快乐的能力就越好,也许吧,我看事情太偏面,好男人还是有的,比如,我爸……我爸就很好,可惜,我遇不到一个像他那么爱我的人!”王信仪突然捂住了唇,哭起来。蓝

    言希手足无措,想劝又不知道要怎么劝,求助般的看着开车的助理小姐。“

    让她哭吧,她每次喝醉酒都会哭一场,哭完就没事了!”女助理轻叹着说道。

    蓝言希呆坐在旁边,一时无话,这世间,每个人都有苦恼,谁又能理解谁多少呢?所以,谁也不能轻易的去劝别人,因为,不能感同身受。蓝言希让助理小姐把车停在副总统数百米外的岗亭前面,她下了车,就晃晃摇摇的往里走去。助

    理小姐看着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往前走,影子在路灯下拉的老长老长,忍不住的同情她,就算要嫁的男人是高贵的副总统先生又如何?

    深夜里,没有人疼爱,没有人关心,还不如平民百姓呢,就算没权没钱,至少一屋子人聚在一起,图个温暖。在

    助理的车子消失不久后,一辆黑色的轿车,强势的挡住了蓝言希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