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445章 惩治
 高悦做下这个决定后,立即就拿了车钥匙,走出办公室去了。季

    枭寒的庄园别墅还是很好找的,就坐落在主干线不远处的地方,远远看去,就仿佛看到了一座风景优美的国家级景区公园,郁郁葱葱的名贵树木遮挡了外围的墙壁,听说庄园四周百米之处都装了防盗装制,曾经有小偷想进去偷东西,被电的半身不遂,这件事情当时还闹的很大,季枭寒故意以这件事情为警示,告诉大家不要靠近他的领地。高

    悦把车停在了主干线的马路边上,摇下了车窗,冷风吹打在她的脸上,吹乱了她的长发,她侧过脸,目光呆滞的望着那一片巨大的风景线,无法想像季枭寒在里面和那个女人的生活。

    虽然上次听季枭寒的话意,似乎对他的妻子有些意见,可不管幸福与否,能够生活在这种天堂般的庄园里,也绝对是一件足够开心的事情了。看

    着那一片秀丽的景色,高悦竟然有些怯步了,她自认为生活优越,可和季枭寒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高

    悦伸手从包里拿出了烟,把车窗关上,闷头点燃,青色的烟雾熏的她眼眶刺痛,她用力的闭上双眼,更加狂吸了几口,呛到剧烈的咳嗽,眼泪也掉了出来,她把烟往自己的手背上狠狠的摁去,灼灼的痛,令她惨叫出声,最终还是赶紧扔开,看着被烟谛烫伤的皮肤,她抱住方向盘,痛哭失声。哭

    了一场,高悦还是决定把这一条路走到黑,她又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了一瓶烈性十足的酒,仰头,一口气喝下半瓶,喉间灼痛,心脏也仿佛被烧起来了,可她全然不管,她要喝醉,醉了闹事,才能从轻处罚。

    高悦是有所准备才来的,她忍着想吐的感觉,直接把一瓶酒都给喝下去了。灼

    心感,越发的强烈,她痛苦极了,趁着还有点清醒的意识,她赶紧把车往前开去,她要去季氏庄园的大门口。

    轿车行驶了十多分钟,高悦就看到了那条笔直的大道,修的雄伟大气,四车开道,再绕过一片青翠竹林,便是季枭寒别墅的大门入口。

    “景色真是不错,死了就想埋在这里,下辈子投胎做他的女儿去,他铁定要疼我,疼我入骨子里,哈哈哈!”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高悦的脑子都有些不正常了,所以,想的事自然也有违常理。高

    悦的车子刚一靠近,突然就听到了一阵警报器的铃响了。高

    悦浑身一振,看来是到了,她立即推门下车,跌跌撞撞的朝着那道门走去。她

    直接就去按门铃了,还故意站在监控器的面前,想要让里面的人看清楚自己的样子,她恶毒的希望,最后是让那个叫唐悠悠的女人看见,然后去质问季枭寒,然后夫妻关系恶化,最终离心!十

    多分钟后,不负高悦所猜,大门打开了,元叔带着四名保镖走出来。“你是谁?为什么闯到季家大门来?”元叔看到一个女人跌跌撞撞的朝着大门走来,有些生气的质问她。“

    这是季总的家吗?我来这里,当然是找他…找他的,你不知道我是谁吧,我是季总的下属,他之前说喜欢我,让我来这里找他的,让我进去……”“

    拦住她!”元叔见这个女人说的全是醉话,胡话,立即对身后保镖吩咐道。两

    名黑衣保镖立即上前两步,挡住了高悦的去路:“这里是季总的私宅,小姐不要乱入!”

    “是季总叫我过来的,真的,不信……你们问问他!”高悦已经醉了,可她却清楚自己今天的来意,一定要闹一通才甘心。“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羞耻,你知道季宅是什么地方吗?敢跑到这里来叫嚣,我家少爷从来不在外面拈花惹草,你少在这时胡言乱语。”元叔非常生气,已经看出这个女人的来者不善了。“

    呵,男人啊,都喜欢新鲜的女人,你是他的管家吧,你怎么知道他就没有招惹过我,他还说跟我很投缘呢!”高悦穿着高跟鞋,险些摔倒,于是,她背靠在旁边的门墙上,冷笑着讥嘲。“

    我警告你,不要在这里闹事,赶紧离开!”元叔看在她喝醉的份上,不与她纠缠,只让她走。

    “我不走,我要见季枭寒,我想见他,他肯定也想见我,你们这些走狗,都给我让开!”高悦也很恼火,说着话,就要往里面冲去。

    “元叔,要不要报警?”保镖见这个女人根本就是耍起无赖了,立即询问元叔。

    元叔沉着表情说道:“先不要报警,我问问少爷!”有

    女人找上门来闹事,始终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报警了,这件事情一经传开,少爷名声就毁了,如今少爷和少奶奶婚姻甜蜜,若因为这个女人一闹,导致婚姻不和,那岂不是因小失大了吗?

    元叔赶紧往远处走了段路,给正在陪女儿放风筝的季枭寒打电话。保

    镖大哥拿了电话,急步朝着他走过去:“季总,你的电话!”

    季枭寒手里还在扯着风筝的线,旁边唐悠悠也正弯腰带着女儿小奈往前跑去,天空上,已经有三只风筝在争相媲美了,如今只剩下季小奈一只可爱的小猫风筝还总是飞不起来,可把小家伙给急的满头大汗的。

    季枭寒心情很好,好久没有这么陪家人疯玩过,既轻松又开心。

    他以为是工作的事情,伸手接了电话,看到是元叔,微怔,接听:“元叔,怎么了?”

    “少爷,有个女人在大门外闹事,要怎么处理?”元叔请示道。

    “什么女人?”季枭寒脸色瞬间一变,眼神也变的阴沉了起来。

    “我不认识她,不过,她说是你公司的下属。”元叔赶紧答。

    “把她赶走,不要让她进来!”季枭寒已经知道是谁了,神情极为恼火。“她喝醉了,在耍酒疯,要怎么处理?”元叔皱着眉继续问。季

    枭寒没料到这个女人竟然还玩这一出,不由的冷笑:“去准备两桶冰水,把她泼醒,再警告她,如果敢跑到我这里闹事,小心她的命!”

    元叔得到了指令后,立即就照着去做了。唐

    悠悠回过头看到男人脸色突然间变的阴沉难看,走过来,关心的问:“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季枭寒立即转变了温柔一面:“没事,继续陪孩子们玩吧!”

    “如果你有什么急事要处理,你就去吧,我陪着他们玩就行!”唐悠悠还是很善解人意的。

    “不必我亲自去!别担心!”季枭寒微笑着走向一脸焦急的女儿。季

    小睿捏着他的风筝线,在季小奈身边跳着舞,故意在气妹妹。季

    枭寒见了,立即轻斥:“小睿,别气小奈了,要有做哥哥的风范。”

    季小睿一听,赶紧跑走了,季小奈却气的大眼睛都红红的:“讨厌的哥哥,我一定要把我的小猫飞上天去,哼!”

    季枭寒半蹲着身,替女儿整理着线,轻柔的劝慰她:“小奈,别着急,爹地帮你飞起来!”

    “谢谢爹地!”季小奈一看到爹地过来,立即开心起来,还扑到男人怀里去亲他一口,好不亲昵。大

    门内夫妻情深,子女承膝,欢声不断,而门外,两桶冰水,被当场泼向了耍酒疯的高悦身上。“

    啊……”高悦只感觉身处在冰天雪地之中,哪还能继续醉下去,清醒无比。

    “你们……”高悦浑身湿冷,止不住的牙根发颤,伸手怒气十足的指着那两名保镖:“好啊,几个大男人,欺负我这个弱女子,我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的恶行。”

    “小姐若是酒醒了,请好好听我说话,少爷说了,你要再敢耍泼胡闹,小心你的命!”元叔倒是沉着气提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