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424章 这就是幸福吧
 唐悠悠留两个大男人坐在客厅交换育儿经验,她则快步的上了楼,在卧室里看到正在月子里的白依妍,她正在苦逼的挤着奶,她以为自己会奶水不够,最后才发现,奶水太充足了,小家伙根本喝不了那么多,她每天还得挤出来一些,真的很浪费。“

    看到你这样,真是让我感慨万千!”唐悠悠坐在她的床边,轻叹着说道。“

    嫂子真是太伟大了,一个人把两个孩子带大,肯定不容易,以前不能理解为人父母的苦楚,现在自己一一体会过了,才深知生养孩子的不容易。”白依妍赶紧把衣服扯了下来,轻笑着赞道。“

    辛苦也过来了,现在想来,也是要感谢那段时光的磨练,才让我学会了怎么做一个合格的母亲。”唐悠悠已经不去想那些事情了,她只知道,上天待她还算公平,找到了亲生父亲,有了宠爱自己的老公,一双儿女也是健康快乐,更收获了自己的事业和亲友,如今的生活,就是她最满足的。

    “说的对,人总是要学会长大的。”白依妍也十分的感叹,自己是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被逼迫着长大了,那种感觉,当时是生不如死,现在却只能轻笑揭过。

    “我看季越泽未来肯定也是一个宠女狂魔,现在就能看出一点苗头了。”唐悠悠笑眯眯的打趣道。

    “是啊,明明有月嫂在家里照顾,他还赖着不去公司,这两天,他有空就得自己抱着,小孩子都被他惯娇气了,之前还能放下来让她自己睡,现在放下就哭闹不停,我是拿他没办法了,他喜欢抱就由着他吧。”白依妍脸上的幸福无法掩住,虽然有些怨季越泽太过宠溺孩子,但却又开心的。“

    没事,让他宠着吧,让他亲身经历孩子的成长过程,他更能做一个合格的好父亲。”唐悠悠笑着安慰她。“

    嗯,遇上他,我算是很幸运了。”白依妍低着,含羞的笑起来。

    唐悠悠在楼上待了半个多小时才下去的,季枭寒还抱着小墨墨没放下,季越泽在旁边跷着二郎腿悠闲的喝着咖啡,显然没把大哥当外人。“

    嫂子下来了,把孩子给我吧,你们要不要留下吃晚饭?”季越泽看到唐悠悠,立即把二郎腿给放下,咖啡杯也放下了,赶紧伸手把宝贝女儿给接过去。

    “不了,小奈和小睿还在家里呢,听说填了一个小妹妹,都吵闹着要跟过来看看。”季枭寒站了起来,笑着答道。

    “现在情势不好,两个小家伙还是不要让他们出来乱逛,让他们再耐性的等着,等小妍出了月子,我就带她们回家去住几天,让两个小家伙看个够。”季越泽笑眯眯的说道。“

    那行吧,我跟悠悠先走了,你好好照顾她们母女,工作就先放一放吧,再没有什么时候是比现在她们母女更需要你的了。”季枭寒温声劝着弟弟。“

    放心吧,我早就把工作撇下了,这会儿,我满脑子都只剩下她们母女了。”季越泽点着头,宠妻宠女这种事情,他已经不需要大哥来教导了。季

    枭寒夫妇两个刚离开,季越泽怀里的小家伙就饿哭了,他赶紧抱着小家伙往楼上跑去。白

    依妍现在就完全变成了一只奶牛了,每天除了喂女儿吃饱之外,就是她自己吃吃喝喝的。“

    小妍,女儿又饿了,喂她!”季越泽笑眯眯的抱着女儿走进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白依妍的怀里去。白

    依妍忍住笑意,赶紧把女儿先喂着,抬眸看着季越泽问:“你让小星别再给我做那么多好吃的了,你看我都胖了这么多,再吃下去,我要是变成一头猪,可怎么办啊?”

    季越泽仔细的打量着她,白依妍自从怀孕以来,的确胖了一些,不过,却没有胖的太过份,只是稍胖,变的丰满了不少。

    其实,女人微胖,还是有好处的,至少皮肤变的更加水嫩光滑了,白依妍就是这种典型,只胖了一点,肌肤就柔嫩的像剥了壳的鸡蛋似的,白里透红,吹弹可破,季越泽简直越看越爱,都恨不能上手去捏了两把了。

    自从白依妍怀了孩子后,季越泽就一点非分之想都不敢有,虽然说在中期价段可以有夫妻生活,可他为了孩子着想,愣是忍住了,一直到现在,都不敢有任何伤害到她和孩子的不洁思想。

    可此刻,看着妻子那张白晰柔嫩的小脸,又加上她身上有淡淡的奶香气息,季越泽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感,他只能蹲下来,目光略贪婪的看着小家伙,真的有一种想要跟她抢食的冲动。“

    你干嘛?”白依妍俏脸一下子就红了,就像春天盛开的桃花一要,粉丽粉丽的,别提有多可爱了。

    “没……没干嘛啊,就看看!”季越泽立即干笑两声。白

    依妍已经看出他的窘态了,直接就笑出了声,不过,她很快又严肃了表情问他:“我听说我怀孕这段时间,公司向你表白的人不少,你都是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

    你听谁说的?”季越泽俊脸一僵,没想到她会突然提这件事情,顿时紧张了起来。“

    不用谁说,我猜也能猜到。”白依妍撇撇小嘴。

    “你不会是在我身边安排了眼线吧?”季越泽笑起来问。

    “是又怎么样,我就是觉的那些女人太过份了吧,趁着我怀孕,对你下手!”白依妍想想,还是挺郁闷的。季

    越泽倒是不否认有这些事情,他赶紧低着声保证:“小妍,你难道怀疑我对你不忠吗?我承认,的确有不少女人在暗示我,可我从来没有回应过她们。”

    白依妍轻笑起来:“我既然嫁给你了,当然是选择相信你啊,外面的诱惑这么多,总是防不胜防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信任你。”“

    说起来,那个裴盈倒是做了一件挺可笑的事情。”季越泽冷嘲道。

    “裴盈?她又怎么了?”白依妍许久没听到这个名子了,可不管什么时候听到,都犹如一根刺梗在喉间,令她不舒服。“

    她之前被我赶出公司后,就一直想办法再接近我,几个月前的一天,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打听到我在一家餐厅吃晚饭,就特意的过来找我了。”季越泽淡嘲道,对这件事情,也是挺反感的。“

    她对你做了什么吗?”白依妍顿时紧张了起来。“

    她当然不能对我做什么,只是以为我喝醉了,就跑到我的面前跪下哭诉着她的不容易,各种惭悔,我没想到她倒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连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季越泽想到那个女人一边哭诉还一边扯开自己的领口,他就觉的可笑。

    “她学的就是表演戏,又出国留了学,原本回国就打算进军娱乐圈,可现在被你赶出这个圈子,她肯定不死心的。”白依妍轻嘲起来。

    “如果这世界上,作恶的人还不能得到应有的下场,那里还有公平可言?她就算再努力又怎么样?我觉的她该再从头去学,学学怎么做人。”季越泽不以为然的轻哼。

    “说的是,经历过这些打击,她肯定能明白做人的道理的。”白依妍抿嘴笑起来,只是,才笑到一半,就被男人的薄唇给堵住了。季

    越泽实在是忍受不了她微笑时的可爱模样了。白

    依妍脑子一蒙,抱着孩子的手忍不住的松了一下,小家伙没有了母乳,顿时就委屈的哭了起来。季

    越泽只能迅速放开怀中女人,继续把口粮还给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