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420章 克制的爱
 蓝言希被男人的薄唇攻击的无处可躲时,干脆就不躲了,两只纤细的白胳膊缠了上去,拿出了她所有的热情,一瞬间,男人呼吸变沉。凌

    墨锋只是想满足一下内心的渴望,浅偿即止,可女孩子一般热烈起来的时候,他根本没有理智去推开她了。“

    言希……”男人嗓音暗哑极了,连喊她的名子都仿佛是用了力气的。“

    嗯!”蓝言希倒是轻笑着应他,随后,她整个人往后倒了去,男人一时没注意到她有这个动作,健躯跟着往前一扑,顿时就是天地主宰的姿势了。头

    顶上方的灯火很暖暖的,光晕洒下来,女孩子温柔浅笑的样子,美极了,那双沾了水雾般的眸子,迷蒙若迭,仿佛要将人的心魂迷失。

    凌墨锋的目光滞缓了一下,紧张又小心翼翼的去打量着她微笑的样子,她嘴角轻抿着,笑的羞赫,更有一种令人疯狂的冲动。

    “凌墨锋……”蓝言希的眼睛也含羞的纠缠着他的面容,一刻也不移去,其实,这一刻,她什么心理准备都做好了,她根本不害怕,因为,她也是真的爱上他了。男

    人突然自嘲的笑了一声,结实的双臂撑起了上半身,克制又隐忍的开口:“我不能每次一来见你,就把你压住,那样显的我太不靠谱了。”好

    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就这样被男人几句话轻易的化解了。蓝

    言希美眸一呆,就看到男人已经翻身坐起,下一瞬间,把厚厚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别冻着了!”

    蓝言希其实也冻的打了几个抖,被温暖的被子一盖,她也不敢再作妖了,紧紧的拢住了被子,跟着也低头笑了起来。

    “是啊,我们之间,好像也不仅仅只有那种事情可做。”蓝言希也觉的自己好像太着急了一些,每次看到凌墨锋,都只想着要怎么扑倒他,这种想法是不对滴。

    “现在不行,婚后,我一定好好的补偿你!”凌墨锋伸手拢了拢她的长发。“

    说的好像你很行似的!”蓝言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怨气,怼了他一句。

    “难道你质疑我不行?”男人俊脸瞬间一变,眼神都变的危险了起来。

    仿佛蓝言希只要说一句是,他会立即化身成狼,让她偿偿什么叫危险的滋味。蓝

    言希知道自己触碰了他的底线,赶紧自救:“不不不,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啦,你看着身体这么健康,身材这么高大,怎么会不行呢?”凌

    墨锋这才气怨的瞪了她一眼:“我现在不要你,是因为我还没有给你承诺,言希,我们没有结婚之前,我们都守住最后的底线吧,我不希望到时候你来恨我!”

    “我不会恨你的,我也是成人,成人之间的事情,都是你情我愿的,又不是你强迫了我,我哪有什么理由去恨你啊。”蓝言希立即一脸认真的解释起来。“

    我知道,可一个女孩子如果丢失了清白,始终是对她另一半的不公平,虽然你未来就是我的妻子,我也不希望你的人生有任何的遗撼。”凌墨锋知道她是一个善解人意,通情达理的人,可还是希望再坚持最后的界线。“

    你知道吗?你越是这样,我感觉我变的越坏了。”蓝言希不由的笑出了声:“以前我不是这样的人,碰到你这一本正经的好男人,我才想变成坏女孩的。”“

    你要变坏了,看我怎么教育你!”凌墨锋气笑。

    “好吧,我们不聊这个话题了,你要不要一起到床上来看电影?”蓝言希赶紧结束这个话题,再聊下去,真的怕着火了。“

    我哪有时间看电影啊,我只是过来看看你的,言希,我晚上十一点要出国一趟,可能需要三天的时间,我不在的期间,你好好照顾自己。”凌墨锋温柔的跟她告别,说完之后,这才想到什么,赶紧伸手入自己的西装口袋:“我送你一件礼物。”

    蓝言希这才听到他要离开,突然又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她微怔,一时不知道是该难过还是该高兴。

    “这是什么?”蓝言希最终还是充满了期待的问。

    “这是一条手链,我在网上看到的,让楚冽帮我买回来,你看看喜不喜欢!”凌墨锋轻笑着说道。“

    你送的,我当然都喜欢啊。”蓝言希打开看了一眼,知道是某个大品牌的限量款式,她美眸睁大:“这条手链挺贵的,花了你不少的钱吧。”

    “听说你们女人都喜欢限量款的东西。”凌墨锋见她眼睛发亮,就知道自己这次买的礼物还算合她的心意了,也心生喜悦。

    “以后这种东西就别买了,虽然你有钱,可我还是不舍得让你破费。”蓝言希其实现在对这些闪闪发亮的东西没多少追求欲望了,当她经历过失去父爱的痛苦后,她知道,金钱还是买不来很多东西的,她想要的,只是温暖的爱和长情的陪伴。“

    你不喜欢吗?”凌墨锋俊脸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不是,我很喜欢!”蓝言希拿了过去,直接戴在了手腕上,白晰的肌肤搭配着闪亮的钻石,相映成辉,很是漂亮。

    凌墨锋暗暗松了口气,他以前虽然也送一些手饰品给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却从来没有这么担心过,因为妹妹和妈妈的喜好,他是清楚的,每一次都没有送错,可蓝言希却不同,她拥有过的东西很多,能够打动她的东西,应该很少了。“

    谢谢!”蓝言希扑过去,在男人的俊脸上亲了一口:“我以后就戴在手上,不摘下来了!”

    “好,那我先走了,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凌墨锋站了起来,突然觉的某个部位有些尴尬,快速的转过了身去,低声道:“三天后再见了。”蓝言希美眸一片不舍,可她又只能将这份不舍忍住,朝他挥挥手:“你去吧,一路顺风,注意安全。”凌

    墨锋轻轻点了点头:“好,有你这句话,我一定会的!”蓝

    言希披着被子,站在窗边,看着男人的车队消失在黑暗之中。她

    举起了手腕,看着那亮闪闪的钻石,每一颗都带着他的心意,让她在这个黑夜之中,也不觉的孤单了。

    第二天,蓝言希感冒了,因为昨天太过任性,身子本来就弱,还为了抱紧男人挨了冻,此刻,她坐在办公桌前,头重脚轻的,浑身直发冷。“不行了,我得吃点药!”蓝言希很清楚自己生病了,她也不逞强,决定中午去医务室拿点药吃。王

    信仪是中午才看出她的不对劲的,伸手一摸她的额头:“你在发热,怎么回事?”“

    信仪姐,我没事的,你不要担心,我下了班拿点药吃就行。”蓝言希有些自责,因为自己的不注意,还要影响到工作效率。“

    不用等下班了,你现在就去拿药吧,别担误了!”王信仪对蓝言希的态度出奇的好,可能是同样身为女人,她更懂得她的难处。“

    谢谢你,信仪姐,那我请一个小时的假!”蓝言希站了起来,感激不尽。

    “你回去休息吧,生病了就不要逞强!”王信仪直接给她放假了。

    “那行,我先去把病看好了,明天再过来上班!”蓝言希虽然想逞能,可身体不允许,她也只能请个假去看病了。

    蓝言希有气无力的朝着停车场走去,既然这几天凌墨锋出差了,她干脆就去妈妈那儿住两天吧,不知道为什么,一生病,就莫名的想她。

    蓝言希开着车,直接去了蓝母的住处。她

    刚到蓝母的小区门口时,就远远的看到了妈妈和一个男人站在小区门口处的树林里说话,那个男人不是她现在的老公,而是一个蓝言希不认识的人,临走的时候,那个男人还附下身亲了一口她母亲的额头,这才坐车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