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413章 没有退路了
 高悦最后也没有把那顿饭吃完,她一脸低落的离开了餐厅。

    坐在车上,高悦将后视镜拉向自己,从镜子里,她看到了自己那双漂亮迷人的丹凤眼,精致完美的眼影衬映下,眼色迷离,她这才稍稍满足了一些。

    高悦是一个非常自信的女人,虽然和季枭寒只待了十多分钟,可她还是感受到了男人对她的信任和欣赏。她

    很清楚,当一个男人开始认真的欣赏一个女人的时候,那就是离爱情不远了,因为男人看似无情,却也多情,季枭寒一个人站在高高的位置上,如果他的妻子不是他的知音人,不能分担他工作上的烦忧,那他肯定会在外面找别的女人解他闷烦的。高

    悦已经预见了自己有一天,可以理直气壮的踏入最高层的那扇大门,可以坐在季枭寒的办公室,与他共饮美酒,畅聊人生。而

    一般喝了酒,聊完人生,就是身体之间的碰撞了,高悦想到这里,不由得臊的脸都红了,赶紧启动了车子,朝着家的方向驶去。当

    她在小区的地下停车场把车子停好后,就乘坐电梯到达家的楼层。刚

    到家门口,高悦就发现有些不太对劲了。她

    神色一僵,急步的朝着自己家的房门走去,发现房门半掩着,竟然是开启的,她吓的心脏一缩,颤抖着手去推门。家

    里遭小偷了?

    高悦想到这里,顿时气怒的将门一把推开,就看到家里竟然不是乱七八糟的,反而站了几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他们背着手,立在一名穿着朴素的女人身边,而那个女人则是坐在她客厅的沙发上,桌面上泡着一杯茶,正悠悠然的喝着。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可以私闯我的家?”高悦立即愤怒的斥责他们的不请自入,脸都气白透了。“

    高小姐,别怕,我是梅姐,我们通过电话的。”那名朴素的女人抬起头来,一张平平无奇的脸上,却带着一抹微笑,让人一瞬间看不透她城府的深浅,可就趁着她这份镇定自如,高悦也不能小看她半分。

    “梅姐?”高悦一双眼睛瞬间就瞪圆了,这才突然想到了那个接替张录的女人,她不由的快步走了过去,可还是有些气恼的问:“梅姐,你这是几个意思啊?不请自来?还撬了我家的门锁,在这里当主人了?”

    “如果高小姐是自己人,当然我就不见外了,就怕是外人,那我们还真得好好的坐下来聊聊。”梅姐笑的很淡,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种狠辣气度。高

    悦内心一惊,这才坐了下来,一双漂亮的眼睛在梅姐的身上擅自打量着,内心仍无法平静:“梅姐这是在怀疑我的忠诚吗?这太可笑了吧,我当初答应替你们办事,那是因为我觉的这件事情很有挑战性,可我不是你们政治内的人,我有隐私权,我也有停止交易的权力,你们这样逼迫我,不就像个强盗一样吗?”

    “高小姐可能理解有误了,当初你答应替总统先生办事的时候,我记得你们好像签过一个合同,合同上面交代的也很清楚,事成你索要的好处一一满足,事败……”梅姐故意在所停顿,眼神也多了一抹毒辣气息。

    “上面可没有交代事情失败了有什么惩罚啊,那合同我可是亲眼过目了的,你别想来套路我,败了就败了,难不成我败了还得把命搭给你们吧?”高悦顿时气愤难平的哼了一声,觉的事情的严重性,还没有到这种可怕地步。“

    上面至所以没有写事情失败是什么结果,但没写不等于没有,张录是什么下场,高小姐应该看见了吧,这就是失败的最好例子啊。”梅姐声音不大,但却直接把高悦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她一双美丽的眼睛瞪的圆圆的,惊惧的说不出一个字来。梅

    姐看着她这被吓坏的样子,冷笑了一声:“我今天不请自来,就是想给你一个忠告,一道门,尚且挡不住我的脚步,更别说别的阻挡了,我可不是张录,张录贪图你的美色,对你各种友好,总统先生已经生气了,所有的任务,只允许成功,不能有失败,高悦,相信你能拎得清楚的,珍惜生命,好好完成任务。”

    “不……你们不能这样,这根本就是在威胁我,当初不是这样说的。”高悦此刻恐惧不安的尖叫了起来,她脸色吓的惨白。“

    当初是谁跟我怎么说的,我不管,我手里有我们合作的合同,季凛死了,张录死了,死人也不能替你解释什么,既然现在是我跟你做交易,那么……一切我说了算!”梅姐目光渐渐的狠毒了起来,那种骨子里令人害怕的东西,就像无形的绳索一样,将高悦紧紧捆绑,不得挣扎。“

    梅姐,梅姐,你放过我吧,我……我不想做这笔交易了,我……我也不要任何的好处了,求求你了,我真的害怕,你放我一条生路吧,我保证,我一个字都不向外透露的。”高悦此刻才发现,命比一切都重要,爱情,名利,在生命的面前都是无足轻重的,她统统都不要了。“

    高悦,你当交易是什么东西?你说放弃就放弃吗?如果真有这么容易的话,那这世界得乱成什么样子啊,你说不透露,我凭什么相信你啊,你今天晚上已经私底下跟季枭寒见过面了,你跟他说过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这个人生性多疑,轻易不相信谁,你也别为难我,我们都是替总统先生办事的。”梅姐漫不经心的喝着茶,喝完了,放下,一双目光平静的看着死死挣扎的高悦,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梅姐,我跟季枭寒真的什么都没说,他就是请我吃顿饭,夸了我几句,我真的没说什么啊。”高悦努力的想解释,撇清。

    “季枭寒夸你了啊?啧啧,这可真是难得,季枭寒清高狂妄,轻易不把任何女人放在眼里,没想到他竟然夸赞了你,这说明你挺有能耐的,也是最适合做这次任务的人选,高悦,你这不是成功了一半吗?”梅姐听到她的话后,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很满意她和季枭寒有这样的进展。

    “不不不,梅姐,我不合适,我真的不合适,季枭寒他太深沉了,我看不透他,我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我真的没办法吸引他。”高悦此刻词不达意,胡言乱语了起来。

    “高悦,你别挣扎了,你没有选择,我也没有选择,你是我们放出去的线,好不容易让鱼儿上勾了,你说不干就不干?未免太不把总统先生放在眼里吧。”梅姐不想跟这个女人多费口舌,她站了起来,冷下了脸色,一字一字说道:“高悦,你听好了,季枭寒就是你的终极目标,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要么勾诱他,让他加入总统先生的队伍里,要么,杀了他,他是总统先生前进的绊脚石,他若死了,凌墨锋失了支撑,想要击败他也更为轻易,如果你能办到这两件事,你就是大功臣了,想要什么荣华富贵没有呢?”“

    杀……杀人?”高悦一双眼睛惊大,死死的看着梅姐,机械般的摇着头:“不,不,我不敢,杀人是犯法的,是死罪,我不能这样做。”“

    不敢杀人,那就好好的利用你这美丽的外表,去把那个男人勾过来,到时候,他说不定就是你的男人了,你难道不想做季家的少奶奶吗?”梅姐嘴角往上扬了起来,最后几个字,令高悦的死灰的眼神都亮了几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