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318章 意外的发现
 蓝言希这才想起来,她和凌墨锋不可以在办公厅私下见面,如果让别人看见了,只怕后果难料,于是,她立即精神一振,紧接着,快速的掂起脚尖,在凌墨锋的俊脸上亲了一口,一步步往后退去:“那我先回去了!”凌

    墨锋俊脸一片愕然,就看到女孩子消失不见的身影。

    如果不是他手里还端着她送来的苦咖啡,他都怀疑刚才见到她是不是一场梦境了。男

    人薄唇忍不住的扬了起来,刚才还觉的苦涩的咖啡,不知不觉间,入喉却没有那么难喝了。

    凌墨锋在图书馆待到两点半才离开的,当两名副官看着他手里空空的咖啡杯时,表情皆很惊悚,想到他们那么努力也只喝了一半,可对咖啡各种挑惕的先生,却在没有加糖加奶的情况下,全部喝完了。“

    怎么?”凌墨锋见他们表情古怪,嗓音低沉的问。“

    没……没什么!蓝小姐真是热心,还给我们送咖啡了!”楚副官立即露出八颗牙齿,微笑感激。

    凌墨锋忍不住的笑出声来,那小女人折磨他还不够,把他两名副官也折磨的惨了。不

    过,她的可爱有趣之处,不就在这吗?

    蓝言希回到办公室,见所有人都还在午休,她也决定眯上一会儿。下

    午她去茶水间泡茶的时候,突然闻到浓浓的咖啡香气,她立马捧过脑袋去看同事煮的咖啡,上面竟然还浮了一层细腻的白沫。“

    哇,闻着好香!”蓝言希一个不怎么爱喝咖啡的人,此刻也觉的这味道不错。“

    要不要给你也来一杯?”同事好心的询问她。

    “嗯,来一杯!”蓝言希也想偿偿咖啡的香气。

    同事把煮咖啡的过程演试给她看,蓝言希一脸惊讶的表情:“你煮咖啡,不是加一勺的咖啡豆吗?”

    “不用那么多,半勺就足够了,加多了太浓,苦味很重的!”同事笑眯眯的答。蓝

    言希一双美眸吃惊的睁大了,完了,她今天煮三杯咖啡,足足加了三大勺,那岂不是要苦死人了?

    咖啡煮好后,同事又拿小勺子放了糖和奶油,蓝言希看着她轻轻的搅拌着,香气怡人。

    她立即用手重重的往额头处一拍,中午她煮咖啡太着急了,竟然忘记还要加糖和奶油了,那岂不是苦上加苦?

    “言希,怎么了?偿偿吧!”同事见她表情惊奇,立即笑起来。“

    谢谢!”蓝言希双手接过咖啡,低头抿了一口:“味道不错!”同

    事点点头,略有些得意道:“我经常喝咖啡,自己学会了各种煮法!”

    蓝言希一听,赶紧虚心求教:“大姐,你能不能教一教我啊?我也喜欢喝!”

    “不是你喜欢喝吧,我看你就没有喝过,你是不是想煮给你家那位喝?”热心大姐一眼看穿她的小心思。

    蓝言希吃吃的笑了两声:“大姐眼睛就是毒辣,我这点小心思藏都藏不住!”

    “言希,你这么可爱,谁要娶了你,那生活肯定有趣极了,好吧,看在你天天在工作上帮我的忙,我就无偿教给你吧。”大姐诚意十足的点头答应了。

    蓝言希在档案室还是很有人缘的,因为她非常的勤快,而且,很会主动帮助别人,让人印象很好。蓝

    言希咧开嘴巴笑起来,下次一定要煮一杯好喝的咖啡给凌墨锋偿偿。季

    家庄园别墅内,灯火都显的有些苍白了,老太太一个人坐在老爷子的房间里,正在替她准理着遗物,老爷子的遗嘱也被他的律师公开了,他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分给了他的三个孙子,他并没有偏私,每个人都是百分之十的股份。

    季枭寒推门进来,看到奶奶独自坐在窗边,看着窗外漆黑的夜,他内心很不是滋味,立即走过去安慰她。

    “奶奶,爷爷的后事就在明天了,你不要太伤心了!”季枭寒伸手轻轻的抱了抱奶奶。

    “我不伤心了,你爷爷之前就说了,他不会走太远的,因为他还要等我!”老太太轻笑着说道。

    季枭守眼眶一红,想哭。“

    好了,最段时间,我们家里的气氛太悲伤了,两个小家伙显然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可别吓坏他们,明天把你爷爷的后事办好了,我们一家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大家都不要再提伤心事了。”老太太仿佛决定把这一页翻过去,因为,她就算想恨谁,也恨不起来,那个害了她老伴的人是她的亲生儿子,而他也在承受着他的罪业。

    “好,只要奶奶不提了,我们都不会再提!”季枭寒点点头。

    两个小家伙最两天的确有些害怕,可能是太小的缘故,对未知的事情总充满了惧畏感,所以,小家伙都跟着兰悦睡了。唐

    悠悠心情也很沉重,虽然她和老爷子交流并不多,可也知道他是一位值得敬重的长辈,更知道他对季枭寒有多大的影响。

    “奶奶还在伤心吗?”唐悠悠看着季枭寒走进来,轻声问他。

    “嗯,奶奶嘴上说不伤心了,可她的心里一定还是难过的!”季枭寒一边说着,一边将外套脱下,唐悠悠伸手接过来,挂在了一旁的衣架上去了。“

    你爷爷走的太突然了,大家都没有心理准备。”唐悠悠轻叹道。季

    枭寒俊脸染着悲伤,突然伸手将唐悠悠抱在怀里,头靠在她的发间:“悠悠,我很内疚,爷爷是因为我才离去的!”

    唐悠悠知道季枭寒的内心压着这件事情,他虽然没有对任何人提及,可这无形的压迫,还是令他每天都难过。

    唐悠悠不知道要怎么发慰他,说了太多安慰的话了,此刻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能伸手在男人头发上轻轻的抚了抚,让他靠着。夜

    色里,大床上,唐悠悠发现季枭寒这两个晚上都喜欢靠在她的怀里睡觉,就像一个受了伤的孩子一样,需要有人安慰他。唐

    悠悠也非常的心疼他,更不知道他何时才能走出这个阴影。

    季尚清,独坐在黑暗的房间里,这间房,曾经是他父亲季凛住的。

    突然,他的手放在旁边的一个小柜台上去了,他原本是想去找烟和打火机的,却好像把摆在柜子上的一个木盒子给打翻了,有东西从盒子里面倒出来,散落在地上。季

    尚清皱了一下眉头,就伸手把灯打开,看到散在地板上的竟然是几张照片,还有一本小小的本子。

    他怔了怔,蹲下身去,一张一张的捡起了那照片,竟然全部都是他妹妹季云宁的,一共五张,有两张是泛黄的,可见年代已久,是季云宁刚被领回家时照的,那个时候的她,还很小,剪了个短短的头发。

    最后一张是她去逝前不久的自拍照片,里面还有季凛,两个人是坐在一个办公室里拍下来的。如

    此悲伤的时刻,看到曾经至亲的照片,季尚清的心情更加复杂,难过之极。这

    一定是爸爸太想念意外去逝的妹妹,所以把她的照片都收集在这个盒子里,方便随时观看吧。季

    尚清这样认为着,伸手拾了那一杯笔记本,四四方方的,很小,他以为这是爸爸的日记本,里面写的应该是对妹妹的想念之情。可

    当他翻开有字的那一页时,浑身如坠冰窖,冷的全身血液都冻僵了。

    这是季凛的笔记,他记录的是季云宁背叛了他之后,他的所思所想,其中,他还记录着如何将季云宁的死,伪装成车祸的样子,他还不让警察追查这件事情,一切都当作是意外来处理了。

    季尚清浑身都在轻颤着,他没想到,妹妹竟然是爸爸杀害的,简直就是睛天霹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