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312章 无望最可怕
 季凛的腿上中了两枪,在被带走之前就无法忍受疼痛昏迷了,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关在一间黑暗的屋子里,他腿上的伤口只做了很简单的包扎,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有人在帮他缝针,他直接痛醒过来,看到面目全非的伤口,又再一次痛晕过去,反复几次,他只有一种想死的心情。

    他知道,如果他自己没有勇气寻死,季枭寒是不会让他轻易死去的。活

    着,才有千百种的办法折磨他。近

    五十岁的他,折腾了一辈子,到头来,却落了这样一个下场,这一切都算是他自作自受,他也没有脸面再恳求谁的原谅了。紧

    闭的门打开,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季凛,出来吧,有人要见你!”季

    凛立即强行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以为老总统会过来救他,可当他走出去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他的希望再一次的落空了。如

    今他没有把季家的股权夺过来,对总统先生来说,已经是弃子,老总统至所以没有派人来杀他,就是因为季凛知道的秘密不多,但他相信,总统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的。季

    尚清坐在椅子上,目光悲凉的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尚清,你怎么会过来?”季凛不敢与儿子的目光对视,他害怕。季

    尚清牙根咬紧,忍了许久才问出声:“你把爷爷逼死了?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你现在是不是很满意?”“

    尚清,连你也要来嘲笑我吗?我是你的父亲……”“

    爷爷也是你的父亲,你可以把他逼死,我也可以向你学习吧,你觉的你还有资格继续做我的父亲吗?我为你羞愧!”季尚清恨恨的一拳砸在桌面上,气到额头青筋暴跳。季

    凛看着儿子那愤怒中带着怨恨的眼神,他整个人呆住了。

    “尚清,我不知道你对你爷爷竟然还有这么深的感情,我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我像你一样冷血无情吗?你根本就不知道,五年前你被抓进去之后,爷爷奶奶原本可以回国安享晚年的,可他二老却留在国外陪我一起生活,他们为我做了什么,你这种冷血的人根本就不懂,爷爷奶奶从来没有放弃过你,是你自己放弃了你自己。”季尚清眼眶赤红,泪水在眼中打着转,他痛苦的低吼着,他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他宁愿爷爷是被病情打败,也不愿意看到他是被自己的父亲害死,这种割肉一般的疼痛,他接受不了。季

    凛听着儿子的控诉,看着他眼神里的谴责和失望,他整个人都还是蒙的。

    “我并不想害你爷爷,我只是想拿他来威胁季枭寒把股权给我,是他……是他做了选择,他宁愿死,也不让季枭寒把股权让给我,这说明什么?说明在他眼中,我还是不如季枭寒的。”季凛还想解释着什么,却发现,自己怎么解释,都无法替自己证明。“

    那你也去死吧!”季尚清站了起来,目光中不带一丝的亲情,只冷冷的说出这句话,转身就走。“

    尚清,尚清,你站住,听我说,你要小心一点,我担心他们会害你!”季尚清无视儿子对他的诅咒,大声的在他的背后叫起来。

    “他们?是谁?季枭寒吗?还是你效忠的那条老狗?他们只管来吧,父债子偿,我已经做好替你担罪的准备了。”季尚清停了脚步,冷冷的自嘲道。

    “对不起,儿子!”季凛浑身一震,突然间,无话可说。季

    尚清直接离去,连多看他一眼都没有,他的内心早就麻木一片了。季

    凛突然间平静了下来,他坐在椅子上,看着旁边的一个看守员问道:“有烟吗?能不能给我一根?”那

    个男人无动于忠,只面无表情的盯着前方的墙壁。

    季凛自嘲的笑了起来,如今这凄惨的生活,让他很没有尊言,他害然觉的活着真的没有什么意思了。

    儿子对他也一定是绝望透了吧。晚

    上,季凛冷的发抖,突然听到门被人打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看

    不清他的面容,但他的声音却是冷酷无情的:“季凛,先生让我给你带几句话,如果想要你儿子平安无事,你最好把牙根咬紧一点。”

    “总统先生会救我吗?”季凛抱着最后的希望去问。

    “总统先生说了,死人才不会坏事,你要么活着当哑巴,要么死了一了百了,选择权在你!”对方说完,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季凛知道,总统先生是只老狐狸,他不会浪费时间去救一颗弃子。季

    凛至所以不愿意死,就是因为他还在等一个人,一个他最想见的人。

    可惜,他被关了三天了,他等的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

    他忍不住的去问旁边看守人员:“能不能帮我告诉季枭寒一声,让我见我妈最后一面,我有话要跟她说,求你们了!”

    看守人员依旧面无表情,就像是两个雕像一样。

    季凛仰头看着头顶,他不相信自己的母亲会如此的绝情,连他的面都不愿意再见。

    终于,他等来了季枭寒兄弟。季

    越泽一进来,就想上前揍他,却被季枭寒伸手拽住:“别脏了你的手!”

    季越泽怒恨的盯住季凛,连话都不想跟他说。季

    凛知道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误,也知道自己就算死也偿不了这份罪业。

    “我爸的后事办了吗?我想去给他磕个头!”季凛开口说道。“

    爷爷不会想见到你!”季枭寒睥睨着双眸,冷冷的看他,就像在看一个死物。“

    我妈呢?她难道就不想过来看看我吗?我知道自己活不长久了,让我再见她最后一面!”季凛又恳求了,神情悲沉。“

    奶奶说了,她没有你这个儿子,再也不想看见你了!”季枭寒依旧冷冷的说话。“

    不可能,我妈从小到大最疼我的,她不可能不来看我!”季凛情绪终于崩溃了,他痛苦的嘶吼了起来:“是你不让她来的,一定是!”季

    越泽看着季凛这发疯的样子,冷笑讥讽:“奶奶已经对你失望之极,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

    你们说谎!”抓在季凛手里的最后一根稻草,也被季家兄弟轻易的折断了,他呼吸瞬间变的痛苦难受,双手紧紧的摁着疼痛的头,其实,他被关着的这三天,头发已经白了一大半,此刻形如疯魔一般。“

    你是总统先生手里的爪牙,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说?”季枭寒冷声问他。“

    如果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季凛抬起头,目光带着嘲讽。“

    看你提供的情报是否有价值,值不值你这条命!”季枭寒目光冷沉如电。

    “季枭寒,凌墨锋是不是给了你很大的好处?告诉我,是什么?”季凛疯了一样的笑起来。

    “你这种贪婪的人,是不会懂的!”季枭寒知道季凛是不可能说的,因为他还有一个儿子,为了他的儿子,他肯定会咬牙到底。“

    是你们坚不可摧的友谊吗?”季凛嘲讽着问。

    季枭寒冷冷的扫过他的脸:“如果你不想变成你儿子的负累,你自己安份一些,此生,你休想再从这里离开,你会在这里,面对着这堵墙,直到你死去。”冰

    冷的话,毫无一丝希望,季凛看着这四面墙,就像铁笼子一样的牢固,会将他的余生关在这里,连一丝光线都透不进来。

    “希望我下一世,不要再碰到你们一家人,我们不要再做亲人!”季凛发下毒誓。

    “不会的,因为你这种大奸大恶的人,根本没有下一世!”季枭寒的话,更加的刺骨,季凛浑身一僵,表情一片死灰。

    季越泽也补了一刀:“你会下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