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311章 接受了现实
 季凛还在猖狂着,想着要同归一尽的戏码,却突然听到一声枪响,他的腿被打中了,他一个踉跄,难于置信的低头看着自己腿上泊泊流出的鲜血,痛苦又不甘心的附身跪了下去,猩红的双眼,缓慢抬起,就看到季枭寒手里拿着一把枪,目光狠戾的盯住他。“

    你想死吗?我会成全你的!”季枭寒一步一步的朝着他走过来,手指死死的握住了手枪。

    “少爷!”陆清吓的脸色一变,赶紧往前走了一步,意有阻止之意。

    “杀了我啊,季枭寒,你不是很有种吗?敢杀人吗?你不敢,我敢,没错,是我杀了你爸爸,你现在就亲手杀了我,为他报仇吧!”季凛久久的没有等来救援,他脑子也是一炸,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他相信季枭寒不会没有准备的就过来的,现在看来,他请来的杀手,只怕早就被人解决了。

    “少爷,请冷静一下,他这是在激你犯罪!”陆清也吓的半死,如果季枭寒手里的枪真的响了,季凛真的死在他的手里,那少爷岂不是摊上杀人罪命?季

    凛的确想激怒季枭寒,这一刻,他真的想死了。季

    枭寒的枪口对准他受伤的腿,再补了一枪,季凛发出了难于忍受的惨叫声,血流的更快,他脸色一下子就惨白了起来。“

    你不杀我吗?你爸爸一定会很失望的,他的儿子,竟然不给他报仇!”季凛痛到额头青筋都爆了起来,可他还不放弃要去刺激季枭寒。季

    枭寒把手枪扔在地上,转身就去抱已经咽了最后一口气的老爷子,就在这个时候,楼下快步闯上来一批身穿便衣的男人,他们看到季枭寒,立即往旁边退让出一条路。

    “季枭寒,你为什么不杀了我?”季凛愤怒的大吼,一脸绝望。季

    枭寒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他当然不会杀了他,因为他要他活着,比死还痛苦。季

    枭寒把爷爷抱上了车,手指都在发颤,面容一片悲痛之色,他想去把扎在爷爷心头上的刀子拔下,可手伸过去好几次,却都不敢触碰。泪

    ,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方向,滚落了下来。

    轿车沿着道路往季家庄园驶去,季枭寒呆若木鸡的靠在后座的椅背处,身边是他最敬重的爷爷,他望着窗外,这一段路,漫长的让他悸痛,他甚至都忘记要去擦掉眼角的泪,就这么直直的,无神的望着窗外。他

    要怎么跟奶奶解释这一切?曾经以为,自己有勇气面对一切,可此刻才发现,他所有的勇气都是爷爷给的,爷爷的离去,也仿佛抽走了他心底的勇气,他也变的无助了起来。

    季凛该死,他真的该死,季枭寒想拿刀将他千刀万剐。季

    家的大门,遥遥可望,季枭寒这才仿佛如梦初醒一般,伸手拿了旁边的纸巾,将眼里的泪迅速的擦干,这段路,是他人生中走过的最痛苦的,最迷茫的路,往后,他将记住爷爷的教晦,男人就该顶天立地,不该低头,让泪掉落。

    轿车停在了大门口,季枭寒用力的吸紧了一口气,突然看到客厅里,老太太和兰悦牵着两个孩子快步的走出来。季

    枭寒心头一震,赶紧伸手打开车门,快速的下去。

    随后,他直接走到了她们的面前,低声对母亲说道:“妈,把小奈和小睿带上楼去,我有话要跟奶奶说!”

    “什么话都先别说,你爷爷大早上出去了,我打他电话没人接,我很担心他,你赶紧陪我去找小凛,是他约了你爷爷出去吃午饭的。”老太太一边说一边拽着季枭寒的手臂,想着坐他的车出门。

    “奶奶,爷爷……爷爷他回来了!”季枭寒声音哽咽了一下,他还是没办法装出坚强的样子,心里悲痛到了极点。

    兰悦看着儿子泛红的眼眶,心里也是一惊,赶紧低下头,对两个小家伙说道:“走吧,跟奶奶上楼去玩,爹地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两

    个小家伙也是懂事的,看得出爹地今天的情绪很低落,也都听话的点着小脑袋,跟着奶奶往楼上走去了。在

    楼梯口,唐悠悠披着一件厚厚的外套跑下来:“你们爹地回来了?”“

    嗯,爹地好像很难过!”小奈眨着眼睛说道。

    唐悠悠一愣,伸手摸摸她的头,快速的往门外走去。老

    太太已经碎碎念的走向了那辆车,季枭寒心脏一颤,快速的走到了老太太的面前,一脸悲沉的开口:“奶奶,我有话要告诉你,季凛今天约爷爷出去,不是要陪他吃饭,他只是想找机会绑架爷爷来威胁我。”

    “你说什么?”老太太听到他的这番话,神色一片震愕。季

    枭寒觉的要跟奶奶把事情解释清楚,不然,一会儿等奶奶看到爷爷已经离去,她的心情有多悲伤?

    季枭寒赶紧拿出了手机,把他保存下来的那段视频给老太太看。

    老太太手指在发抖,却还是把季凛发过来的那段视频看完了,她整个人都呆掉了,良久才抬头望着季枭寒:“这是真的?”

    “奶奶,对不起,我没有把爷爷平安救出……”季枭寒低下了头,自责又难受。

    唐悠悠此刻刚走到大门外面,就听到季枭寒跟老太太的对话,她也惊的伸手捂住了唇,呼吸也跟着停止。

    老太太身子狠狠的一颤,几乎瘫倒在地上,季枭寒及时的扶住了她。

    “你爷爷是怎么走的?”老太太仿佛已经猜到了结果,悲痛占据了她的双眼,她声音在发颤。

    “爷爷是自己离开的!”季枭寒痛苦的回答。

    老太太站稳了脚跟,伸手把车门打开,就看到老爷子面色安详的坐在那里,只是他的胸口处还插着一把刀,血迹染了他的西装。老

    太太看到这一幕,直接昏了过去。“

    奶奶!”季枭寒悲沉的喊着她,唐悠悠快步的走过来,看到老爷子,她眼眶也瞬间一酸。就

    在这个时候,一辆跑车从门外驶了进来,紧急的刹在他车子的后面,季越泽俊脸担忧的快步跑了过来:“奶奶怎么了?”

    季越泽才刚问出声,就看到了车内坐着的爷爷,看清了爷爷的状况,季越泽的声音也仿佛突然受阻了一般,再也发不出来,整个人就像冻住了一样,久久的麻木。老

    太太醒了,是在两个小时以后,季枭寒两兄弟已经把老爷子安顿好了,整个季家,都笼罩在了一层浓浓的悲伤之中。季

    枭寒坐在她的床边,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讲给了老太太听,老太太靠在枕头上,悲伤的听完了,她伸手去抹眼泪:“为什么他到现在还不知悔改,为什么他支权势就那么的渴望?你爷爷经常跟我说,说他心术不正,不堪担任大业,以前我不信,现在,我却信了,这个孽子,他该为自己的罪业负责。”“

    我这就去杀了他,混蛋!”季越泽气的脸色铁青,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去。

    “回来!”老太太一声低喝。

    季越泽脚步僵在原地。

    “奶奶,不能让爷爷就这样离开!”季越泽恼恨的说。“

    你爷爷选择离开,就是不想看到亲人自相残杀,你还不明白吗?你杀了他,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老太太纵然悲伤之极,可却没有神智发昏,她活到这一把年纪了,该承受的,不该承受的,她都经历了。“

    爸爸的死,也是他造成的,如今又把爷爷逼迫之死,该死的人一直都是他!”季越泽心里的恨意无法消散,他真的想将季凛杀了泄恨。“

    枭寒,现在是你撑起这个家了,你来决定吧!”老太太悲声说道。

    季枭寒点点头:“奶奶放心,我会让他赎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