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307章 宛如恶梦
 也许最了解自己孩子的就是父母吧,老爷子虽然年纪大了,可看人的眼光依旧精准,他了解小儿子的野心,哪怕送他去牢里待了五年,也依然没有让他从权利的欲望之中清醒过来,如今,是变本加厉了吗?

    季凛脸色铁青难看,目光充满愤怒,也满脸的失望。“

    钱是我的,我自己赚的,我有权力分配它们,难道还需要经过你的允许吗?”老爷子被儿子这挑恤般的目光给刺痛了,他声音一下子就冷了起来。“

    我是你的儿子,你难道不该分给我吗?还是,在你眼中,我已经没有资格做你的儿子了?”季凛愤怒到双眼赤红,两只拳头也紧紧的捏着。

    老爷子平静的看着他,仿佛在看路边那些可怜的小猫小狗一样,他想用慈悲的神色去劝说,可显然,有些人天生就不适合慈悲。“

    小凛,你当然是我儿子,我看着你从小一步步走到今天,我觉的你最大的失败不是让我失望,而是你从来没看清楚自己的立场,你所求的从来都只有权利,那些冰冷的东西,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执着不放,家庭才是温暖的,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吗?”老爷子突然捂住胸口,重重的喘了起来,仿佛一口气喘不过来,开始猛咳,咳的脸都青紫色了。季

    凛站在旁边,双眼冰冷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看到他咳的这么严重,他却不为所动,只有脸上的怒气越来截止浓烈。老

    爷子其实是在试探他,他想知道,自己的生死,在儿子的眼里,是否还有价值。

    可惜,他看见的,却只有冷漠,无动于衷。原

    来,今天他邀请自己过来吃午饭,也是没有多少诚意的。

    “你把你的股权都给了他们兄弟二人?呵,在你眼中,他们才是你的家人吧,而我,连外人都不是!”季凛越想越悲哀,越想越愤恨。“

    人贵在自知,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那你是不是也做好决定了?”老爷子颤微微的坐回了轮椅上去了,平静的等待着一个结果。季

    凛突然冲了过来,双手死死的捏住了他轮椅的两个扶手,目光猩红的瞪住他:“把股权给我,把属于我的东西给我,不然,我会让他们去死!”

    老爷子还真的被他的行为吓住了,苍老的面容,不知是悲哀还是可笑。

    “你就不为你儿子想一想吗?尚清还这么年轻,他的未来,应该也是光明的!”老爷子痛心的问他。“

    我儿子在你老眼中,不是最没用的吗?等同于废物一个,你还关心他吗?”季凛讥讽的自嘲。“

    不,尚清是个很不错的孩子,他本性不坏,只是没有一个好的父亲去引导他!”老爷子沉声纠正。“

    你的意思是,我不配为人子,更不配为人父,在你眼中,我做什么都是错的,既然这样,那就让我错下去吧,你今天来了这里,就别想再离开了,我会让季枭寒拿百分之三十的股权来交换,你且看看吧,你骄傲的孙子,是不是真的那么心疼你,还是他会心疼他手里的钱?”季凛终于将自己无耻的目的讲了出来,他觉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考验人性的时候到了,季枭寒不是视钱财如无物吗?那就看看,时日不多的老爷子,和他手握的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哪一个最重要。

    “你的无耻,已经无敌了!”老爷子仿佛猜到了这样的结果,只是没想到,他真的要这样对待他,痛心疾首已经无法形容他的心情了。

    “你不是说我为了权势,可以连自尊都不要吗?你还真是了解我,不愧是我的父亲!”季凛说完,突然朝着不远处的两个人打了个手势。

    那两个男人立即快步的走了过来,季凛冷着脸说道:“拿绳子过来,把他绑起来!”

    老爷子寒心之极,不过,他却没有反抗,因为,他身体不允许,他也不愿意反抗,倒是想看看这个儿子还要玩什么把戏。

    “季先生…他是你父亲啊?”其中一个年轻的男人有些胆怯,不敢绑。

    季凛冷笑起来:“那又怎么样?我在他眼中,早就没资格做他儿子了,绑起来,别让他轻易死了!”

    “季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如果绑了我,你就没有回头路了!”老爷子此刻担心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想将一只脚跨入地狱的儿子拽回来。季

    凛怅然的悲笑:“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我已经不想回头了,活着受罪,还不如一了百了!”“

    你个孽子!”老爷子气的几乎昏过去。

    “别废话了,我们就看着吧,季枭寒到底愿不愿意来救你,如果他不来,你活着也只有痛苦吧!”季凛此刻心狠了起来,早就把道德踩在脚底下了。

    老爷子无话可说了,他只是有一句话不愿意说给这个令他失望之极的儿子听,他不会让孙子季枭寒去做选择,他早就做好了选择。季

    凛最终还是把自己的老父亲绑了起来,让人先把他带走了。季

    凛也没有拖泥带水,把老爷子安顿好后,直接就给季枭寒打电话了。季

    枭寒正在开会,严谨的气氛中,他的助手陆清神色匆匆的走过来,附在他的耳边低语:“少爷,季凛的电话,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谈谈!”

    “你没跟他说我现在没空吗?”季枭寒皱了眉宇,脸色不耐。

    他知道季凛彻底的在帮老总统做事后,连跟他说话都不想了。“

    他说你不接电话,会后悔!”陆清刚才也没问出具体的事情,只能把季凛充满威胁的话转达了。

    “呵!”季枭寒发出一声讥笑声,不过,他倒是想听听,季凛能有什么事情让他后悔。诺

    大的会议室内,三十多号人,目光一致的朝着那站起往外走的高大身影看去,大气不敢喘。陆

    清也紧跟着季枭寒走出去了。

    季枭寒站在玻璃走廊处,这才将手机贴到耳边,冷冷的开口:“什么事?”季

    凛倒是很有耐性的等着他过来询问,此刻,他略显得意的冷笑了两声:“季枭寒,我给你半天的时间准备,拿你手中的百分之三十的股权来交换老爷子的命!”“

    你说什么?”季枭寒神情骤然大变,音调蓦然高抬:“季凛,你混蛋,你把爷爷怎么了?”“

    哟,不愧是孝孙啊,才一听到老爷子有危险,就急成这样了,季枭寒,论演戏,我还是不如你,就比如装孝子,我怎么装都不像,也难怪老爷子一直都觉的我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季凛这会儿倒是神气十足了,开始拿话来刺季枭寒,有一种扬眉吐气的痛快感。

    “爷爷身体不好,你别开玩笑!”季枭寒实在不敢置信,季凛竟然会真的拿爷爷的性命安危来威胁他,这简直就是泯灭人性的行为。“

    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季枭寒,如果你真的那么在乎你爷爷的命,现在就去准备,把你手里百分之三十的股权转让给我,否则,你就等着给他收尸吧!”季凛说完,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声音冷酷之极。

    季枭寒手指死死的捏紧了手机,当听到对方挂电话的声音,高大的健躯明显的一晃,险些站立不稳,陆清见状,赶紧上前关心:“少爷,你还好吧,出什么事情了?”季

    枭寒咬紧了牙根,恨声道:“季凛抓走了我爷爷,他竟然拿他的命来威胁我交出百分之三十的股权。”陆

    清也吓的脸色铁青,因为,这简直就是天诛地灭的行为啊,竟然还有人能做得出来,简直令人发指。

    “少爷,我们要怎么做?”陆清此刻看着少爷脸色惨白,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