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306章 过份的要求
 慕时夜瞬间移动到了洛赫宁的身边,急急的解释:“我开个玩笑的,你们怎么都认真了啊?你可不能让安欣听到我刚才的话,不然,我回家可是要睡沙发的。”“

    你知道就好!”季枭寒一点也不同情他。

    慕时夜撇撇薄唇:“唐悠悠一定温柔体贴又乖巧吧!”季

    枭寒目光危险的瞪了他一眼:“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就想问问,怎么样才能让妻子有这种优良品德,安欣脾气越来越大了,我快管不住她了,同样都是孩子她妈了,为什么差别这么大?”慕时夜一脸无奈的感慨。

    “那是因为你把安欣的心伤透了,曾经她也温柔可爱不是吗?时夜,你要知足了,安欣她不是脾气大,她只是变的敏感了。”洛赫宁在一旁好意的提醒他。“

    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造成的,不过,她泼辣的样子,其实也挺可爱的。”慕时夜立即笑成了一张痴汉脸。

    洛赫宁和季枭寒对望一眼,觉的身边这个男人越虐越快乐,简直无药可救了。三

    个好友说说笑笑的走出了大厅,在大厅门口,各自坐上了车,分道离去。高

    悦双手环在胸前,风情万种的走出了宴会厅,旁边有不少的男人在主动跟她搭讪,她连白眼都没有赏一个,骄傲又清冷。也

    许男人就是贱吧,高悦的这份清冷,竟然很合那些男人的味口,越是对他们爱搭不理的,他们越是有劲了,还故意的跟高悦坐在同一部电梯里,又借机套近乎。

    “抱歉,我有心上人了!”高悦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让整部电梯里的男人沉默了下来。

    高悦踏出电梯门,在心底冷笑了一声,这些男人太低俗不堪了,还是季枭寒优雅清贵,高悦为自己今天在他面前露了脸而洋洋得意了起来。

    季凛最近的不作为,惹得老总统先不开心,再一次把他叫到面前来训斥。

    季凛面色羞惭的站在老总统的面前,低着头,表情复杂。

    “季凛,我再给你最后一期限,一个月,一个月之内,如果你还是没有让季枭寒受到打击,我们的合作就正式取消了!”老总统已经失去了耐性,离春选已经只剩下三个多月了,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等待,只能用这种严酷的手段去逼迫为他做事的这群人。

    季凛最近也十分的消极,挫败,好不容易使了一招美人计,却没想到会如此的失败,不知道是挑选的美人不够美,还是季枭寒对感情的坚忠令人无机可乘。

    “总统先生请放心,我也准备做最后的打算了。”季凛抬起头,一字一字说道。“

    最后的打算?你最后的打算是什么?杀了季枭寒?”老总统冷笑了一声。“

    能够杀了他,当然是最好的事情了,可惜,季枭寒身边防守严格,如果真的要杀他,一定要一次就杀死,不然,给他机会反扑,我会死的很难看!”季凛知道有些事情,是没有第二次机会的,赌一次生死,真  的很需要勇气。

    “你也知道这种办法是最愚蠢的吗?就像有个废物跟我建议一样,找个机会刺杀凌墨锋,可现在呢,等同于给我惹了出大的麻烦,凌墨锋没死,我却每天战战兢兢的,生怕他收集到实证,所以,这种蠢事不要再干了,除了杀人,肯定还有别的办法,你好好想想,别把脑子当摆设。”老总统怒气腾腾的大骂起来,因为,他已经气急攻心了。

    “总统先生说的对,我们还得为自己留点余地,杀人不是上上之策,不过,我却想到了一个办法!”季凛眼睛透出毒蛇般的光芒。

    “好,我不管你要用什么办法,一个月内,你必须让季家大乱。”老总统冷酷的要求,季枭寒已经在背后出资国家军事装备了,而这一笔功劳政绩,直接就记在了凌墨锋的身上,因为,已经有人透露出这个消息,国家民众也正积极的议论这件事情,大家都觉的季枭寒是非常正能量的企业家,慈善事业做的风生水起,如今又资助国家生产军事力量,可见他的位置只会越来越高,未来只需要他和凌墨锋达成共识,那凌墨锋的支持者,又将会更广。季

    凛灰溜溜的离开了,她紧捏着拳头,被人当狗一样训斥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季凛相信自己承受的这些屈辱,只是为了往后更大的荣耀,他咬牙忍着,早晚要在季枭寒的身上踩压回来。

    季枭寒已经全面的防备了起来,季凛原本还想着打季家两个孩子的主意,可现在看来,这个主意是打不着了,那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目光盯在了拥有百分之三十股权的老爷子身上了。

    季凛知道老爷子最近身体好了不少,他想请他出来散散心,顺便再用强势的手段,把他手里的那点股权给拿过来。威

    胁自己的老子,季凛这一步棋,走的非常的险,因为,他这样做的下场只有一个,他要跟季家断绝一切的关系,做个不孝子孙。

    事到如今,他已经无路可走了,这一步棋再险,他也要赌一把。

    于是,季凛就给老爷子打电话,先诉说了一遍自己的诚意孝心,然后把老爷子约出来吃一顿午饭。老

    爷子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这个小儿子了,听到他主动邀请,当然是想过来跟他吃顿饭的。

    于是,老爷子就派了一名司机,送他出来。

    季凛约他在郊区的一家庄园吃饭,老爷子出门的时候,只跟老太太讲了一下,老太太原本是想着要跟来的,被老爷子劝住了,他想以父亲的身份却跟儿子谈谈他最近的行为,他好像又跟五年前一个,走偏了方向。季

    凛紧张的流下了冷汗,他站在庄园的门口,捏紧了拳头,又放松,他其实也很不安的,怕来的不是老爷子,怕老太太也跟着一起来。当

    看到老爷子一个人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他暗松了一口气。

    司机大哥体贴的为老爷子把轮椅拿了下来,老爷子虽然能行走,但他更加依赖轮椅的代步。“

    爸,这庄园风景不错,我推你去走走吧!”季凛走过来,面带微笑的说道。

    “好啊!”老爷子点了点头,没有拒绝,司机大哥原本是想跟着的,老爷子抬手阻止了他。季

    凛目光在自己的父亲脸上扫了一眼,莫名升起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觉的老爷子也是有备而来的。

    父子两个沿着花园小道往前走去,四周还有积雪未化,白茫茫的,风景其实也不怎么样。

    “爸,你怎么没叫上妈一起过来?”季凛试探着问。

    “就不叫她了,她过来,除了唠叨,也没别的话可说!”老爷子轻叹了一口气。

    “爸,最近身体还好吧?”季凛关心的问。“

    不怎么样,天气越冷,腿就越疼,有时候疼的我想早点离开!”老爷子实话实说。

    “离开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解脱了!”季凛自嘲的说道。

    “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今天就我们父子两个,你要说什么就说!”老爷子听出他话中的暗意。“

    爸,我想要你手里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季凛直接开口索要。老

    爷子却并没有感到惊讶,只是呵呵的笑了两声:“你总算是说出这句话了!”“

    爸的意思呢?”季凛脸色变的难看。“

    如果我不答应,你会怎么做?”老爷子突然伸手停住了他的轮椅,然后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转过头,目光不失威严的盯着儿子。

    “你已经把遗嘱写好了,是吗?”季凛脸上有着一抹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