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304章 女人要反攻
 房间里光线很暗,几乎看不清什么东西,可男人却知道她的眉儿肯定是皱起来了。

    房间里的空调没有开,很冷,可躲在被子下面的蓝言希,却睡的无比安稳。

    凌墨锋站直了身子,有些不舍得去吵醒她,可又不想这般离开,于是,他决定先去洗个澡,然后再过来跟她睡一觉,毕竟,他难得来一趟,不甘心就这样离开的。

    凌墨锋找了他的衣裤就去了走廊外面的公共浴室洗澡,打开灯,看到女孩子一系列的日常用品,摆满了两个柜子,浴室里依稀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凌墨锋看着这个浴室被女孩子的东西完全的占据着,他的心情说不出来的满足感。

    突然,他目光看到了旁边还放着一个玻璃杯,他拿起来看了一下,里面还留了一些红酒。

    这个女人竟然一边泡澡还一边喝酒?她哪里来的酒?

    凌墨锋突然想到自己的酒柜里就放着不少,看来,她是开了他的酒喝。

    心情不好吗?想借酒消愁?男

    人心神一凛,动作不由的快了一些,冲洗完毕后出来,就快步的朝着房间走去。

    只是,凌墨锋刚推门进去的时候,就感觉有一个东西从左侧朝他头上砸来。

    幸好他反映迅速,下一秒,就伸手将躲在门后面的娇小身子禁固在了怀里。

    “是我!”低沉的男声落下,怀里挣扎紧绷的身子一软。

    “凌墨锋?”蓝言希也是刚醒,感觉好像有人进来过她的房间,她吓的立即拿了一杯棒球棍防身,她至所以会乱想有坏人,是因为凌墨锋给她造成了不好的印象,觉的总有人在暗处监视这里,万一趁黑进入伤人,那她当然要防备着了。“

    差一点就要谋杀亲夫了!”男人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感觉她身子还是暖暖的,他在她的耳边低声笑起来。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回来?”蓝言希神经一松,下一秒,就轻轻的畏贴到他的怀里去,感觉比被子还暖。

    “想你了,这个理由够吗?”男人哑着嗓子说完,薄唇就克制不住的吻在了她柔软的耳垂处。

    蓝言希浑身一颤,一股电流从耳根处传遍了她的全身,她下意识的低吟了一声,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热烈。凌

    墨锋原本还很平静的心神,在听到她那低喃的声音后,也是剧烈的震了一下,紧接着,他的薄唇就情难自禁的吻上她溢出声音的小嘴。蓝

    言希没料到三更半夜的还要被他的热情燃烧,晕沉困倦瞬间一消,整个人都跟着被点燃了一样,掂直了脚尖,不顾一切的承受着他的热烈。黑

    暗的掩映下,两个人旋转了一圈,就直接滚到床上去了,厚实的被子盖下,仿佛一切的行为都变的更加的理所当然。

    蓝言希被压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男人的理智也渐渐的回归,最后,他撑起了双手,在黑暗中凝视着喘气不均的小女人。

    “听说你今天去食堂的三楼了?去那干什么?”男人赶紧想找一些话题来打破这份无边无际的暧昧感。

    “当然是担心你啊,怕你再受伤!”蓝言希脑子一胀,赶紧回答他。“

    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我真是受宠若惊?”男人轻笑起来,带着一丝的邪气。

    “你在取笑我吗?凌墨锋,你脑子没进水吧,关心你还不好啊!”蓝言希可不是什么娇羞小女生,听到男人这个时候还有心情笑话她,瞬间飙悍的回嘴,不仅如此,她还将小腰往上一拱,男人立即发出一声痛哼的声音,可见这一惩罚,有多致命。

    “言希,你越来越不安份了!”凌墨锋无奈的失笑,声音却是沙哑之极的。蓝

    言希也被刚才本能的动作给惊了一跳,随后故作玩味的说道:“我才不要安安份份呢,不然还不得被你欺负死啊!”

    “我哪里欺负你了?明明就是你在欺负我?”男人翻身躺了下来,解了她身上的厚重压迫。

    可下一秒,他却变成了被压的那个人。蓝

    言希霸气十足的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到他的身上去,气呼呼道:“既然你要这样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言希,你要干什么?”凌墨锋神经一绷,健躯也是绷的紧紧的,感觉自己拿这个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了,随她所欲。

    “三更半夜,扰我清梦,当然要给我一点补偿了!”蓝言希刚才在梦里可是跟他差一点就要结婚了呢,现在好了,梦醒了,她上哪去找那种甜蜜蜜的感觉啊,当然自能他来赔偿了。“

    住手,言希!”男人发现这个女人并没有开玩笑,她的两只小手往哪儿扒呢。“

    嘿嘿!”女孩子笑的坏坏的。蓝

    言希其实就是贪玩,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想探索一下未知的领域,可当真正的探索到后,她脑子一嗡,什么动作都静止了。

    “咳……我其实,就看看,没别的想法!”蓝言希赶紧把手一松,然后转身躺了下去,乖乖的像个听话的宝宝。凌

    墨锋一口气吊在喉间,在看到她松手的一瞬间,仿佛在死去的一瞬间又活了回来,用力的喘了一下,侧过头,眸色深深的盯着她朦朦胧胧的小脸,不知她是什么表情,但肯定也害羞了。

    “言希,你在生气吗?”凌墨锋手指在她俏脸上轻轻的摸了一下,果然滚烫的。“

    没有!”女孩子咬着唇回答。“

    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及时来找你,让你孤单了?”凌墨锋还是问了出来。

    蓝言希转身,一头猛扎进他的怀里,两只小手将他抱的紧紧的,死死的。“

    凌墨锋,我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去哪也不觉的孤单,可现在,明明还是一个人,为什么我却觉的孤单了呢?”蓝言希抽泣着问他。

    凌墨锋心疼极了,将她搂在怀里,薄唇在她的头发上轻轻的吻了吻:“因为你心里装了我啊!”

    “那我可不可以请你离开我的心啊?”蓝言希调皮的问。

    “你敢!”凌墨锋瞬间被惹怒了。“

    你还耍无赖啊?”蓝言希立马转哭为笑,就跟六月的天似的,说变就变。“

    言希,对不起!”男人没有继续强硬下去,只是轻轻一叹。“

    你的道歉,我都听腻了,能不能换点别的?”蓝言希知道这个男人一为在自责,可她不需要他这样做。

    “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让你每天都开心一些!”凌墨锋脑子空白一片,在面对感情的时候,他的睿智和聪明,都无处施展,因为怀里的女孩子也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他猜不透她的心思。

    “你每天多想我几次,我就开心了!”蓝言希的要求很简单。

    “我当然在想你。”凌墨锋几乎是肯定的语气。

    “我知道!”蓝言希的小嘴,在他的脖劲处吻着,喃喃道:“我知道!”

    凌墨锋失笑出声,手指在她的手背轻轻拍了拍:“睡吧,今晚不走了!”“

    嗯!”蓝言希知道不可能会发生更多的事情了,当然,她现在也没心理准备,能有他的怀抱依靠着,就很满足了。凌

    墨锋也平静了思绪,他不会过早的去深入这段感情,哪怕他的身体时刻在叫嚣着,扰的他不得安宁,他也坚决不会伤害她的。

    最珍贵的,总是要留在最美好的日子里。

    季枭寒收到了一份邀请涵,有一个大客户的儿子要结婚了,请他过去喝喜酒。因

    为是  经常往来的客户,季枭寒决定前往。如

    果换作是以前,他肯定会带上自己的妻子一起过去的,可现在时局紧张,他决定只跟自己的几个朋友一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