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293章 某人被教育
 蓝言希接过了饼店老板喷香的煎饼,一转身,发现自己停在路边的车子被一名交警在贴罚单,吓的她立马就往那边冲了过去。

    远远的就大喊起来:“交警大哥,我马上开走,马上开走,放过我一次吧!”

    交警同志转头看着她,她身上穿着醒目的工装,又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年轻的小交警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赶紧提醒她:“这里不能停车,赶紧开走吧!”

    “谢谢!”蓝言希跳上车,立既将车开走了。蓝

    言希躲过了一次罚单,心情竟然比刚才好了不少,看来,人生也没有那么的糟糕。回

    到凌墨锋的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蓝言希拖着疲倦的身子进了客厅。

    还没来得及去开灯,就听到一道低沉不满的男声传来:“这么晚回来,跟谁出去吃饭了?”蓝

    言希立马将灯打开,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抹尊贵俊美的身影,西装,尼子长风衣,看上去像是刚从风雪中回来的。蓝

    言希骤然看到这个男人,心情复杂多变,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五味陈杂。

    “你怎么又来了?”蓝言希美眸盯着他,一眨不眨。

    这个“又”字,仿佛直接将男人不多的耐性给磨掉了,他猛的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一步一步的朝她逼了过来,幽眸变的沉郁:“我问你,跟谁出去吃饭了?一进新部门,就有人约了?”蓝

    言希没料到他竟然先发火了,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抬眸望着他那双深邃的眼睛,随后,她喃喃道:“你这张脸,还真是祸国秧民,难怪人家会为了你的一次帮助就爱上你!”

    “你在喃喃什么?”凌墨锋见她并没有任何心虚的表情,反而一副对他大失所望的样子,他浑身的气势一减,眉宇瞬间拧紧。蓝

    言希的心情还是很郁闷的,她转身去餐厅为自己倒了一杯热水,转过身一边喝,一边靠在餐桌上,一双眸子透过玻璃杯,继续盯着那个男人看,越看,心越乱了。

    凌墨锋有一种被女人冷落了的错觉,怎么回事?明明跟人出去吃饭还不打招的是她,怎么好像他才是犯了错的那个人?“

    言希,你跟谁去吃饭了?”刚才那满身的戾气,早就不知道消失去哪了,凌墨锋语气一下子就变温和了,但还是很想知道她的行踪。

    “凌墨锋,办公厅有不少的女人喜欢你,她们有没有向你表白过?”蓝言希一脸认真的开口问他。

    凌墨锋浑身一僵,她为什么突然要问这个?是不是听说了什么?要跟他算帐?

    “怎么了?”凌墨锋朝他走近了两步,幽眸凝着她紧绷的俏脸,心神也跟着绷直了。

    “你老实告诉我,有没有人向你表白过啊?”蓝言希俏脸略急。“

    有!”凌墨锋知道这种事情不能骗她的,只好坦承的交代:“还有不少,会偷偷的给我送东西,甚至有人给我写情书还有写诗的,你放心,我从来没有回应过她们!”

    “那如果有个女孩托我转达你,她一直在暗恋你,想给你送东西,你觉的我该怎么做才好?”蓝言希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相信他的话了,这才把自己的困扰问出来。“

    怎么会有这种事?她知道我们的关系了?”凌墨锋幽眸大变,他和蓝家订婚的事情,一直都只有两家长辈知道,并没有外扩,除非别有用心的人会调查出来,可据他所知,整个办公厅的人还并不知道这个消息的。“

    不是,她以为楚副官是我男朋友,要通过我,让楚副官给你递消息!”蓝言希说到这里,自己忍不住先偷笑起来。男

    人表情又变的难看了起来,关于这个可笑的传闻,他早就听过了,而且,还是楚副官一脸懵逼的过来主动请罪的,他当时听了,倒没什么想法,觉的让别人误会能转移注意力。可

    现在听到这个女人亲口说出来,他心情瞬间就堵闷了。

    “你就没有解释一下?”男人嗓音瞬间低沉了起来,就仿佛响在她的耳侧。

    蓝言希低着的头猛的一抬,发现男人果然不知何时附下身来,薄唇离她的脸蛋非常近,都能听到他沉稳的呼吸了。

    “我……唔!”蓝言希来不及解释什么,男人的薄唇已经狠狠的堵了她的唇片。

    下一秒,她就感觉自己被男人的双手抱了起来,轻柔的放在了餐桌上面。蓝

    言希脑子一片嗡嗡作响,怎么还抱着她坐在餐桌上啊?这太没规矩了。可

    是,男人的唇舌霸道狂烈,哪里还有多余的时间让她胡思乱想,整个人都软棉棉的,两只小手下意识的就勾住了他的颈脖,不舍得与他分开。

    仿佛积压了很久的情感,在突然之间爆发出来,一团火,直接烧进了两个人的身体里,一发不可收拾。“

    等……等一下!”蓝言希的手突然碰到了他的伤口处,明显感觉他还是微颤了一下,女孩骤然叫停。“

    等什么?”男人低浑的笑声,在她耳边响起。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你今天怎么去打球了?不要命了?”蓝言希这才发现自己担惊受怕了一整天的事情,必须亲自检查了才能安心。“

    不用看了,我没事!”男人气息有些不稳的说道。“

    不行,我必须看!”蓝言希霸道起来,也是没朋友的。

    凌墨锋发现自己竟然被她那双霸气的眼睛给震住了,他怔了一下,已经松开了搂在她腰间的大手,主动的把外套给脱下,随后是西装紧接着是衬衣。

    蓝言希紧绷着一口气,直到看见他的伤口没有流血,这才松懈了下来。

    “等一下,你这纱布好像是新包扎的,是不是扯到伤口了?你别骗我!”蓝言希立即眯起了漂亮的眼眸,一副看透一切的睿智表情。凌

    墨锋知道这个小女人并不笨,有时候还挺精明的。

    “是,伤口裂开了,不过,已经让医生处理过了,没有生命危险!”凌墨锋刻意的强调了后面四个字。

    蓝言希一时不知道是该气他还是该心疼他了。

    “明知道自己受伤了,还陪人去打球?就不能推掉吗?”蓝言希还是生气的,因为他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事关政治立场,我不能退,言希,我和你不一样,并不是事事都有转还的余地!”男人轻叹了口气,手指温柔的将她胸前被自己扯开的衣扣轻轻的扣好,扣到最上面的一扣,白色的衬衣,衬出她被自己用力吻过的痕迹,暧昧极了。“

    我知道!”蓝言希神色一颤,点了点头。

    “放心,我有分寸的,触及我底线的事情,我也会反抗!”凌墨锋怕她还在担心,只好微笑的劝慰。“

    嗯,如果有女人送东西给你,这也是你的底线,你也不能收!”蓝言希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了,突然开口强调。

    凌墨锋怔愕了一秒,随后又失笑出声:“吃谁的醋了?这么酸?”“

    凌墨锋,我没跟你开玩笑,你必须跟她们保持距离,而且,你以后不要对哪个女人都温柔,礼貌客气和温柔似水是有区别的,你一定要把握好这个度,女人都是敏感的生物,你一个眼神就有可能祸害她们一辈子,所以,你得管好你的一言一行,不要再惹人动心了,这种事,真的不好!”蓝言希盯着他的双眼,一本正经的教训他。堂

    堂的副总统先生,哪里接受过这样的教育,一脸呆懵的表情。“

    言希,你冤枉我了,除了你,我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温柔似水过,除了我妈和我妹之外!”凌墨锋也学着她的声音,一本正经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