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275章 蓝小姐霸道了
 凌墨锋看到她冲过来,就蹲在他的面前,仰起了那一张焦急的俏脸,美眸更是在他的身上乱看了一通。“

    我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没什么好看的,我就是有些累了!”凌墨锋是真的累了,失血过度,导致他俊美的面容看上去很病白,就连平时红润的薄唇,此刻也显出一丝的苍白色,元气大损。

    “那你怎么不到床上去睡觉?也不拿被子盖一下,这么冷的天,你已经受伤了,万一还生病了怎么办?”蓝言希生气的责备他,这个男人有时候还真是任性的可以,真把自己当成钢铁人了,一点也不懂得照顾自己。“

    你就不念着我一点好吗?我受伤了已经够可怜了,还希望我生病?”凌墨锋明明是在抱怨,可眸底那宠溺的光芒却遮掩不住。

    蓝言希微微一愣,这才立即改嘴:“我才没有这个意思呢,我只是觉的你太不懂得照顾自己身体了,起来,到床上去睡!”

    蓝言希心里对他又焦急又担心,言语不由的就重了,伸出小手,要去拽他的手臂。

    “嗯!”男人发出一声沉沉的闷哼声。蓝

    言希吓的手指一僵,动弹不得,急急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扯到你伤口了?在哪里?”“

    就在你手指摁着的地方!”男人明明痛出了冷汗,却还有心情朝她说笑:“你拿捏的还真是准,不愧是我的女人!”

    “去你的!”蓝言希吓的赶紧放手,一张俏脸却羞的通红,这个男人都伤成这样了,竟然还有心情取笑她,痛死他得了。凌

    墨锋见她俏脸一片羞恼,心情好极了,眉目间温润如玉。“

    让我看看,有没有弄出血来!”蓝言希刚才那一拽,可算是用力了的,男人竟然痛哼出声,可见后果严重。“

    好像出血了!”男人故意吓唬她。

    “真的吗?快让我看看!”蓝言希急的俏脸都跟着苍白了。

    凌墨锋做出一个要去解开衣扣的动作,不过,他伸手到一半,又停顿了。“

    怎么了?很疼吗?”蓝言希美睫都在颤抖,生怕自己祸害了他。“

    我的手不好伸过来,你来帮我脱!”凌墨锋目光幽深的朝她望去,谁也读不懂他眸底那带着腹黑和邪气的情绪,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点痛不算什么,他要的无非是这个女人对自己的一番情意。

    蓝言希性子单纯,哪里会想到这个男人又故意在捉弄她,她手指轻柔的就伸到了男人的衣襟上去了,男人还穿着西装,里面是一件衬衣,穿的这么少,他真的是不要命了吗?蓝

    言希想到这里,动作就变重了一些,直接扯开了他两颗扣子,男人眸光流转一抹笑意。

    刚才睡觉时盖在身上的大衣,已经被男人随意的扔在一旁了。“

    等一下!”蓝言希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这个男人竟然没有开空调,难怪她觉的瑟瑟发抖,一边是吓的,一边是冻的。

    她赶紧把空调打开,调高了温度,又把房间四周的窗帘全部关紧,这才走过来,继续刚才的事情。

    在蓝言希认真专注解他衣扣的时候,男人的目光却是一眨不眨的落在她的脸上了,看着她不时眨动着的眼眸,光泽涟漪,犹如春水般迷人。

    蓝言希把他的衬衣快要解到底的时候,手指避免不了要碰触到男人结实如壁垒般分明的胸膛,她俏脸默默的热了一片,美眸一抬,就对上了男人那深沉的凝视,心跳一下子就漏拍了,呼吸也微微急促了一些。“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蓝言希愣愣的问。

    “我要记住第一个敢脱我衣服的女人模样!”男人玩味般的语调响了起来,低沉又蛊惑着人心,叫人心跳更是打鼓了一般。

    蓝言希手指一颤,差一点就解不开最后一颗扣子了,气呼呼的瞪他一眼:“脱就脱了,你能对我怎么样?”“

    这样!”男人实在是忍不住了,看着她那红润的唇片,就像沾了两片清香的玫瑰花瓣,一动一合之间,叫人实在情难自禁的想要去撷取她唇片间的芬芳。

    蓝言希没料到这种时候,男人还有心情挑起她的下巴,给她一个热吻。毫无一丝经验,心性单纯如孩子般的蓝言希,整个人都绷直了,为了怕他弯腰会牵动到他的伤口,她竟然还刻意的伸直了后背,配合着他这个突如其来的吻。

    男人仿佛不知魇足的野兽一般,贪恋着她的美好,甚至觉的,她柔嫩的唇片,就是治愈他伤口的最佳良药,吻着她,连疼痛都感受不到了。“够了,够了,先看你的伤口!”蓝言希却吃不消了,她感觉身体里有什么陌生的东西被这个男人的唇红勾出来了,她很害怕,也很不安,所以,她伸手推开了他,先一步的叫停。

    凌墨锋眸色暗沉如海,深深的凝着她绯红的唇片,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意。“

    好!”低沉迷人的嗓音,有着满足后的慵懒。

    蓝言希一双美眸扇动个不停,犹如受惊般的蝶翼似的,借此来压下内心里那些莫名的情动,奇怪了,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凌墨锋都伤成这个样子了,他还能干什么?他又能干什么?

    她总不会堂堂一个弱女子,还要欺负一个受伤的男人吧?

    想到这些,蓝言希浑身抖颤了一下,觉的自己这般大胆妄想,真不是一般的丢人了。

    女孩子温柔的手指,小心又小心的将他的衣服轻轻的揭开,就看到白色的纱布,已经染出了红色,果然是扯动了他的伤口。“

    都怪我,也不能全怪我,谁让你刚才不告诉我你受伤的地方了?”蓝言希自责又生他的气。

    “我怕你担心,所以不想告诉你!”凌墨锋见她突然间红了眼眶,内心微微一震,紧接着,连语气都认真了几许,不再逗她。

    “刚才是谁说要我做你的女人的?怎么这会儿,就又把我当成外人了?凌墨锋,你以后要再受伤了,一定要告诉我,而且要详细的告诉我,只有这样,我才答应做你的女人!”蓝言希气呼呼的说了一长窜的话,无非就只有一个重点,你死活都得告诉我。

    凌墨锋听了,直接失笑出声,这个女人霸道起来的样子,竟然还非常的可爱有趣。

    “好,我以后有什么事情,都会告诉你,但是……希望不是再受伤!”凌墨锋薄唇笑意不减的说道。蓝

    言希浑身又是一抖,瞧她什么乌鸦嘴啊,怎么又提他受伤的事情?“

    呸呸,当我没说,你以后不能再受伤了,不然,我不轻饶你!”蓝言希立即孩子气的呸了两声,表不要将晦气给赶走。凌

    墨锋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直率的女人,生气时哭闹,开心时微笑,就连刚才那不够优雅的撇嘴声音,在他看来,都那么的与众不同。“

    去把那个医药箱拿过来,替我再换一块纱布吧!”凌墨锋轻声说道。

    蓝言希一转身,这才发现,她的花妆桌上,竟然还放着一个医药用的箱子,她赶紧走过去,提着过来,打开,里面装备齐全,都是用来给他伤口消毒替换的东西。“

    我不会换药,会不会弄痛你啊?”蓝言希开始恨自己笨手笨脚这个毛病了。“

    不会,我相信你!”男人一片认真的说道。一

    句相信,顿时给了蓝言希莫大的勇气,是啊,这句话,仿佛代表着很多的东西,比什么都更好听。蓝

    言希拿了一把医用的小剪刀,去给男人把伤口上的纱布,轻轻的剪开,瞬间就露出了那个难看的伤口,鲜血淋漓,叫人发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