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261章 婚姻需要彼此尊重
 哪怕程盈解释的再清楚,撇的再干净,刘兰还是恨她的,不管程盈和方洋是在她们婚前还是婚后有过一段感情,刘兰都恨不能将程盈那张年轻漂亮的脸红撕毁。

    男人果然都是视觉动物,现在她老了,丑了,就找各种理由不爱她了,又返回来迷上程盈这个狐狸精,她岂会令他们好过?

    刘兰立即就转身出去,对着大办室的人叫嚷起来:“你们的老板勾引我的老公,大家帮我说说理吧,跟着这样不要脸的老板,你们不会有好前途的,而且,我奉劝各位结了婚的女人,千万不要让这种狐媚女儿跟你们的老公认识,否则,你们的下场就会跟我一样凄惨!”程

    盈简直是高估了这个女人的人品,以为可以好商好量,冷静解决,现在看来,刘兰是恨不得闹到人尽皆知才甘心吧。程

    盈立即拔了保安科的电话,不一会儿,就有两名保安上前来劝阻。

    “你们干什么?什么东西?知道我是谁吗?我老公可是副市长方洋,你们动我一下试试?”刘兰立即嚣张的指着那两名保卫破口大骂,恶言相胁。

    在场所有人都很惊讶,没想到这个大喊大叫的女人,竟然是副市长方洋的妻子,那这么说来,程盈是跟方洋有一腿了吗?

    大家都暗暗惊叹,没想到看着端庄优雅的女老板,竟然还真的勾引有妇之夫,搞的人家婚姻不和,妻子都闹到公司来寻求正义了。

    一时之间,刘兰的行为,对程盈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公司底下的职员也开始闲言碎语了起来。有

    人看到方洋经常会在大厅门口徘徊,自然就把这一层神秘的关系加深了。

    “夫人,请你冷静一点,这里是办公区域,你这样吵闹会影响别人工作的。”保卫耐着性子劝她。“

    呵,我就是不想让这个坏女人工作胜利,你们要是敢动我一下,我让你们好看!”刘兰说着,双手环在胸前,直接就坐在一张沙发上去了。看

    着她是个女人,两名保卫也不好上前去拽她,只好有些无奈的去找程盈请求解决办法。程

    盈刚才就给方洋打了电话,方洋听到妻子来她的公司大吵大闹,也十分的震惊,正在急速赶来的路上。

    “让她闹吧,你们先回岗位上去!”程盈不敢为难这两名保卫。

    十多分钟后,刘兰还坐在位置上一边哭一边骂,一边控诉着程盈的种种恶行,总之,把家丑不可外扬这几个字视若无物,她就恨不得把自己的家丑闹到人尽皆知,看能博取多少人的同情和可怜。之

    前还津津有味听刘兰大骂的一些人,在看到刘兰如数家珍一样的把她和老公曾经的恩爱到如此的决裂一件一件的拿出来说时,所有人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由其中男职员,心想着如果自己未来的妻子也像这个女人一样,跑到别人面前去各种数落自己的不是,那简直就是恶梦啊。而

    一些女人从最开始的同情,到最后的烦燥,对刘兰这种影响大家工作的行为也表示不满了。终

    于,一个中年男人用力的推开玻璃门,快速的走了进来。

    “老公……老公,你来了,她骂我,欺负我!”刘兰看到方洋气冲冲的走过来,立即跑过去,装起了可怜。

    “啪!”方洋扬手就在她的脸上狠掴了一巴掌,直接把刘兰给打蒙了。

    “你喜欢丢人现眼我不拦着,可你把我的脸面都丢干净了。”方洋这还是第一次伸手打她,也是因为太气愤了,她竟然跑到程盈这里来找麻烦,当然,他打她也是因为私心,他还想在程盈的面前保留美好的形象,可现在,全被这个女人给毁干净了。

    “你……你打我?”刘兰简直不敢相信,以前她在外面受了委屈和苦楚,他肯定都是伸手抱抱她,拍拍她的肩膀各种安慰的,为什么?为什么他现在不仅不安慰她,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她。

    现场所有人都看好戏了,方洋是副市长,他们当然是认得出的,此刻,看着他毫不客气的往妻子脸上打耳光,一个个也都震惊之极。方

    洋也知道自己刚才行为不当,可是,除了把这个泼妇打醒之外,他没有更好的办法消心中的恶气了。

    “大家千万不要相信她的胡言乱语,我跟你们程总没有任何的关系,请你们不要误会,我妻子精神有问题,我现在就带她离开,你们不要再相信她说的任何话。”方洋说完之后,就强行的扯着刘兰出了大门。

    刘兰整个人就像傻子似的,一侧脸肿了起来,神情空洞又憔悴。

    “方洋,我要跟你离婚,我要跟你离婚!”等到她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在电梯门口了,她立即对方洋拳打脚踢,疯狂的低吼起来,她这辈子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连她的家人都舍不得打骂她,这个男人去为了另一个女人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这日子是没法过下去了。

    “这可是你说的,谁要不离,谁就是蠢货!”方洋也用手指着她的脸,咬牙切齿的回敬。刘

    兰整个人像被抽了筋骨似的,几乎站立不稳,她的婚姻,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方

    洋恨不得将她甩开,把她视作瘟疫一样,她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夫妻两个人一句话也不说的回到了家,方洋直接上楼拿了离婚协议书,他已经在上面签过字了,只需要刘兰签字,这段婚姻就结束了。“

    签吧,别又反悔了,我们不可能再生活下去了。”方洋把笔搁在桌上,低头点燃了一根烟。

    刘兰目光呆滞,神情凄怨,她突然伸手抓起了那张离婚协议,愤怒又疯狂的撕扯着,最后朝刘洋狠狠的砸过去,砸了他一脸一身都是纸碎。“

    我不会签字的,你就算是死,也别想跟我离婚,方洋,既然你不爱我了,那我们就互相折磨到死吧,我有的是钱,而你呢?你最后会像一条狗一样,连饭都吃不上,你有种就去告我,我看你敢不敢!”刘兰终于醒悟过来了,她的性格本来就很极端,只要一想到签字离婚了,方洋就能去找别的女人,或者又去找程盈重温旧情,她的心就恨死了,她是绝对不会让他如愿的,这个她曾经爱过的男人,她倒是愿意他死了才好。方

    洋就知道没有这么简单的,他目光一片冷漠的看着刘兰:“你不就是想看看我有多惨吗?你放心,总有一天,你会看到的,但我警告你,不要再去找程盈的麻烦了,更不要去找楚楚的麻烦!”“

    哦,对了,我差一点就忘记了,你们还有一个贱种,方洋,多亏你提醒了我,那个贱种都快二十岁了,她的存在,简直令我恶心,仿佛证明了你们这二十多年来依然相爱,我不会放过她的,我不会!”刘兰一想到程盈的女儿,她就恨的脸部狰狞,朝着方洋痛苦的低吼起来。“

    你敢动她试试,我已经没脸再去认她了,你就不能发发慈悲?刘兰,知道你为什么活的不幸福吗?知道为什么我也不幸福吗?因为你从一开始就把我当你的奴隶一样驱使着,在这段婚姻里,我们讲过公平吗?我从头至尾都在为你服务,做你的牲畜。”方洋也大吼起来,吼出了他内心的悲哀。

    刘兰浑身一僵,一双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大,死死的,悲凉的看着这个男人。她

    以为的宠爱,原来一直是这个男人的容忍,真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