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255章 一颗真心丢在他身上了
 也许这个女人是真的累了,季枭寒压下身体里的燥动,轻步的走到床边,在另一侧躺下后,就立即靠近了她。

    她娇小玲珑的身子缩在被子里,触手皆是温暖,季枭寒又紧贴了一些,虽然他并不想过要让她帮自己暖床,可在这渐渐冷下去的日子里,晚上有人能给予一点温暖,还是令人心情愉悦的。仿

    佛感觉到身后紧贴而来的滚烫身躯,唐悠悠习惯性的转了一个身,就缩在他的怀里去了,两只小手也没有以前安份了,直接伸到他的健腰上,摸着取暖。

    季枭寒薄唇轻扬,闻着她发间清幽的香气,还有她身上那独一无二的微香,安心的合眸睡觉。

    漫漫长夜,因为有爱情的滋润,变的不再漫长,清晨来临,一场冬雪,骤然而至,推开窗帘,外面已经是银色一片,景色别致。

    越是冷的天气,唐悠悠也变的懒了一些,没有那么勤快了,可能是因为压在自己身上的压力减少了,也许是因为她有一个疼她如女儿般的好婆婆,会把两个小家伙打理妥当,送去学校,不需要她操任何的心思。可

    就算知道自己现在是身在幸福之中,唐悠悠还是坚持的爬起来,披了一件厚厚的睡衣就往外走去。

    果然,一走近小家伙的房间,里面空调暖暖的,兰悦已经蹲在地上给季小奈穿厚外套了。

    “悠悠,你怎么起的这么早,你上班时间不是调整到九点半了吗?”兰悦看到她匆匆走进来,立即笑着问她。

    唐悠悠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长发,蹲在地上,要给儿子穿鞋子。“

    妈咪,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你别忙活了!”季小睿立即将两只小腿踢了踢,不想让她帮忙。

    唐悠悠立即拿出母亲的威严来瞪着儿子,想表现一下,就这么困难吗?

    旁边兰悦跟着笑出声:“小睿越来越独立勇敢了,悠悠,你就别操心他了,他这性子,就跟枭寒小时候一模一样。”“

    是吗?”唐悠悠一双眼睛眯着,将儿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仿佛想要从他的身上看到一些季枭寒小时候的样子。

    “妈咪,你这眼神好可怕啊,就算我像爹地,你也不要这样盯着我吧!”季小睿越来越皮了,竟然敢开母上大人的玩笑。“

    谁……谁看你了,脸真大!”如果不是婆婆在旁边,她早就伸手去拧儿子的小脸蛋了,让他乱说实话。

    季小睿开心的笑起来,仿佛得了什么奖励一样,还在背后大声说道:“妈咪,你害羞了吗?”唐

    悠悠真想把儿子一脚踹到外太空去,怎么越长大越不可爱了呢?小

    时候最护着她了,也是最懂得心疼她了,唉,如此贴心小暖男,竟然让她落荒而逃。唐

    悠悠只好不再去管那两个小家伙了,跑回房间里,正好遇到从更衣室走出来的季枭寒。

    男人正优雅的整理着他的袖扣,一身黑色西装外面,又穿了一件长款的黑色尼子大衣,令他整个人看上去,气场更加的强大,气质越发的尊贵了。唐

    悠悠在儿子那里受了委屈,此刻看到男人用如此温柔的神情望着自己,她心有不服,立即二话不说,走到季枭寒的面前去,上手就捏。

    捏的竟然是男人那张俊美的脸。

    “悠悠,你……”季枭寒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虐待过,虽然她捏的不疼,可这样捏一个大男人的脸,的确有些好笑吧。

    “解气了!”唐悠悠捏了两下,脸上笑意回归。“

    什么解气了,谁又惹你生气了?”季枭寒忍不住的好奇,眸底光茫涌动,这个小女人竟然敢捏他的脸,晚上得早点回来教训她才是。

    “是你的好儿子啊!”唐悠悠撇撇小嘴,轻哼道:“儿子越来越不粘我了,好不开心!”“

    儿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了,怎么能一天到晚粘着你?这一点,跟我小时候应该会挺像的!”季枭寒见她一脸委屈可怜的模样,轻笑着安慰她。“

    难道他就不能像我一样吗?偏偏长的像你,性子也像你,那么不可爱!”唐悠悠继续埋怨。“

    像我不好吗?未来他也能像我一样打理季家的一切事务,可是你未来最大的保障!”季枭寒邪气的打趣她。“

    我又不需要保障什么,我自己有钱有事业。”唐悠悠立即轻声反驳。

    季枭寒薄唇轻抿了一下,突然说道:“我对你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印象深刻,我记得当初想要用钱收买你,你告诉我,我有钱没什么了不起的,因为我的钱迟早都会儿子的,而儿子的钱也全部都是你的,当时可把我气的半死,你这张小嘴还真是能胡编乱说!”“

    我……我说过这种话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唐悠悠立即装傻,毕竟,这话说的好像她很势利一样。“

    不是你说的,还能是谁?如此霸气十足,的确够格让我爱上!”季枭寒却并没有说她势利,反而轻声赞她。“

    真的?”唐悠悠美丽的脸蛋上立即浮起笑意。

    季枭寒凝望着她那张小脸,还如此的年轻,美丽,感觉做什么事情都能让人轻易的原谅她,季枭寒内心起了波澜,这一路走过来,他不就是事事都迁就忍让她吗?没想到日子却是越过越好,他也越来越能偿到幸福的滋味,他就愿意这样宠着她一路走下去,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

    你去上班吧,我也要整理整理上班去了。”唐悠悠笑眯眯的说。

    季枭寒却伸手将她腰迹一搂,将她整个人都拽到怀里来了,薄唇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吻在她的唇片上,只是轻轻一吮,便松开,哑声道:“我先走了,自己路上要小心!”唐

    悠悠赶紧伸出手背却抹了一下嘴角,一双美眸睁大,完了,她好像还没有刷牙呢,这个男人怎么可以……

    季枭寒却已经大步的往门外走去了,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下脚步,回过头,恋恋不舍的朝她微笑了一下,这才彻底的关上了房门。

    唐悠悠整个人微愣在原地,许久,才扬起嘴角,品偿这一份快乐的心情。蓝

    言希今天休假,从早上起来吃了点东西后,就窝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中午昏昏沉沉中,听到有人敲门,把她给吓醒了,她赶紧走过去看了看,竟然是有人给她送午餐来了,不用想了,肯定是凌墨锋安排的。这

    该死的温柔又体贴的男人,迟早要把她一颗芳心给掳走。不

    行,不能这么就便宜了他,蓝言希一边享受丰美食,一边还在暗暗较着劲儿,可她却不知道,嘴上说不肯给的一颗真心,其实早就落在男人的身上去了。

    吃饱了饭,蓝言希继续过她难得的悠闲人生,睡了一个午觉起来,窗外竟然是一片的白雪了。

    “哇噻,开始下雪了,真的是冬天来了!”蓝言希穿着的是凌墨锋的宽大睡袍,因为她的睡衣太单薄了,她没办法才捡了男人的来穿,果然够保暖的,她搓动着两只小手,朝窗户哈了一口气,随后,就伸手去写字。

    如果是以前的话,她第一个写的肯定就是自己的名子,因为,这是本能的反映,可此刻,她不经意间,就把凌墨锋三个字给写上去了。等

    到写完了,她才反映过来,自己怎么没把自己摆第一位了?

    这不科学!

    赶紧伸手将那名子擦掉,继续往旁边挪了挪,哈了一口气,心满意足的写下自己的名子,看着傻乐。

    爷爷说了,做为女人,有时候要自私一点,自私的女人,才能过的更好,没错,她得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