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254章 娶妻当娶贤
 一间严谨的办公室内,气氛压仰的可怕,一个头发半白的男人,脸色难看的坐在沙发上,正是年近六旬的总统先生,他手里拿着两个白玉打磨而成的小球,手指滚动着,挤压出来的声音,是这间房里唯一的声音。他

    目光朝着桌上的那面国旗看了一眼,眼神更加的慑人,狠狠的往旁边的位置上一扫,季凛心底一颤,看来,自己迟迟的不作为,已经失了总统的信任。

    “你不是说有办法拿到季家的管理大权吗?你所谓的办法,不会是等着哪一天季枭寒暴病或者出祸身死亡,你好捡一个现场的便宜吧?”总统先生冷笑了两声,可见他此刻有多失望,多生气。“

    总统先生,你还有心情开这种玩笑啊,季枭寒要真能这么短命,我倒是可以期待一下,可如今……”季凛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总统那威严的目光给吓住了。

    “你听不出来,我是说你无能吗?无能者,才会等着天上掉馅饼下来,季凛,我已经让你在几个大企业里面身兼数职了,你如今身份也不差,可唯一差了的,就是季家掌权人的这个身份,赶紧让季枭寒让出继承权,你现在没看见凌墨锋气陷越来越高涨了吗?东阳西街那片老城区,一直像一颗毒瘤一样,影响了整座城市的美感,前几年,我找了几个投资者,没有一个敢啃下来,我刚得到消息,凌墨锋正在准备改善这片区域,高达百亿的资金,季枭寒肯定会在背后支持他,我还听说蓝家那个老头子也准备把孙女嫁给他,蓝家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坐拥百亩田地,效外那边建一片安置区,把这边的人员迁出,这颗毒瘤就会在凌墨锋的建设下,渐渐变成城市的另一道风景,功绩最终归了他,那我岂不是真的毫无作为,要被轰下台了吗?”老总统面色黑沉,将手里的两颗玉石重重的往面前的玻璃桌一扔,砸出一片碎裂,叫人害怕。季

    凛以及在座的几位拥戴者,脸色皆是一片死灰。

    “季凛,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这段时间内,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如果季家不肯出资,这件事情就不能胜利进行,你要办好了,将来前途无量,若失败了,程建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轻松一跳,一了百了。”老总统目光像是沾了毒液一样,紧盯着季凛,把所有的希望,压在他的身上了。季

    凛战战惶惶的站起来,弯腰领命:“阁下请宽心,我一定会让季家不再安宁!”“

    好,放手去博吧,美好的前程,就在眼前了,我们时间紧迫,如果下一次选举胜利,你们将是我的大功臣。”老总统又面带微笑,鼓励了他们。“

    阁下,蓝家要把孙女嫁给凌墨锋,这样的天作之合,对我们也是一件坏事吧。”旁边突然有人提出。老

    总统眼睛一眯,冷笑道:“我听说这蓝家大小姐好像并不喜欢这桩婚事,一听说就远逃国外了,如果是孽缘,我们要用力促成才是啊,凌墨锋如果爆出强娶娇妻的绯闻,这对他的名声也不是好事。”“

    阁下思虑周全,这件事情交给我去调查,看看他们的感情到底进展如何?”

    “好,仔细调查,凌墨锋对女人很挑惕,当初我把我女儿介绍给他认识,他见了一面就没有下文了,哼,我把我女儿培养的如此优秀,他竟然还能嫌弃,光是这一点,我就不想放过他。”老总统将拳头狠狠的捏紧,想到自己女儿为凌墨锋失魂落魄了大半年,老总统就愤愤难平。“

    是凌墨锋太没有眼光了,阁下贵女岂是他能般配的?”

    “对,都传凌墨锋身体有疾,这才不近女色,怕丢了男人尊严,也不知道真假!”另一个人也恶狠狠的说道。

    “不管他有什么隐情,我只希望他跟蓝家小姐的婚事不太美满,如果两人无感,硬揍在一起,这对我们有天大的好处,如果两人情深,那个女孩子就是他最大的弱点,我们亦可加于利用,总之,谋事在人,我们不能坐于待毙,必将全力一博!”老总统言词激烈,斗志仍在。

    “阁下,要不要再试一试美人计?既不费钱更不费时,却能起关键作用!”旁边有人继续提议。

    “天下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当然是上上之计,不仅对付凌墨锋,对付季枭寒,也绝对是不错的选择!”季凛在一旁边突然阴险的笑起来。“

    美人难寻,诸位可有好的人选?”老总统精明的目光扫过一行人。

    “人选倒是有不少,只需要加于训练,肯定能成事的!”一名重臣赶紧答道。“

    好,挑上合适的人选,一定要成功!”总统先生一掌拍下。此

    刻,季家!季

    枭寒工作越来越忙了,回到家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他有些愧疚的去儿童房间看了孩子,并且在每个小家伙的额头上印下一吻。他

    真的很想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好父亲,想把时间和爱都给这两个心肝宝贝。

    可惜,当今局势激烈,公司内部也频频出状况,季枭寒一人管理整个公司,哪怕能力卓越,精力也消耗了不少。

    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尽可能的早归,陪伴家人。

    季枭寒推开卧室的门,看到唐悠悠还坐在沙发上绘图,紧绷的神经,骤然松懈,走到她的背后,弯腰,将她轻轻的抱住。“

    为什么每次都工作到这么晚才睡?”耳边传来男人低声的责备。

    “我在等你啊!”唐悠悠将脑袋贴向他,轻声答道。“

    我不是说了吗?别再等了,累了就去睡觉。”季枭寒心疼她。

    “不要,我要等你回来才能安睡!”唐悠悠倔强的说。

    季枭寒失声笑起来,笑容醇厚如美酒一般,让唐悠悠有些不好意思。

    “真是拿你没办法,你这么爱我,我深感压力啊!”某人瞬间自恋起来。唐

    悠悠把画笔放下,拿了那张纸,举给他看:“你睡觉的样子!”

    季枭寒笑意一顿,伸手接了过来,就看到女人原来不是在工作,而是在画他的肖像,还是他睡着的样子。

    “果然长的好看,做什么事情都好看。”某人继续自恋。

    唐悠悠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那我明天画一张你在浴室里的照片吧,看你还自恋!”

    “你不会的,你舍不得!”季枭寒笑起来,再一次的将她拥紧,一天的疲倦,因为怀里娇柔的身子而散去。“

    悠悠,我最近工作太忙了,你能理解我吗?”季枭寒自责的问。

    唐悠悠点头:“能啊,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保护这个家,我能理解的!”“

    你能理解,真是我的幸运,我还真怕你会胡思乱想呢。”季枭寒轻声喃喃。“

    我没办法想像出你是为了别的理由不回家的,季枭寒,你给了我足够的安全感,我也愿意相信你。”唐悠悠掂着脚尖,粉润的唇在男人的下巴处亲了一下:“我和孩子们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安全的回家!”“

    我会的!”季枭寒内心感动不己,一个男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最想听的莫过于家人的安慰,他现在觉的哪怕外面风雨再狂再烈,只要守护的这个家是温馨的,就一切都值的。“

    去洗澡吧,抓紧时间睡觉!”唐悠悠轻轻的推着他的胸膛,低声说道。“好,等我!”季枭寒听出了她的话外之意,幽眸瞬间染上了深意的笑。唐悠悠奇怪的看他一眼,然后就掀被子往床上钻去。季

    枭寒洗了澡出来,以为女人会摆一个迷伯姿势迎接他,却发现,她已经睡的像一只小猪似的,一腔热情,瞬间浇灭。

    是不是拿错了剧本?不该是这样的剧情啊,季大少一脸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