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240章 许你到白头
 送走了兰若娜,裴安欣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转身看着准婆婆送来的这些东西,其中有不少是价值高昂的珍宝,虽然这个婆婆心直口快,但做事也还算实在,对她也渐渐的大方起来了,这还真是结婚前的一件大礼啊。“

    我妈走了吗?”慕时夜听到车子启动的声音,立即抱着女儿就走了下来,看到裴安欣呆呆的站在那里,他神色一变,紧张问道:“你们不会……又吵架了吧?”“

    如果是,你会帮谁?是站在我这边,还是你妈那边啊?”裴安欣看到他那一脸忧心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坏坏的想捉弄他。

    果然,听到这句话,慕时夜的俊脸一时左右为难,不知所措。“

    安欣,你放心,等我们结婚了,我一定会在我妈面前多说好话的,也绝对不会让你为难!”慕时夜紧张兮兮的开口,生怕裴安欣会在结婚前一个晚上变卦,如果她想悔婚,那他脸面岂不是全丢了?喜贴都发出去了,他可不想变成全场的笑柄啊,况且,他是真的爱这个女人,想要跟她百年好合的。“

    是吗?”裴安欣实在忍不住笑意了,双手背在身后,悠然的走到他的面前,抬着双眸,打量着一脸忧愁的慕时夜,然后一只手捏着下巴,作出思考状:“如果你愿意的话,那我当然不反对了,只是……你妈这次过来,不是来吵架的,她是把你小时候的一些糗事说给我听的。”“

    什么?”慕时夜俊脸大变,随后,胀的微红:“我妈怎么可能出卖我小时候的糗事?”“

    是真的啊,我没骗你,你妈说要跟我和好了,然后……”“

    然后怎么样?”慕时夜听到和好两个字,俊眸里的担忧一下子就消失了,整个人变的开心了起来。“

    然后我就答应了!”裴安欣故意吊着他,然后噗哧一声笑起来。

    “好啊,耍我?”慕时夜简直要抓狂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女人原来也有这么坏的一面呢?得惩罚。慕

    时夜长臂一搂,直接将毫无防备的裴安欣勾到了自己的胸膛上,紧接着,他的薄唇就迅速的将她那张爱骗人的小嘴给狠狠的堵住了。

    让她敢捉弄他,不给她施加点威力,真忘记谁才是一家之主了吗?

    “不许欺人负我妈咪……放开她,爹地坏蛋!”

    就在慕时夜想要宣布成为一家之主的时候,在他旁边,一只只及他膝盖往上一点点的小东西,正拿她的两只小手外加两条小腿,对他又踢又打,奶声奶气的帮着她的妈咪出气呢。

    慕时夜浑身一僵,而被他紧拥在怀里的裴安欣,却依旧笑意满面。

    “你女儿在看着呢,你确定要教坏了她?”悲安欣被他狠狠的在唇边咬了一口,自然也不服气,用手指了指旁边的小帮手。

    慕时夜这才发现,自己一时得意妄了形,竟然把这个小宝贝儿给忘记了。

    “爹地是坏蛋,大坏蛋,橙橙不要理你了!”小家伙如今越来越能说会道了,还能表达自己的小情绪,宝宝不爽了,竟然还敢当着她的面欺负她的妈咪。慕

    时夜全身的威风,瞬间就被这小家伙给气没了,他不由的蹲下了身,伸手要去抱女儿,没想到,小橙橙却直接推开了他,还学着大人的样子轻哼了一声,转身走人。

    “好吧,一家之主的位置,我不要了,让给你这小东西!”慕时夜这才发现,他在这个家里,果然还是最没有地位的,以前是妈妈,后来是姐姐,现在是女儿,看来,他也就只能在大晚上的时候逞逞他男人的威风了。

    看着男人追着女儿快步跑去的样子,裴安欣嘴角的笑意也加深了。这

    个家很大,有时候会让人觉的很空旷,可只要有这对父女在一起的画面,裴安欣就会觉的这个家还是很温暖的。

    慕时夜的婚礼如期举行了,慕琳挺着将近六个月的身孕出席了婚礼,在她的身边,洛赫宁一身俊雅西装,褪去了大男孩的那份气质,越来越有男人的阳刚魅力了。

    不愧是要做女王的男人,洛赫宁最近不仅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越来越有担当了。

    “慕琳,你轻点坐,小心孩子!”洛赫宁如此一个俊美翩翩的公子哥,最关心的竟然只是自己的妻子行为举止。“

    没事的,孩子好着呢!”慕琳可能是皮惯了,哪怕怀着孕,也全然没有把自己当一个孕妇来看待,该上班还得上班,该开会绝对不缺席,这可苦了洛赫宁了,一天到晚都在担心着这母子的安全,唉,都说父亲难做,可洛赫宁却觉的,老公这个身份,也是难当的啊。现

    场来了不少的宾客,慕琳身为慕家的首席女总裁,此刻又是她弟弟的大婚之日,自然也要出面帮忙招呼一些客人,洛赫宁温柔的站在她的身侧,陪着她一起做这些工作,在她觉的腰疼腿酸的时候,适时的扶她在椅子上坐下。最

    前面的两桌,安排的除了慕家的长辈亲人,就只有慕时夜的铁杆好友了。季

    枭寒和唐悠悠一起过来了,紧接着,洛锦御和杨楚楚也是首次公开出席,不再避讳旁人,来的媒体记者,看到这传言中分分合合的一对,自然是赶紧拿了摄像机,各种角度来了一个大特写了。

    季越泽人没有过来,但他的大礼却让季枭寒一起带过来了,也算表了一份心意。裴

    安欣紧张的等候在化妆室里,她的手指,轻轻的拔弄着手里的捧花,心思飘的有些远了。

    记忆中的校园里,慕时夜经常会带着零食和一些可爱的小玩意儿突然挡住她的去路,强行的塞到她的手里,然后又会说一些自以为是的话,那个时候,裴安欣只是一个乖乖女,家人不允许她早恋,可她的心,却被慕时夜一点一点的偷走了。她

    嘴上骂他坏,可心里却偷偷摸摸的贪恋着他的那一抹坏。她

    清楚记得,有一个多星期,慕时夜没有来学校,她竟然偷偷的去他的家里想看他的情况。

    虽然最后什么也没有看到,但也证明了,她的心里已经装着那个孤傲不羁的少年了。如

    今裴安欣想来,说不定那段时间,慕时夜家里发生了变故,就是他的父母在离不和的时期吧,后来慕时夜回到学校,整个人就沉默寡言了,越发的高冷不可亲近。裴

    安欣鼓足了勇气把他约出来,将自己写的情书塞到他的手里,还有一个她送给他的小礼物。也

    就是在那一次下午,慕时夜捧着她的脸,笨拙又青涩的吻了她。

    那是一个秋天的黄昏,学校后面的枫叶瑟瑟掉落,裴安欣这辈子也无法忘记,慕时夜亲她的时候,竟然是哭了的。

    后来,她问他是不是感动的哭了,慕时夜只是摸着脑袋傻笑。

    “安欣,准备好了吗?时间到了,赶紧进场了!”门外,有亲人的声音传来,打断了裴安欣的回忆,她猛的清醒了过来,这才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婚礼有举行。

    “真的要结婚了,怎么感觉和他都过了一辈子那么久远了呢?”裴安欣在心里自嘲的笑起来。

    可能是从少年时相恋吧,一转眼,也过去八九年了,她这才会觉的时间有些长远,可如今两个人也才二十多岁,要走完这一辈子,还有很长很长的路呢。不

    着急,细水长流,慢慢走,路边的风景应该还会更加的精彩,灿烂,未来的回忆里,一定还会有更美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