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239章 一切为了这个家
 时间匆匆,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几天,慕时夜和裴安欣的婚礼大喜定于今日,宴客百席,宾朋满座,慕家上下,也是一片喜气笼罩。

    果然,父母关系好了,整个家庭的气氛也缓好了不少。在

    结婚前一日,兰若娜就买了不少的礼品送来给裴安欣,婆媳之间的矛盾,曾经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拉据战,彼此都有互看不顺眼的时候,但大部分,都刻意的避开,眼不见不净。

    如今,却是要真正的变成一家人了,兰若娜重获老公的疼爱,不知道是不是更年期的病情好了,整个人看待事情的方式也变了,以前一些小事都能令她横眉竖眼,现在,她却是一副随心所欲的样子,只要最爱的人在乎自己,她也没有那么多的闲情去管那绿豆小事了。听

    到未来婆婆登门,裴安欣脸色变了一下,硬着头皮,从二楼走了下来。

    既然已经决定要做慕家的儿媳妇了,裴安欣也不能再当个隐形人了,该见还得见。

    “别怕,一切有我呢!”慕时夜跟在她的身后,悄悄的说道。

    裴安欣赏了他一个白眼:“就是因为你,一切都是因为你,你全责!”

    慕时夜挨骂,一脸莫名其妙,最后,只能委屈抗议:“好吧,我的错,你一会儿不要跟我妈吵,想想我们的婚礼,想想可爱的女儿,再想想我……”

    裴安欣对这个男人已经无语了,他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啊。

    楼下,兰若娜也有些从立不安,听到脚步声,她看了一眼楼梯的方向。“

    伯母……”裴安欣到底还是晚辈,看到她来了,还是主动开口打招呼的。

    “哎!”兰若娜立即不自然的应答了一声,脸上笑意也有些尴尬,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果然,这世间最难得的就是后悔药了。

    “这么晚上,你怎么还会来?不早点休息?”裴安欣看了一眼桌上堆着的礼品,淡淡的笑问。

    “我来……是想跟你聊聊的!”兰若娜说着,看到儿子站在楼梯口处,一副紧张看着这边的表情,立即走过去对他说道:“时夜,你上楼去看看孩子吧,我跟安欣单独聊聊!”“

    妈,你们聊天可以,可别吵架啊,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慕时夜赶紧出声劝妈妈。“

    放心吧,不吵了,以后都不吵了!”兰若娜知道儿子的担忧,内心也闪过一抹自责。慕

    时夜这才朝裴安欣望了一眼,转身往楼上走去。兰

    若娜返回了沙发上坐下,裴安欣亲自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安欣啊,你看……我今天来的突然,但你们明天就要结婚了,我思来想去的,还是得来找你聊聊,我以前做了不少错事,想跟你说句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兰若娜也有些不自然,毕竟,她性子向来骄傲,低头认错这种事情,真的不太适合她。

    裴安欣听了她的话,神色微微一怔,简直有些不敢置信,未来那个强势的婆婆竟然在向她道歉?“

    以前我就是太在乎门媚了,这可能跟我的出身有关系,我从小在皇家长大,所知所学就是自己生来比别人高贵优秀,这些认知,阻碍了我的思想,让我心胸狭窄,很自私,可我很多的时候,真的不是想故意去刺伤别人的,我只是嘴巴太笨太直,不会说话,总是让人觉的我有针对性,唉,人越活越老了,才突然明白了自己性格上的弊端,真不知道算不算是一件好事。”兰若娜低着头,捧着杯子,也不管裴安欣爱不爱听,有些话,她一直想找一个人倾诉一下,因为,她很多时候也讨厌这样一个不完美的自己,可自己却偏偏事事力求完美,自相矛盾,惹出不少的祸端和笑话,事前自以为是,事后懊悔,每一次都是这样。裴

    安欣一脸惊怔的看着她,这还是她认识的兰若娜吗?

    从最初见到她,就自带着高高在上的气势,瞧人的眼睛都是拿余光来看的,裴安欣当初就觉的自己跟这个未来有可能是她婆婆的女人无缘无份,可现在,她竟然觉的她知错了会改,却也不是那么的不近人情了。

    “伯母,你怎么突然跟我说这些……”裴安欣有些不安。

    “我也不知道,这些话,一直是我埋在心里不愿意对人说的,在我两个儿女面前,我还要维持着一个严厉睿知的母亲形象,在外人,我要装成活的体面高雅的贵妇样子,我每天都在带着一副面具生活,我的老公被我给气走了,离家就是数年不归,你跟时夜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那段日子也是我最痛苦的,我跟我老公关系不和,令我性格变的阴冷极端,看什么都烦,由其是看不得别人在我面前秀恩爱,所以,当时夜把你领回家来玩的时候,我的态度不好,是不是吓着你了?”兰若娜回想当年刚见到裴安欣的样子,那个时候的自己婚姻不如意,满身的戾气,也的确不好相处。

    “不是都过去了吗?我也没放在心上!”裴安欣干笑了两声,但其实她却在心里放了好几年,一直对兰若娜有偏见。

    “不管怎么说,时夜喜欢你,你就是有优点的,不然,我儿子身边有那么多门当户对的他都不要,就偏偏看上你了,说明你们有缘份,这不由的让我想起了当年我跟他爸爸相遇,他爸爸是个老实木枘的科学家,整天就爱钻研一些课题研究,我那个时候跟他是同校同学,不在一个班上,却也经常偷偷的跑去看他,看着他认真做事的样子,心里喜欢的不得了,因为是我自己的爱情,我没有讲究什么门媚,就一股脑儿的要跟他结婚,后来,我们真的结婚了,我才知道,他竟然也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只是不喜欢家族事业,一心只搞他爱的研究工作,可我盼着我的老公是条龙,一结婚,我就生下了女儿,拿孩子的未来去逼迫他继承家业,那段日子,我以为我很幸福,我有一个如此优秀出色的老公,还即将迎来第二个孩子,可他却是不快乐的,他的爆发,在女儿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他突然把他的不满,怨恨,全部向我砸来,随后搬出去住,放着家里的事业不管,那时我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刚成年的孩子,面对公司那些繁琐的事务茫在无措,幸好小琳能力不错,咬牙接下了公司的一切,才有了我们今天这安稳的日子,女儿也是宝,也能撑起半边天,相信我的孙女小橙橙,未来也一定会是一个勇敢又坚强的好孩子!”兰若娜一边回忆着过去,眼泪却不停的往下掉,这一刻,她仿佛将这半辈子都回忆了,浮光掠影,一幕一幕,总是深藏在心里,挥之不去。

    裴安欣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完整的慕家史书,她惊呆了。

    “人老了,就爱回忆,不知不觉的,就说了这么多的废话,安欣,我们婆媳就是不打不相识了,希望今后还是好好相处吧,我不想再把这个家给闹散了,我有错,我会改,你也有错,你也改,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让这个家越过越好,你们小夫妻的事,我一定管住嘴,不再多说,至于你愿不愿意跟我交好,我也不免强你!”“

    我愿意!”裴安欣急急的说道,眼眶里也含着热泪,感动道:“我当然愿意了,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期望。”“

    真的?”兰若娜忍不住的哭着带笑。

    “是真的,就算你今天不来找我,等明天我也会去找你求和的。”裴安欣轻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