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230章 自己作死了
 天羽集团的这次庆典举办的非常成功,空前盛宴,深入人心,叫人念念难忘。庆

    典过后的一场聚餐交流,依旧衣香鬓影,杯光交错,一派热闹景象。季

    越泽重掌公司大权后,就改掉了他大明星的高调作风,瞬间就低调了起来,当然,今天的他,却没办法低调,不少人过来给他敬酒,虽然他身边有好几个助理加助手过来帮着顶酒,他还是喝的有些醉了。

    “送我到楼上去休息一下,我累了!”季越泽摁了摁眉心,有些头痛的对身边的人说道。

    “好,老板,你小心点,别摔倒了!”立即有人过来搭扶。

    季越泽跨出一个脚,只感觉脚心一软,差一点就真摔了,他是真的喝醉了,因为开心,因为他的内心很开心,所以贪杯了,事业爱情双收,他怎么能不好好开怀一次呢?幸

    好旁边的两位小哥给力,直接将他架了起来,朝着宴会厅外走去。旁

    边有一双眼睛,一直缠绕在季越泽的身上,那个女人就是裴盈。

    裴盈对季越泽的喜欢,已经超出了底线,她算是爱上他了,而且,属于那种想拥有,想贪婪的霸占他一切的爱。

    裴盈得知白依妍又回来了,而且,还继续跟季越泽在一起,她的心就痛如刀割。她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忍受白依妍跟他在一起,之前有一个富家女叫杨思语跟他传出绯闻,她的心也没有像此刻这般怨恨,她就是看不得白依妍比自己幸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男人。所

    以,裴盈才如此的关注着季越泽的一举一动,因为,她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如果季越泽喝醉了,没能分清楚自己身边的女人是谁,那她会不会有机会和他缠绵一次呢?裴

    盈这样想着,自然也在为这一切做准备。当

    她看到季越泽真的喝醉了,还被人架着出了宴席厅,她就知道,机会来了。

    她赶紧对身边的朋友说了一声,假装喝醉了,想要去休息。裴

    盈离开后,就盯着电梯,看到电梯到达的楼层,她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裴盈赶紧去了一趟洗手间,她把晚礼服给换下了,穿上了一件很随意的衣服,这套衣服是白依妍以前留在家里的,裴盈如今越活越像白依妍的样子了,她把自己活成了自己最恨人的模样,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裴盈换好了装后,就悄悄的走向电梯。

    她乘坐着电梯来到了季越泽所在的楼层,这里的都是豪华套间,裴盈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寻找季越泽的房间号。

    正好旁边有两个服务生快步走过去,正惊喜的交谈着季越泽刚才好像被送上来休息的事情。裴

    盈目光往前方一盯,不用怀疑了,肯定就是最后面的那一间。裴

    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的贪欲越发的强烈起来,她想季越泽想的快要疯掉了,所以,她不管自己此刻做的事是对还是错,她就是想要得到,哪怕一次……也足够了。裴

    盈快步的走过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这才抬起手来敲门。

    她知道季越泽喝的并不算太醉,他如果听到敲门的话,说不定会过来开门。就

    在裴盈连续敲了几声后,里面却什么反映都没有,她有些失落。正

    打算离开,身后的门打开了,季越泽盯着她的背影,低沉迷醉的喊出一个名子:“小妍!”裴

    盈的身形和白依妍有些相似,而且,为了模仿白依妍,她把长发也修剪的跟她差不多,颜色都是相近的,也难怪季越泽单看到这个背影的时候,竟然会喊错了名子。裴

    盈吓的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就那么紧张不安的站着,她不敢回过头去,她不确定季越泽到底醉的有多厉害,万一认出了她,她该怎么解释?“

    小妍!”季越泽低唤着她白依妍的名子,突然从她的背后伸手过来,高大的身躯,直接罩下,将裴盈抱了一个满怀,紧接着,她就被男人拽着后退了两步,进入了房间里。裴

    盈整个人都僵硬的,可内心却充满了狂喜之色。季

    越泽是真的喝醉了吗?裴盈暗暗的得意,看来,自己这一次的改装是很成功的了。“

    你怎么会来?不是让你待着别乱跑吗?伤着孩子怎么办?”耳边传为男人轻声的责备,紧接着,他的薄唇就要吻过来。裴

    盈脑子一嗡,浑身紧颤不止。

    孩子?白

    依妍怀孕了?怀了季越泽的孩子吗?这个消息,简直要将裴盈击入万丈深渊,浑身冰凉。

    哪怕此刻季越泽在背后轻搂着她,她也感觉不到暖意和开心了。“

    你是谁?你不是小妍!”就在裴盈脑子发胀,内心生出怨毒和恨意,想要将白依妍的美梦破碎时,抱着她的男人突然狠狠一推,将她推开了。裴

    盈整个人又是一惊,狼狈不堪的趴在地上。

    “裴盈?”季越泽眯起了眸子,显然,他还没有醉到不醒人事的地步。裴

    盈吓的赶紧抬起手来挡住自己的脸,内心充满了不安和害怕。“

    季总,我……我刚才看你喝醉了,想过来关心一下你,你没事了吧?”裴盈急中生智,赶紧找了一个理由说话。“

    你穿成小妍的样子,来我房间关心我?”季越泽冷冷的发笑。

    “不……不是的,我……我没有刻意的要穿成她的样子,我只是礼服上被人不小心泼了酒,我就换了一套衣服!”裴盈此刻吓的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出去!”季越泽不想听她这些借口。“

    季总,你喝醉了,需要人在一旁照顾,就让我来照顾你吧,我是真的很关心你!”裴盈听到他说要让自己走,她急的脸都红了,赶紧表达自己的一番情意。“

    用不着,出去!”季越泽刚才把她当成了白依妍,才会将她拽进来的。裴

    盈心底打了一个冷颤,男人的声音冷酷了起来:“不走,是打算我让人拖你出去吗?”“

    不不不,季总,你好好休息,我这就出去!”裴盈吓的不敢再有逗留,急急的跑了出来。

    计划失败了,还丢尽了脸面,裴盈一脸都是不甘心的表情。“

    哪里出错了?季越泽并没有看到我的脸,他怎么就知道我不是她?”裴盈气急败坏的在心里一通乱猜乱想。

    “难道是……香水?”裴盈还算聪明,终于让她猜到了原因,她整个人一惊,瞬间有一种想要将自己撞死的冲动。

    是啊,白依妍那个小贱人,从来就没有钱买香水,自然也不会习惯往自己身上喷香水了。

    可惜,她今天却在脖子处喷了不少的名贵香水,所以,季越泽是凭借着这股香水的气息才确定她不是白依妍吗?“

    我真是笨死了!”裴盈气的想打自己两巴掌,明明哪里都学的像样了,可偏偏是香水害了自己。“

    孩子,他们竟然有了孩子?”裴盈笑的凄然,满眼的恨意。白

    依妍的命还真是好啊,当初她认识季越泽的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记者,如今,却是他捧在掌心宝,还愿意让她生下孩子。

    裴盈恨极了,气极了,她得不到的男人,这辈子也得不到了。“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明明我一切都比她优秀,为什么上天就不可怜一下我呢?我的爱也是真的,我对他的感情也全部都是真的!”裴盈痛哭着蹲在地上,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大吼着,眼泪掉了满脸,把粉都冲掉了。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裴盈用手恨恨的打着旁边的墙壁,喃语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