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222章 蓄意的阻挠
 八楼有一家非常出名的夜宵餐厅,不过,来这里消费的都不是普通人,进出皆是有钱人,这里的夜宵品种很多,但每一样皆是精品,价格自然也贵到令人瞠目。

    洛锦御和杨楚楚两个人走了进来,迎面就遇到了一个人。

    “洛总?”方可欣一脸惊喜的看着这个男人,不过,下一秒,她脸上的惊喜就消失不见了,因为杨楚楚正挽着他的手臂,她快速的扯下口罩,朝她扮了一个鬼脸,然后又把口罩给戴了回去。“

    你……”方可欣再端着高贵优雅,此刻也气急败坏了,气愤不己的瞪着杨楚楚。

    “我怎么了?你色色的盯着我男朋友看,难道我还不能提醒你一下啊?”杨楚楚可不想放过这个女人,毕竟,她上次跑到她公司来挑事的事,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方

    可欣的心思被杨楚楚直接点出来,她俏脸瞬间羞红一片,气恼的瞪了一眼杨楚楚,就快步的低头离去。

    从头至尾,洛锦御都没说一句话,毕竟,他对方可欣的印象也不好,自然也不想跟她有交集。“

    被我气跑了!”杨楚楚嘴角一扬,有些痛快的说。

    洛锦御却是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我们是过来吃东西的,不是来找人吵架的,不要理会就是了!”

    “嗯,听你的!”杨楚楚当然不想吵架了,填饱肚子要紧。两

    个人挑了一个不错的卡座,座下后,就叫来了服务生点单。

    洛锦御怕她真饿了,一口气帮她点了不少的美味,杨楚楚却拿着菜单在旁边算钱,算下来,竟然这么贵,她立即嘟嚷道:“洛锦御,下次不要那么大方了,只是吃一顿夜宵,太贵了!”“

    怎么?这么快就想给我省钱了?”洛锦御当然是舍得给她花钱了,哪怕她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也愿意想办法去摘,当然,这也是不现实的。“

    还是省着点吧,毕竟你赚钱也不容易嘛!”杨楚楚低着脑袋,有些羞赫的说。“

    我赚的钱,以后就给你花,反正我一年到头,也花不了多少钱!”洛锦御的爱好并不多,他赚的钱,大部分都拿出去再投资了,但细算下来,已经足够他用好几辈子了,只是,谁也会不嫌弃钱多,自然还得继续赚下去。杨

    楚楚听了,脸蛋更红了。“

    这可是你说的啊,如果我哪天不小心败家了,你可别怪我!”杨楚楚故意气他。“

    楚楚,过几天我要出国一趟,你有时间吗?给你一个机会败家!”洛锦御以往出国办事,都是一个人带着公司的团队去的,如今,有了杨楚楚,他真的希望把她时时带在身边看顾她。

    “好啊,正好我现在也闲着没事!”杨楚楚欣然答应了。

    “那就这么决定了!”洛锦御听到她答应,心情一下子就开心了起来。

    两个人吃完了夜宵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杨楚楚吃的太饱了,一回来,就在客厅里转悠,洛锦御洗了个澡出来,看到她还在来回走动,不由的笑起来:“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啊。”“

    不是,我在燃烧卡路里,今天一不小心吃过量了,完了完了,我的体重肯定要涨了,我最怕这个!”杨楚楚身为女明星,最在乎的当然是自己的脸蛋和身材了,这几年她都一直适量用餐,加上锻练才把身材练的如此曼妙纤细的,她好害怕变胖啊。洛

    锦御听到她竟然在担心体重的事情,忍不住嘲道:“你都已经轻的像根羽毛了,还怕什么?”

    “你没吃多少,当然不用担心了,我刚才硬撑了三碗粥,还加上各种甜点水果,大晚上的,我竟然吃了这么多!”杨楚楚捂住了脸,一副没脸见人的表情。

    “过来!”洛锦御突然叫了她。

    “干嘛!”杨楚楚眨着忧伤的大眼睛望着他。

    “不是要运动吗?正好,我知道一项运动对减肥很有用处!”男人邪气的笑着,那灼灼的眼眸已经让人脸红心跳了。“

    你……”杨楚楚迷糊了两秒后,瞬间明白过来,羞涩道:“不行,不要这样的运动,昨天晚上都已经……”“

    那是昨天晚上,今天晚上的还没做呢!”男人身上只系着一条白色的浴巾,他高大结实的身躯,在灯火的映照下,强健的宛如虎豹一般,让人看着就已经消受不起了。杨

    楚楚立即往后退去,坚决不要满足他的要求。当

    然,这一切都只是徒劳无力的,最后的最后,还是被强行运动了。

    当风停雨止过后,杨楚楚扶着小腰,控诉着男人的十大罪行。

    洛锦御将她抱着进了浴室,清洗干净后,又将她抱出来轻放在床上:“好了,睡吧,明天不是还要早起吗?”“

    嗯!”杨楚楚已经困的不行了,感觉到男人也躺了下来,她立马就挪过去,抱住他的一只手臂,小脸贴着他的温度,渐渐的睡着了。洛

    锦御这一觉睡的却并不踏实,可能是对婚姻二字执念太深,导致他做了一场恶梦,梦里自己的新娘变成了别人,他吓的当场就把钻戒给扔了,将那个女人扔弃后,满世界的去寻找杨楚楚。他

    一直找,一直找,可就是找不到她,他焦急的询问着人,没有人能告诉他。洛

    锦御在凌晨三点多惊醒了过来,梦境太过真实了,那种失去的滋味,就像冰一样,冻结在他的心口处,令他浑身令汗直冒。

    他醒过来,才发现身边还仰躺着一抹温暖的小身子,他下意识的伸手将她抱入怀里,女孩子也低喃了一声,继续在他的怀里睡着了。只

    有将她真实的抱着,那个梦境里的恐惧感,才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只是,接下来,他却睡不着了。方

    洋最终还是没有得到洛锦御的帮助,不过,他却并没有放弃,还在四处找关系,找人脉,只是,他发现了一件事情,不管他找的人脉有多好,最终,他都没办法达成他的目的,因为,他隐约感觉有人故意在阻挠他。

    的确,如果有人蓄意阻断他往上爬的道路,那他不论如何诚恳相求,都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是

    谁?是

    谁如此恶意的阻挡他的去路?

    方洋接连几天都没有休息好了,眼眶四周出现了一片黑色,他在书房里大发了一场脾气。

    方可欣看到他书房的灯火,端了一杯牛奶上来,父女两个的关系最近有所缓和,因为方可欣觉的,自己的担心好像多余了,爸爸始终只有她一个上得了台面的女儿,杨楚楚永远都是那个躲在暗处,见不得人的私生女。

    她伸手敲了敲门,方洋打开了门,看到是她,神情有所缓和。“

    可欣,怎么还没睡?”“

    爸,你最近天天都很晚睡觉,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方可欣还是担心他的身体的,看着他最几天休息不好,神色憔悴,自然要过来询问一下。

    “就是在为工作的事情烦恼,市长一位空悬了有一段日子了,不知道上面是怎么安排的,我能不能升上去!”方洋疲倦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撑在额头上,一副烦忧之极的样子。

    “爸,你有没有打通一下关系啊?是不是送礼没送到位?”方可欣出身在商政大家,从小对这些打点人脉的事情都非常熟络。“

    我是想送礼,可是,没有人收我的礼啊!”方洋生气的说。

    “爸,你别担心,我让我外公帮你问问吧!”方可欣赶紧安慰他。“

    不用,不要让你外公知道!”方洋吓的精神了,赶紧打断她的话。“

    为什么?”方可欣皱眉。“

    因为我这次想站的队,跟你外公不是同一个人!”方洋沉了脸色,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