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211章 找上门问罪
 印在额间的唇,柔软如绵,带着微微凉意,让季尚清心间一颤,有些不可置信的抬头,就对上了蓝微微那双惊慌失措的眼眸,那眸底躲闪着的急乱情意,已经完全的藏不住了。

    如果说刚才季尚清还有心情拿她开玩笑,此刻,他却实在找不回那份兴致了。“

    那个…你把腿抬一下!”蓝微微也是一脸窘色,声音都带着一抹颤意。

    只是,季尚清没有抬腿,却直接伸手将她往怀里一搂。

    蓝微微整个人毫无防备的就摔坐在他的腿上,她虽然纤瘦,可还是有重量的,她真担心自己的体重压下去,季尚清这条腿是不是要给废掉了。“

    你……你干嘛?”蓝微微被他扯入怀里紧紧圈着,她一动不敢乱动,只剩下眸里的惊慌和谴责,这个男人还真是活腻了吧,都伤成这样子了,竟然还对她做出这种不正经的事情来。

    季尚清薄唇离她的耳边很近,几乎就是抵着她的耳根子说话,气息温热,扰人心魂:“蓝微微,你承认你喜欢我了,是吗?”“

    我,我才没有!”蓝微微真后悔刚才不该表露自己的心思,这个男人还真是会得寸进尺,如今像是被他网在了掌心里,她连挣脱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的眼睛已经给过我答案了,我季尚清这辈子也没算白活一场了,总算是得到一个女人的垂青了!”季尚清懒洋洋的自嘲着,薄唇蜻蜒点水般的在她羞的通红的脸颊上轻轻刷过,随后,他就松开了手。蓝

    微微赶紧从他的怀里跳出来,就听到男人发出一声难于忍受的痛哼声。再

    去看他那张俊雅的脸,已经痛到青白之色了,豆大的冷汗,从他的额头滑下来,这样子也是够他受的。

    “活该,让你乱来了!”明明是心疼他的,蓝微微却不解气的骂了出声。“

    是,我活该,微微,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季尚清抽出一丝力气,朝她露了一个微笑。蓝

    微微懒得再理会他,手上动作却依然很轻,快速的替他把西裤给换上,在帮他系皮带的时候,蓝微微的手还是僵了几秒。蓝

    微微是自己开着季尚清的车送他去医院的,幸好她为了更好找工作,在大一就把驾照拿到了,如今总算是能派上用场。在

    医院,季尚清痛的快要神智不清了,送去了手术室,做了一个多小时的手术才推出来,那只断了的腿打了石膏,被吊在病床上,动弹不得。蓝

    微微守在他的病床旁边,支着下巴,看着还在昏睡中的季尚清。她

    真的很好奇,这个男人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情,为什么明明一身贵气,却总又让人看到绝望和悲伤的气息呢?

    难道有钱人的烦恼,真的比没钱人还多吗?蓝

    微微也是累了,趴在了他的病床旁边,睡着了。

    季凛把能托的关系都托上了,可是一点关于他儿子的消息都没有,电话也打不通了,因为季尚清在山上下来的时候,就把手机给关了,他知道父亲会来找他,但他现在不想让他找到。季

    凛实在没办法,只能亲自开着车,来找季枭寒了。他

    调查到季枭寒还在公司大楼里,他直接闹着要上楼去找他,不过,季枭寒并没有拦着他,反而让陆清下楼去,把他直接带了上去。

    诺大严谨的办公室内,男人把西装外套和领带都解开,随意的搭在他的办公椅上,一件白色的衬衣,却掩不住男人那与身俱来的尊贵气息。季

    枭寒越发沉淀了他的气质,犹如一潭深海,任谁也看不透他所思所想,这才会令敌人对他毫无办法。

    季凛怒气冲冲的推门闯进来,就看到男人仿佛也在专程等着他,高高在上的端坐在他的位置上,那份睥睨气势,哪怕是他的亲叔叔,也在这一瞬间被他的气场所压,一时意志力溃散。“

    季枭寒,你到底把我儿子藏哪里去了?你快把他放出来!”季凛刚才想着,他要是见到季枭寒,一边第一时间揪住他的衣领,狠狠质问。可

    现在才发现,他连走到他面前去质问的勇气都不见了,只能远远的对着他爆跳如雷。季

    枭寒目光一片冷沉,他姿势都没有变一下,依旧是那冷漠的表情。

    “好啊,把你的罪状一件一件的写给我看看,按个手印,认下罪名,我就放了他的”男人的声音冰冷,低沉,却带着绝望,朝季凛袭卷而来。

    “罪名?你要给我定罪?季枭寒,你是小辈,你凭什么给我定罪?再说了,我何罪之有?连法律都证明不了我有罪,你说这些话,也太可笑了吧。”季凛此刻又狂妄了起来,因为,他觉的季枭寒简直太目中无人了,当年他的父亲都不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他竟然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堆垃圾,一只死物。“

    季凛,我还以为你眼里只有你的野心,没有你的儿子了呢,所以你做事才那么无所顾及,是因为你觉的自己没有弱点吗?”季枭寒知道季凛是咬死了不会承认他的罪行的,一个垂死挣扎的人,心是冷的。

    “我儿子他什么都没有做过,他是无罪的,而你绑架了他,你才是罪人!”季凛大言不惭的指着他低吼起来。

    “谁说没有罪的人,就一定会是平安无事的?我的爸爸有罪吗?可他不也照样被奸人所害?”季枭寒语气难掩一抹怒恨,双眸也死死的盯着季凛。

    季凛突然觉的心虚,他知道季枭寒此刻是在试探他,如果他顺嘴就说出什么漏洞之词,只怕他才会真想咬舌自尽。

    “你说的对,大哥是无辜的人,那个白真真也真是该死,她竟然为了想成为季夫人就对他心怀怨恨,痛下杀手,你要为父报仇,就得赶紧把这个狠毒的女人给杀了,一了百了!”季凛幸好还保持了理智,没有跳进季枭寒给他挖的坑里。

    季枭寒幽眸狠狠的眯了一下,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在情绪如此失控的时候,竟然还能把控住自己的言行,看来,用这一招来激他承认,是真的没什么用处的。

    “如果你有证据证明是我把你儿子给绑走的,你只管拿出来,不然的话,就赶紧离开!”季枭寒不想再跟他多说废话。

    “季枭寒,我再给你十二个小时,如果我还没有见到尚清,我就报警,不仅如此,我还要让你敬重的爷爷奶奶都知道这件事情,让他们二老来做主!”季凛恨恨的咬牙。“

    随便!”季枭寒目光一沉,季凛又在拿爷爷奶奶来威胁他,真是无耻之极。季

    凛还是离开了,因为,他知道季枭寒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证据的,而他在国内的势力,远不如季枭寒,想要查到他的把柄,那是很困难的。

    季凛一直等到半夜,就等来了季尚清的电话,他急的快要发心脏病了,听到儿子的声音,却是冷冷淡淡。“

    我没事,我就是出了车祸,腿给折了,医生说让我躺半个月就没事,你别乱猜了!”季尚清淡淡的说道。

    “腿骨折了?在哪?哪个医院,我过来找你!”季凛听到儿子竟然没有控诉季枭寒的绑架,只说是出了车祸,他内心一咯噔,有一种和儿子说不出来的陌生感。

    “不用来了,蓝微微在这里照顾我,等我好了再说吧!”季尚清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季凛拿着手机,皱紧了眉头:“儿子为什么不承认是被季枭寒给绑走了?”